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独孤长沙
加入时间:2018-11-19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独孤长沙,湖南衡阳人,91年,偶写诗,鲜发表,曾与友人创建进退诗社,参加2018年《中国诗歌》新发现活动。

衡州辞

迴雁峰

蒸阳南路,衡州大道,以及被兼并的大庆路口
条条道路,通往新中国,也通往万历四十七年

下午五点,如果就此匆忙渡江,未免不是一种遗憾
让我们暂且搁置送信的差事,平沙一回,落雁一回

在没有约定的地点,约会。棕色的羽绒服下
他突然伸出双翅,猛力擦拭着天空。流云无所事事

还有谁?比我更渴望重力,磁场的存在呢
“首峰小区到了,开门请当心,下车请走好”


花药山

这些年,我一直秉持着内心的尺度与戒律
喂养鸡鸭,种植果蔬,或者练习平衡之术

更多凋敝流逝,需要从百草中重新寻回
当归补血,党参益气,山药杜仲枸杞补腰子

这世间,哪有一剂良药能医治我的愚昧与穷困
山水,在春天受尽委屈。他们用脸色教会我沉默

每个人都在追问:你的师傅去哪呢?去哪呢?
对于这无花无药无寺的虚无,我选择独坐于松下



抗战碑

三月,雨水沸腾。焯过的龙柏,心安理得的绿着
为了长青,也为了不被遗忘,我们终于站上了寂寞的顶点

他们的脸庞长满了蓟草,他们的脚底年年涌出新竹
那些迟迟不肯凝固的鲜血,正一点一滴注入我们的体内

暮色低沉。耸立的坚持耸立,垮掉的必须垮掉
多少个名字从族谱脱落,赶赴这场浩大的死亡

于今,当寸土寸金的房价深深折磨我们的同时
四面倾来的黄土,已埋到了脖颈。我竟不知为何而活着


东洲岛

每一刻,流水都是新的,影子也是新的
鱼儿是新的,磬声是新的,甚至悲悯也是新的

青草,桃浪,以及钢筋混凝土构建出来的新古典主义
哪一处?不是在完成对残垣断壁的修饰与遮蔽

雨水中,焦灼与疲惫附着于每一张被欲望填充的脸
而最令我怀念的渡江方式,是长篙,是芦苇,是鹅毛

想起异乡的友人,他那无法修饰的雪意——
“我诗写得那么好,还是要买房,还是要分手。”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