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苏仁聪
加入时间:2018-04-1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个人简介:苏仁聪,男,1993年出生于云南省昭通市,石河子大学化学化工学院硕士研究生。曾获第六届全国大学生野草文学奖诗歌组特等奖,包商杯诗歌奖,作品发表于《星星》《飞天》《西部》《散文诗世界》《华星诗谈》《赤水源》《几江诗刊》《彝良文学》等,参加第十一届中国.星星大学生诗歌夏令营。

海边(组诗)

海边酒店



请进屋,脱掉鞋子,换上棉拖鞋
请安顿好你的车马,请
不要把眼泪带到这个房间,请躺下来
静听海风,吹过大陆



你咬住被角抽泣,声音顿挫
水仙花摆在浴室,隔着玻璃
它发光。因此你在一个浅浅的梦中
看见父亲的火焰



离海五百米,风经过酒店
上山腰,过墓园,向西踊跃
风是万千无形鹤,载满客死异乡的亡灵
向西。风啊,萧萧兮



烟花从城市上空散入夜色
话筒里放大的歌声震人心魄
很多人对着我的耳朵大声喊叫,人活着
要学会:化悲痛为酒量



天晴了,海边浪花,贝壳,风中旗子
上山祭祖的视频令人心向故土
我坐在酒店五楼,看见海色蔚蓝
天色蔚蓝,亡魂蔚蓝

2019.2.5

海边

三点十分开始下雨,我们的车在海边奔驰
打开车窗,雨滴进来,淋在我的眼镜上
模糊中,我仍然察觉到这个避风港很安静
大部分船只空空的,它们挤在一起
袋子里装着你父亲的火化材料
还有一些他在海上捕过鱼的证明,你握得很紧
仿佛一放手,关于父亲的记忆就会全部丢失
你盯着大海出神,天际线始终没出现孤帆远影
你意识到父亲始终不再会回来。大海
怎么够清算你眼珠里的悲伤,风进来
就是为了吹乱你的头发
四点二十雨还没有停。
2019.2.9

海边夜晚

夜色和潮水终于可以一起来了
再也不是彼此形容。站在海边
风的温度提醒我们,人间真实
毕达哥拉斯神秘的数字构成五十九只渔船
七十七盏路灯,十八个路过的家庭和
我们看见的其它现象。这个时候
太阳一定藏在海洋底下,月亮和星辰
是地面事物的对应,海鲜馆里红酒杯相互碰撞
玻璃将碎未碎的声音使夜晚更加扑所迷离
你始终不知道海水和海产谁才是腥味的源头
平静的大海吞噬过多少鲜活的命运?
当明月低于大海,日出使海面失去蔚蓝
我们终会相信,人世有太多东西不可抵御
2019.2.9

海边小镇

无数条河流汇成的大海呈天空的镜面
赫拉克利特该怎样解释海面的相对静止
在时间中站住的人向我们挥挥手,不停后退
彩色房子,风过巷口,你在吃饭的时候流泪
海水不时反射出一束金色光芒,告诉我
该怎样对待悲伤和喜悦的临界状态
海边小镇,你迎来一群清晨之人
在黄昏把他们送走。你在收纳他们因为亲人逝去
节下的哀伤后,看见谁在后视镜中把你追赶?
2019.2.8

海边照相馆

我们爬上山腰,就看见大海
和海上的岛屿。为了找到一家照相馆
我们用普通话问了五个人。再过三天
就要把你的父亲运回故土,在这之前
我提议,给他做一张遗像,再写一些他的
生平事迹,语气尽量模仿史记。写完
我仿佛看到几百年后,有人追念他们的先祖时
发出赞叹。海边停着许多归港渔船
也有许多准备出发。海上有船正在回港
帆白色的。你的父亲曾多次从这里出海
又多次归来。今天,台风很大,很冷
这一次,他终于不用再出海了。

过三清山下

车走出浙江,大面积雨水从四周跟来
雾尚且在山顶,不过已有下山之势
这座山的名字我很久之前就听过
那时我还无法区分佛教和道教
且认为死了的人都成了神
今天我们路过山下,刮风下雨,黑夜将至
所以只能看到三清山模糊的轮廓,飘飘渺渺
昏黑中,觉得身处神秘之所,不知何时
才能走出迷雾。因为事情紧急
我们超越一辆又一辆汽车,我在薄雾的车窗上
画了一个卍,一个十字架和一个八卦图
为了亡魂飞升,我什么都要信一些
商务汽车的前面放着亲人的骨灰
他客死异乡,从浙江沿海的火葬场到三清山下
我们都在口中,或心里呼喊他的名字
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车到上饶服务区
我的朋友说遗憾不能去拜访大文豪辛弃疾之墓
说到遗憾,南方的阴雨天气更加绵长持久,更大范围,铺天盖地。
2019.2.10

车过玉门

积雪已少过沙地。地表裸露沙丘
玻璃窗外一望无际的空
天呈现它本来的面目
蓝,毕生都没见过的蓝。给我告慰的蓝
现在我从玉门往东,所以不在意春风是否能吹过这里
所以不在意王维说的到底是什么
现在我收到一条消息说:一位优秀的90后诗人离开了我们
脑出血,未婚,写过很多关于风的诗句
笔名叫空白,现在,一切对他来说
都空下来了。白,是对他终极的纪念
那么多的悲凉,从火车外的阳光里渗进车厢
铁人的故事又被我想起,黑色的油在白色的雪上多么耀眼
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玉门被我们赋予苍凉的诗意和英雄的赞歌
如果今天我要歌颂和赞扬的是什么?
是时间宏大的力量。是不确定的命运
和确定的死亡
有人走了,有孩子在车厢抱着毛绒玩具
有人听着很多人都在听的歌
有一个小型车站在等待旅客的到来和离开
有黄沙茫茫深埋着征夫的骨头
有山脉不因一个人的情和性稍作改变
2019.1.25

雾中

雾中我们提起锄头,面对枯骨
那些远处的山丘,在雾中展现轮廓
白岩上的洞穴,是时间的暗语
洞中流水淙淙,但没有生命可寻
我们在寒冷中燃起柴火,火焰冲天
亡灵起身。烟和浓雾交融,同化
令人尊敬的长辈,给我说起
外省和古代的丧葬习俗。说世间万物
皆在零到九这十个数字之中。我惊讶于
他和毕达哥拉斯派的不谋而合
阴暗的天气,我们说人生百年,黄土一抷
父亲们捡起先辈们混在泥土里的骨头
我感到在雾中,人们都湿漉漉的

马德里春天
 
这个小区的15栋一单元12楼
有个人打开切斯瓦夫·米沃什的诗集
并从中读到《人间乐园》,相比之下
他更喜欢白天在博物馆走马观花时留下的简短印象
相比于天国和上帝,他更喜欢如今被黄沙掩埋的历史
在这里,他睡了三次觉,每一次都梦见模糊不清的过去
当夜幕从远处走近,他拉上窗帘,翻出白天拍的照片
茶已沏好,他准备写一组关于西域三十六国的诗
但再过几个小时他就要坐火车离开这个城市
已经没有充足的时间供他思考如何布局每一个令他惊叹的瞬间
这使他感到些许悲壮,就像他看到将军的尸骨被陈列在玻璃橱柜
地板上还有没喝完的啤酒。厨房还有没吃完的食物
这里时间就要被暂停,但窗外依然会有日出与日落
一首音乐充满关于故乡的愁绪,马德里春天
多年后这里也会变成历史陈迹,还有谁会想起
有人在这里写下一些关于过去的过去的诗句
2019.1.24于新疆乌鲁木齐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