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余海岁
加入时间:2018-11-07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余海岁, 号南乡子,1964年出生于皖南徽州。世界著名岩土力学和工程专家。1990年获英国牛津大学博士。2011年当选为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并入选世界名人录。现任世界百强名校英国利兹大学终身常务副校长及岩土工程学教授。曾任英国诺丁汉大学副校长、土木工程学院院长及工学部主任,是诺丁汉岩土力学中心创始人。曾获2000年英国土木工程师协会最高奖——Telford金奖,2014年国际岩土力学计算方法及进展协会最高荣誉——卓越贡献奖,以及2015年度英国岩土工程协会最佳论文奖章。 余海岁不仅是一位成就卓著、蜚声中外的岩土科学家,也是一个诗人,在诗词方面造诣深厚。在《诗刊》、《诗选刊》 和 《大河诗刊》等发表诗词作品。著有个人诗词集《心相忆》(现代教育出版社)和《天涯梦回》(作家出版社)。

余海岁诗选

《致霍金》 

最近有个传说。大街小巷都在传
说你死了。我不信

我猜,你一定是受够了困在轮椅上的人间痛苦
想自由地去飞翔,回到
那个你熟悉的宇宙太空。因为
几十年前,你就来自那灿烂的星空

(在那里,你和牛顿做邻居
要知道,你在剑桥坐的那把教授椅子
三百多年前是牛顿的私有

在那里,你还会遇到爱因斯坦
告诉他,你把他的相对论
推广到了万物理论)

在古城牛津,几十年前
你神秘降临到这个有人间烟火的地球上
在这里,你吿诉人类
宇宙有多大,地球有多小

通过《时间简史》,你用
宇宙大爆炸和黑洞形成说
向人们诠释
时间有始也有终

困在轮椅上,你不忘告诫人类
不要只顾盯着脚下的这片热土
要学会时常仰望那浩瀚无垠的星空

因为,我想
那灿烂的星空一定会有通过光速传来的
你时刻注视人间的微笑

也只有那里,才是
人类走向时间尽头的希望所在


《回乡》

多少回的海角又天涯
过尽千帆  看遍芦花摇曳那斜阳
我啊  又一次回到了故乡
一片群山环抱的田野和山川

暂别异域都市的繁华
像童年  走在田间小路上
闻着泥土的芬芳
昔日的菱角满池塘
田田荷叶莲花香

村边那小溪  依旧弯弯
哼着古老单纯的调子如潺潺
穿过那座山  流淌去远方
顺带沧桑与落花

暮色苍茫  映着西山的彩霞
晚风沙沙  杨柳依依满山冈
又见炊烟  青山回荡
那是晚归牧童的歌唱

蝉声欲断  东山好月光
夜深人静入梦乡
门前风竹来敲窗
酒醒何处是   轻推那西窗
仰望天上的星光
一点一滴我思量  思量我那
青葱岁月的白浪花


《故乡的雨》

小学时    故乡的雨
是春闲时屋前淅淅沥沥的沙沙声
母亲在缝补   靠着她坐着
我却幻想着雨后灿烂的天空

中学时    故乡的雨
是丰乐河中激流趟水的惊险
因为五月的梅雨    又一次冲断了
枫杨林边放学回家的独木桥

大学时   故乡的雨
是北国黄昏时收到家书心中的温暖
又是一场秋雨    信中说
天凉了   在外自己要记得添衣

后来出国留学了    故乡的雨
是异域冬夜里等待鸿雁传书的惆怅
远渡重洋    隔不断的
依旧是恋人之间日夜飘落的心雨

而现在    故乡的雨
却是沧海桑田后梦中的蓦然回首
眼前慢慢飘过的    是一把似曾相识的红雨伞
若有若无地消失在那水墨如烟的江南古巷


《五月》

今年的五月,是长安
是浩瀚的月光
是预约了的槐花香
是彼岸,是空中淡淡的芬芳

曾经的五月,是江南
是无边的麦浪
是夜游的五瓣丁香
是故乡,是心里长长的雨巷


《毕业那年》

搬家时,偶尔翻到
一张泛黄的老照片
脸部虽已模糊,一眼我就看出
那是毕业那年,同学们
在车站站台上的惜惜送别

毕业总是在莲花盛开的夏季
是汗水和泪水模糊的季节

车站里驶向四面八方的列车
用鸣笛,无情地摧散着
站台上的依依不舍
同学从此又隔山岳
各自走向了遥远和陌生

三十多年的花开花落
很多同学再也没能见到
不知为什么,那已经久远的同窗情
却从未像这张老照片一样
在我的记忆里
泛黄、模糊、消失


《日子》 

晚饭后,总是
沿着同一条小路散步
无意间,看花开花谢
听西风消息

春夏时节,鸟语花香
草木葱葱,有夕阳温暖大地
白云依偎蓝天

走着走着,火样的映山红凋零了
树上的蝉歇了,叶黄了  红了   落了
远远也能闻到桂花香了

最近几天饭后出门时
惊觉夕阳已偷偷落山了
天也渐渐暗淡了

一阵风过,落叶在空中翻飞旋转着
消瘦的树枝依然萧萧作响
寒意渐起,秋确是深了

再过几场秋雨,冬天的脚步也该近了
到时圣诞来临想必会是雪花纷飞
一路灯火


《我的牛》 

多少个黄昏
牵着我的牛,从田间
往回走。有时骑在
它背上,手挥竹笛
遥指夕阳山外山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
我的牛早已不在人间

可是,那一片江南的
水田漠漠,黄昏时
总有白鹭惊起,飞向
我记忆的天空


《秋》

在一个古老国度
落叶知秋,是个存活了
几千年的传说。可是
在斜阳洒落在水面的湖光里
踏着异域的落叶纷飞
秋却似乎还没找到
我的心头


《柏顿修道院》 

开四十分钟车程,
转了七八五十六个弯;
远处的山峦间,
终于隐约显露出了你的身躯。

看着眼前的残垣断壁,
白云流水间的过客
沉思默想着:
千年前的风雨之夜,
这里传出的,
该是怎样的一种
惊心动魄的钟声?


《蝴蝶》

小时候
在家乡的田野上
黃昏的夕阳中总是飞舞着
五彩斑斓的蝴蝶

像其他孩子一样
我总是喜欢四处飞跑着
要尽力去抓住它们的翅膀

很多年后的今天
在离家很远的地方
似乎是同样的黄昏夕阳
我在自己的花园里
看见一只蝴蝶慢慢低飞着
然后停在了我眼前的树枝上

不知为什么,今天的我
只想静静的看着它
欣赏它的美丽,却丝毫没有
去抓它的冲动和想法了


《韶山》

随着长长的人流
在青山绿水间, 我用相机
留住这虔诚难忘的时刻

故居前的池塘里
一直滴着毛毛细雨

当我仰望高大的铜像
鞠䩑呈献花蓝的时候
细雨骤然停止

我的心,也随那天空
在肃穆庄严的音乐声中
突然变得明亮起来


《九月》

天边的黄昏
降临的渐渐早了
而沉睡在遥远东方的霞光
却醒得越来越晚

浩瀚的空中
依稀写满了九月

窗外
雁群飞过日暮的流云
萧萧是灯下的音乐
偶尔,月光会不知不觉地
穿越辽阔的子夜

而异乡的我,一年四季
最美的希望
总会寄托在九月
那挂在西窗的
一轮
中秋月圆


《云朵》

漂浮于山巅之上
机窗外,无数次看到的
是自由飘逸的白云,朵朵
散落在天空

无边的苍宆,时常
也会云山云海
波涛汹涌

这些白色的精灵,果真
是无依无靠、随风飘荡吗?

它们到底从哪里来
又到哪里去呢?


《梦境》

这个梦境,朦胧中仿佛
有所期待,却不知它
要延伸的方向和边界

枫叶萧萧的黑夜里
顺其山梁,放飞自己

就像芦花,顺着风
落在溪水上,不知飘向
哪束泪水闪烁的时光


《黄河》 

无数次
枕着列车的轰鸣声
穿过你的胸膛

多么期待啊
亲临你身边
赤脚量量你的体温
低头照照我的容颜

今天
那份落空的预约
如落花, 带我
再次飘过你的对岸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