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冬天的等待
加入时间:2018-11-2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六十年代生人,曾经的教书匠,如今的媒体人。作品散见于江苏地方报刊杂志。浮生,沉沉浮浮!小姑因青春而奋发;青妇为生活且苟且;老妪悔蹉跎再出发!

相见欢 年年望断桃花

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尽管桃花还未盛开,我却在自己的桃花源里混混沌沌了n天,闭门禁足,那看不见的新冠病毒似乎被我挡在了门外,可是,这来无影去无踪的坐骨神经痛却像长了翅膀安在了我的身上,对我不离不弃了!

其实,这个坐骨神经痛已在去年的春末夏初就已经青睐于我。我就像那个春秋时代的蔡桓公一样,讳疾忌医。不,也许比蔡桓公更甚。寓言中,扁鹊见到的蔡桓公其实并不知自己身体有疾,而现代社会的人类,很多人像我一样,不重视自己的身体健康,有点小毛病不舒服都喜欢自己扛着。这种情况在现代社会还是比较常见的,也许也会出现像蔡桓公那样极端的病入膏肓之场景。这种极端最坏的结果就是人去楼空,肉体明灭!

但是,比之讳疾忌医的有形,那种无形的讳疾忌医之流更加可恶可怕。现实生活中,太多的人,喜欢谄媚;太多的事,看客如云。领导欢喜,即有从之。

在安徒生的童话世界,那个身着华丽新衣的国王,应该是戴着庚子初春看不见的新冠病毒样之艳丽皇冠 。明明是国王在裸行,那个国家的全体官员和全城百姓,大家看着光着身子的国王,都噤若寒蝉,一声不吭。只有一个孩子喊出了真话“他没有穿衣服”,国王却还在坚持他的权威与真理:游行必须继续下去!而那些大臣们则继续捧托着那条并不存在的后裙。

就像这次新冠病毒的横行,如果没有钟南山院士孩子般的又一次实话真情,奋不顾身,也许,我这个在丹徒镇江之间不停忙碌的公交达人,诗人的桂冠还在故乡等待编织,一顶看不见的新冠说不定就会兀自来袭!如此说来,我这眼前晃来晃去的坐骨神经痛还算是轻量级的疼痛啊。

今天醒来的第一时间依然是浏览疫情通告:全国2月23日新增409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真的是太好了,新增为0的日子就快到了,黑暗真的就要过去,黎明的曙光已经到来!上苍有眼,佑我中华!

是的,天佑中华!我忽然想起八十年代的吾辈热语: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钟南山,国之大医!我们永远成不了钟南山,但此疫结束,从今往后,我们可以不做安徒生童话里的谄媚大臣与看客群众,可以做一个保持初心的孩子,或者浮世漂流,哪怕是那一介匹夫,有点热血,也行!

痛中思痛,痛以为:匹夫有责,才能天下有兴!坐骨神经痛又记。(今日还是龙抬头,相见也欢。记之)

相见欢

年年望断桃花
柳拂面
忽然篱笆森严
月色悬

昔日情
今日思
来日念
待到帘卷燕穿
说春天
写于2020年2月24日17:16丹徒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