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苏善
加入时间:2019-07-24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95后诗人。爱好自由创作诗歌的时代弄潮儿。

表现:奉献者

序幕
你想知道什么?关于我,还是关于她?
或者说你只是好奇,是什么使我堕落。
也许你并不能理解,那种心甘情愿的感受,
但是,不要否认它。至少在我面前。

我必须承认,我在错误中毫不悔改。
即使我清晰的认知到这些错误带来的糟糕结果。
但那又怎样?我是一个追随者,
结局的好与坏本不是我来决定。
我只需要做好分内之事——所有她的要求。
你要知道,我只是甘愿奉献而又清醒的堕落者。


我不该遇到她,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
更不该沉迷其中,逐渐丧失自我。

作为一个拥有道德追求的人,
十几年来我一直沉默的遵守社会的规则。
孝顺父母:听从他们对我人生的安排;
敬爱老师:成为学校里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在很多年内,我就是众多家长口中那个永远无法超越的孩子,
享受被其余同龄人,嫉妒又害怕的感受。
直到她的突然出现。

她以近乎诡异的方式进入我的生活:
带着目的,在一个和平常类似温柔的下午。
她出现在我面前,笑。温暖又明媚。
坠落的夕阳余晖遮盖她半边面庞,
我却依然能够清晰的看出她眼中的光亮。
当然,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一切都只是阴谋。

我们中有人先开了口。有人接了下一句。
这便是故事的发生。她没有动用一兵一卒,
就已经攻下我的阵营。在十几年来,
这样麻木的、重复的生活,早已侵蚀我的肺腑。
而她出现,告诉我。我,是你的良药。

在预谋之中,她逐步对我接近。开始是以同学的身份,
后来又突然变为邻居(这是她隐瞒我的第二步。)
她在融入我的生活。我与旁人的对话;与父母的争论;
与自己的交心。毫无保留,我全部告诉她。
我将她视为我黯淡旅途的一缕光,迫不及待
分享着我能分享的一切。她偶尔笑话我,
略带戏谑地说:你这是自投罗网。
但我已经陷入纯情的包围,未打算挣脱。
自然而然。长久以来不做保留的付出,
终于。我感受到爱情,人生的第一次。
当时被我称作为:我一切糟糕的沉沦最后的糖果。


所以,我从未料想到我会付出如此之多。
甚至最后超出我能承受的范围。

她潜伏了三年之久。三年来,做好了一个女友
——一个含情脉脉望着自己情郎的人。
她的温柔太过舒适,我对她太过迁就。
我荒废了学业,为了完成她深夜的无理要求
以及第二天清晨陪她私奔的承诺。
为此我接受过无数来自于父母、师长乃至现实的教育。
但我从未背叛过她,那怕供出她的姓名。
即使身处现实生活不可摆脱的漩涡,我也将她举过头顶。
为了这些放纵,或者所谓的奉献,
我藏起深居于心中的绚烂的烟火,例如熄灭夜空的星。
是了,是我自己把感情的浓烈浇筑成锁链,套上我的脖颈。
我的身躯日渐佝偻,慢慢地弯下,慢慢地跪倒,慢慢地匍匐在地。
也许这就是宠物吧,哪怕我活得真的像一条狗,
像狗,一条奄奄一息的狗,一条不敢狂吠的狗,一条乖巧的狗。

那时我还没有预料到,我给与的放肆如何满足她内心的扭曲,
以及她对我的折磨,和附加在上面的仅有的怜爱之心。
倘若只是背叛肉体,我还能瞒天过海找寻一个不存在的理由;
抑或一同屈服的还有精神和灵魂,我也可以用言语安慰自己。
但是未曾料想到,她选择的方式如此过分。
我的骨头被她舌苔上的唾液刺激,明暗难分,
欲火吗?那灼烧在我们衣物表面的污秽,
曾经被她用来涂抹我的皮肤,一道道黑色的痕迹
——如今已是伤痕,丑陋的隔阂下是我隐忍不说的怨恨。
是我无下限的开端,是我流泪注视她,和陌生的
——覆盖她,拥吻她,揉拧她。在我面前高傲自大的人。


一般来讲,我们称之为背叛。
直到我被击垮,在背德中享受起快感。

过分的行为开始逐渐递增,从对我冷淡开始。
眼神由炙热转变成彻骨的冰冷,触感透出掌心。
距离太远,还是我们一直保持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简单地思考过后,竟然耻笑起来。
我还记得,那种最先到来而使我沉沦的感受。
它们未曾消失,只是换成另一个人,
一个绝不会有我这般痴迷的,用来折磨我的傀儡。
即使他是乐在其中的,平白占有了别人的缪斯,
而且行过苟且的事,在他们看来是如此美妙。
旖旎这个词语,创造的价值略有一点,
而这一点显然不适用于我,相对痴情的人。
那会带给我瘙痒,而且从不暂停,
甚至于,我不知道如何是好。对于这种场景,
刺激我的感观、本能,又陷我于死无葬身之地。
最后的我依然吞咽了下来,因为可笑的感情,
心里的创伤和叛逆感,让我模糊了奉献的边界。
我踏出了这一步,便再也不能回来。

我是奴隶,活得毫无尊严。却在被虐待的情绪中更为持久
无论是我的生命力还是我膨胀的下体。
这让我一个熟悉的词汇,一个地下群体,一群由践踏自尊
和自己真挚感情而获得快感的人。他们也是奴隶。
为了满足她,她的所有要求我全部应允。
即使是要我目睹她和其他人的欢愉时光,
即使其他人陌生变成熟悉。甚至有我的朋友
——和,父亲。呵!我的亲爱的父亲。
这是我对她的奉献,我对她的绝无仅有;
我的痛苦的根源,一场事先预谋的谋杀。
如果,当初她对我坦白。我该怎么应答。
是放弃一切虚假的幻象,还是依然如此?堕落,恶心。
到底我是被她谋害,还是我谋害了自己?

结尾
潜意识里的厌倦导致痛恨。
这是她给出的理由。

对于这件早有预谋的事。仅仅是因为我那惹人烦恼的优秀
和合群。对她友善、平和,和她从前遇到的不同。
可是拯救灵魂远比引诱灵魂难得多,我不是她的拯救者。
我的一切种种优点,在她看来都是罪恶。
而且厌烦的,还包括我美好的生活。那些她不曾领会到的
关于时光的璀璨,和人生的富贵。她一直抱有厌恶,
所以即使堕落的行为也只能由我负责。
伤害我,同时也在伤害自己;她说唯一热爱的,是我们彼此舔舐对方伤口时
悲悯的眼眸。她只爱过我一瞬,仅此而已。
所有这些全都变成我的自责。
我可以虚构许多,唯独不含有解释的理由。
事到如今已不需要杜撰一些假设,
是她摧毁了我们?还是我摧毁了我们?
看的久远一点,我们已经不再困扰于寻找答案。
我们接受如此难堪的活着。把发生过的埋葬下去。

至少不是一无所有对吧?
至少这颗破碎的心还在跳动。还在输送血液。
还在等着用尽最后一点力气,为她奉献。
呵,多好的说辞。

后记
苏善:
在长达多年的对于少数群体的研究中。
我听说以及记录了许多的故事。
这些故事在内容上都显得不堪或者难以入目,
但当我从他们那里得到背后的心酸却发现,
里面的大部分人并不是自己选择了堕落。
有更多是出于对对方的配合和妥协。
这种因为感情的而产生的下贱行为让我惊讶,甚至是震惊。
我无法想象这些人是怀着怎样巨大的悲痛在做着这些龌龊之事。
同时也为他们最后的顺从和沉沦感到悲伤。
这几乎就是一个人可以经历的最大转变和异化。
这些记录促使我想要写一篇东西来描写这样的事件。
但是最开始我所构思是一本体量巨大的小说。
这本小说现在仍在计划内,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被搁置。
这篇诗歌只是描写的一个片面。或者说几个小故事的集合。
里面的主体来自于一个和诗歌男主角同样的人。
我永远无法忘记他书写的文字,是怎样的纠结和矛盾。
在每一次被伤害之后,内心的悲恸无法抒发,
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就像自己对自己凌迟。
现代人的落寞感,总与现代人的理想背道而行。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