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火柴人
加入时间:2018-11-14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黄慧,酷爱文学历史。2004年在《青春诗刊》发表诗歌处女作,诗歌作品收入诗刊社(北京)编辑的《闪烁的星群》一书,在《青春诗刊》《新作家》《中国国家历史》(人民出版社旗下媒体)《铁人》(后更名为《石油文学》)《读者空间》《中国石油报》《中国石化报》《湖北日报》《楚天法治》《仙桃日报》《汉水文苑》《雷雨文学》等省部级刊物发表诗歌,散文、小说、文论、影评、历史随笔、新闻作品多篇。2010年出版个人诗文集《火柴人》。2011年获得第八届湖北省产(行)业文艺楚天奖。2018年作为文学类文艺人才入选湖北省中青年文艺人才库。

地球最后的夜晚


【诗歌】地球最后的夜晚
—观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有感

作者 黄慧

电影,讲述了一个女人和三个男人的故事,以及洞穴深处流水的声音。

一 用刀尖入水

刀尖入水
搅动记忆
提起涟漪
梦境开始浮现 
不断的一层层起身

一路走往中国的西南角
大雨瓢泼
梦境坐在贵州的怀里放声痛哭
一路走往西南角
电闪雷鸣
记忆把往事逼入死角
一路走往西南角
雪花纷飞
往事掀起裙角露出点点红斑
一路走往西南角
火把在洞穴里照亮灵魂的苔藓

男如刀尖 女似流水
刀尖总在裹挟流水
流水却总放过刀尖 
自由向前流淌


二 用显微镜看雪

用显微镜看雪
每一粒都有最深的因果

你停下脚步
发现路边的积雪
走过来
看我有多么美丽
你用指尖粘起我
看我有多肮脏
你用舌尖品尝我 
看我有多平淡
你用记忆淹没我
看我有多闪耀

只有科学家与和尚
关注路边的积雪与宇宙的关系
太多平凡的人
总在红尘中
用脚步践踏我的白骨
我的肉体就是白骨
降生在乡村的路边化为水后
和降生在都市的白雪
一样会颤抖
一样会憧憬
一样会渴望
一样会融化
依然会流向沧海
没人记得我们的前尘往事
是多么不同

你在那一夜
一点点举起我
在旋转的房子里
脚步飞 灵魂飞 
我第一次离开地面
就像一束燃烧的烟花
别人欣赏我高潮迭起的面容
我只关心
我落下后在谁的怀里听流水声

你是最后的那一个怀抱吗


三 数天上的星星

穿过母亲的子宫
穿过记忆的隧道
每个人就能听见自己最美的哭声看见宇宙最美的星星

不要科学的法律
不要文学的诺言
我是一个生满星光的女人
自带诗意 魅惑 新鲜的欲望
在布满灵魂苔藓的废弃水洞里
回到第一双人类初次诞生的夜晚
我用流水 你用刀尖
你进入我的身体
我用子宫承载你刀尖的种子
不断穿过一个个隧道
游向一个布满星光和苔藓的宫殿

我的子宫是有记忆的
那模糊的子宫记忆里
一个死去的流产的夭折的男孩
你和我的孩子
重新坐在洞穴里
等待自己的父亲返回曾经的梦境
一起打乒乓球

四 胸口跳伞

飞旋的种子
一路携带火花
撞碎成熟人的世界
挣脱虚假的真实世界
进入真实的梦境

来吧
这是一个大雪飘落的迷宫
我是你唯一的出口
来吧
这是一个监狱之上的星空
我是你唯一的自由
来吧
这是一个灯火阑珊的歌厅
我是你唯一的歌声
来吧
这是一个墨守陈规的世界
我是你唯一的旋转

刀尖爱上沧海
男人重回女人
这是一个只唱老歌的歌厅
你是唯一的观众
寻找的都是你自己的记忆
每一张陌生的面孔
都在记忆的梦境里拼合成你
每一首熟悉的歌曲
都在大雪封存的记忆里歌唱你

披满谜面的灵魂
要流浪多少年后
才会重回记忆深处
抵达最初的自己
那是最真实的谜底
有一个女人坐在流水的池边
让一个男人进入自己

五 旋转的房子

绿皮书里
有一个牢不可破的屋子
屋子里关着一只眼睛

它能看见一切破绽和漏洞
规律里有混沌
有常里有无常
科学里有宗教
成熟里有孩子气
正经里有妖媚
笑脸里有哭声
洞房里有男人的鬼脸和女人的血色床单

它属于一个女人
一个爱吃蜂蜜的女人
一个喜欢野柚子的女人
一个热爱旋转的自由的女人
一个不臣服于洞房和金钱的女人

他们叫她万绮雯
我称呼她为娜拉
鲁迅先生《娜拉走后怎样》里的女人
一个不依附男人的女人
一个利用男人对抗男人的女人
一个追求女人自由的新女人
一个不生孩子突破女性生育机器命运的女人
一个不活在男人视角里的女人
一个反抗和突破男人牢笼的女人
一个从男人设置的命运轨道上出轨的女人
一个冲破圆型迷宫的女人
一个21世纪的新的中国女人

一个直线型思维的女人

黄慧写于2019年1月2日夜,值江汉蓝星,油城旋转,越入真心,越有恍惚。每个深夜,每个人生,夜半醒来,屋子旋转。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