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

作者: 庞培 2018年07月02日09:48 浏览:7309 觉得不错,我要 赞赏

点击音频,听今日好诗

 

 

黑黑的房子里别无长物
只有一场雨
仿佛有人把豆粒撒在屋顶上
空气里有夏天特有的晶莹

我要到雨天的窗口收割自己
但雷声仍在阁楼上和怪物格斗
一分钟,楼梯崩塌
茫茫雨雾,如同尘埃

雨仿佛从怪物的刀刃上甩出
黑黑的房子里,勇武、嗜血、怯懦
看不见的格斗
灌满了风暴

突然
一个灵魂从另一个灵魂里站起来


点评

 

 

我一向认为诗歌所传递出的“异质性”倾向十分重要。何谓异质,异质就反常态、反惯性等所形成的“反差”效应。《夜雨》这首诗,乍一看,好像是一首被许多诗人惯用的“雨事”。然而,当我们细心品味诗中“从另一个灵魂里站起来”的雨,我们就会为诗人把惯常的雨打出“常规”、为雨设置“第二环境”的写法而叫好。

《夜雨》的第一节有二处“状物”的描述,比如“豆粒”与“晶莹”,这个状物描述为“雨”定下了“声势”,也为下一节“我要到雨天的窗口收割自己”以及“一个灵魂从另一个灵魂里站起来”设置了“格斗”的平台。从第二节起,诗人从雨的常态性描述中“脱身而出”,设置雨的“第二环境”,让长驱直入的雨有了被“阻截”的反冲力:引入一场“幻与在”并存的物与物、人与物之间“灌满了风暴”的格斗,一场常态的雨骤然变身为一场反常态的“雨事”:“一分钟,楼梯崩塌/茫茫雨雾,如同尘埃”、“雨仿佛从怪物的刀刃上甩出”。

的确,诗人,古往今来,他(她)属于自然,又高于自然。在他(她)自己的经验、感知、灵性、知识的能量中,他(她)自己就是自己的“秩序”,因而,世间生生灭灭的生灵万物都布满着“人格化”的力量。《夜雨》作为一首隐喻性极强的诗歌,那一系列“被想象”出的“雷声仍在阁楼上和怪物格斗”的幻像就应该理解为一种命运和世相。因为《夜雨》它完全不是依照规律性来实现“雨”的式样,而是由颠覆现实秩序、命运驱动以及意志调配来实现人与物、物与物、人与世界的一场“格斗”。

从《夜雨》的写作,我们还看到了诗人擅长运用的“隐喻”,其实就是对这个世界的重新命名。那么,既然是命名,就很少有人是冲着真相而去的。试想,若是沿着真相而去,那么“黑黑的房子里,勇武、嗜血、怯懦/看不见的格斗/灌满了风暴”的激越与想象将会被类似于巨大的真相“黑子”所吞没。因此,诗人要想“一个灵魂从另一个灵魂里站起来”,就必须将秩序推倒重来,打破常态,赋予生命“重生”的机会。

 

特邀点评:卢辉

 


 

 

“每日好诗”点评专家名录

陈先发 陈卫 曹宇翔 耿占春 顾北 顾建平 洪烛 霍俊明 简明 蒋浩 贾鉴 雷武铃 冷霜 李少君 李建春 刘向东 梁晓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