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子空
加入时间:2018-08-0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子空,子氏后裔,现居普洱。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省作家协会会员。曾获《文学港》杂志举办的全国诗歌大赛奖(当时获奖的诗人有潘维、祝凤鸣、子空、蒋立波、伊沙、马永波、张执浩、韩兴贵、周瑟瑟、秦巴子、高寒、巫蓉、典子、卢文丽,等)。曾在《诗刊》、《大家》、《世界语文学》、《诗人报》(天津)、《边疆文学》等发表文学作品。有诗入选《醒着的梦___青年诗人诗选》、《大陆青年诗人国际诗展》(臧克家题写书名),诗集有《一只鸟或一个人的一夜》。云南省作家协会《文学界》曾刊发评论文章《子空的诗》(李冬春)。《春城晚报》曾经以近整版的高规格隆重推介。

啊,我的灰烬

啊,我的灰烬

文/子空(云南)

二棍死的时候甩下一句话
要住在树下

二爷哼着曲子,在山坡上
东张西望,抛出了鸡蛋
二棍的灵魂,由鸡蛋决定

一个鸡蛋,被抛了三次
终于烂在一堆牛粪旁边,与树无关
二棍不能反抗,神的旨意
就像我,300年后
才能住进科长的别墅

在二棍的身上长出了一棵大树
当然是很多年之后的事了

很多年后,大树年迈力衰
倒下(也可能是中毒身亡)。像二棍一样
被烧成了灰

二爷临死之前说,不要再抛鸡蛋了
但对自己用灰烬吓唬坏人
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比如有人随地大小便
二爷就会把烫乎乎的灶灰
覆盖在上面
并以神的口气说,猪狗不如
让你的屁股洞洞热辣辣,生大疮

啊,灰烬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