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仝西运
加入时间:2019-04-07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作者简介: 仝西运,山东郓城人。喜欢诗词歌赋,唐风宋韵,好为描述生活闲暇于古风形式。诗词多发表于《凤凰网·大风号·新诗推荐》,《搜狐网·文化频道首页》,《当代作家》等栏目。 手机:15020166573 微信:tong15010843271 QQ:2974418908 邮编:274700 邮箱:tongxiyun@163.com 地址:山东省郓城县西门街北段郓城高级中学

《做贼心虚》

 《做贼心虚》

       

                  文/仝西运

        昨日处暑,今朝眼皮三跳。
        一跳梦醒时分,二跳携趣出门,三跳脱离红尘。
        于晨风丝缕处,觅得粮草一担,驾起小黄单车,蜿蜒曲折的一路胡同穿行,到达京东管庄地铁口。
        赶九点的工蚁们,黑黑压压,密密麻麻,整装提包地排队入巢。我也假装一只老江湖,神气奕欢地挤入队列。
       地铁里挤得双脚不粘地,只见呼不见吸, 一阵八通倒一号,好不容易抵达一号线的龙尾苹果园园,作者此处省略表情符一箩筐一串串。于是赶紧换乘公交931一路杀奔京西潭柘寺站。
        这乖乖公交一会儿面对太阳,一会儿背向太阳,一阵儿离天稍近,一阵儿离地稍偏。像头一回坐花轿的新娘,忐忑不安,冷热互现。
        下车!终于来到了潭柘寺门前。
        果断地远离售票处,毫不犹豫地选择爬野山。不是为了节省下那五十五元!只想找找那种做贼的体验。况且,我一直以来总是走正道,做好人,老实巴交,从不扯淡。这偶尔偶尔一次嘛!也不算浑!不算!
        审视了半天:山门外治安岗亭,五十步远。仔细瞧了瞧,并没有人往外看。赶紧!转到岗亭后,准备做案。
        伸头往下一看,额滴亲娘呀!离地四五米远!
        小心脏扑腾扑腾了几下,聪明地回转,顺便又扫视了岗亭一眼。
        还好!没人发现!作者此处丢下脚印几个,水滴几串。冷汗!狂汗!
        拾起信心,坚定信念,摆起凌波微步,继续搜寻路口,时刻准备做案。
        小石桥!
        不远处有了目标,隐藏在树荫里面。
        沿着小石桥,走到对面,看了看山谷,满是爬山虎。奇迹!竟然还有他人走过的小路隐约可见。
        跳下去,激动掩盖了安全感。
        以前,我最怕的山狗,还有草丛里的青花瓷(你想得美!那是青花蛇)。这会儿全部忽略!忽略!
        看了看手里的家伙事儿,除了手提包,还剩一把折扇。
        对!折扇!我可敬的对手,山狗还有青花瓷(这会儿就叫她小青吧,突然想到了《白蛇传》,温情一下,增加点儿安全感)。这会儿,就把所谓的安全感全部寄托于这把可爱的折扇。
        脚踩爬山虎,可恶的倒刺,挂满了我的运动服。哎!可惜了我的阿迪达斯,真可怜!
        真的不为了逃票!就是要寻找一下下做贼的亲身体验!
        走了三十来步,又来到一座小石桥下。天!刚才怎么没发现?
        可能是刚才在治安岗亭旁,注意力全给了狂汗。
        这山谷右边有一家是养鸡的,旁边还有几个看不清楚的铁笼子。狗!别招惹了人家午休,蹑手蹑脚,将就一下吧!
        顺利通过了这一关。有点汗!
        继续山谷探险。
        那爬满青苔的岩石,消灭了我好几层做贼的激动。这会儿,就怕哪一脚踩滑,再摔个骨折,可是真没人能看见。
        谨慎点!
        手分开山枣树杈杈还有野草的阻挡,有点儿拨云见日的新鲜。
        一波波的虫子,爬爬爬!
        一群群的蚊子,嗡嗡嗡!
        黑白花的!
        这种蚊子,我认识,痴情种一个,认准哪一个人直接就扑过去撕咬,而且又不大会被赶走,又不害臊。果断拍死,作者此处都省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推出午门斩首”那一通客套话了。
        到达了与潭柘寺山门口平行的地方,地势升高。
        生怕被工作人员瞧见,就猫着个腰,继续探险。
        山谷里水流淙淙,习习山风,树蔓纵横,野草青青。(作者此处已忽略蚊虫,否则,太煞风景)
        我像猴一样跳跃,我像猫一样穿行。
        兜了几个小圈圈,因为有太多的水,只能爬到山上前行,又碰到悬崖峭壁,走不通。只好再折返几步,换个探索路径。
        忽然听到人语,还有脚步声!
        怎么回事?难道是暴露了行踪?
        看到了小桥,看到了栏杆,还看到了隐蔽处有座治安岗亭。
        条子!这地儿有条子!
        果断蹲下,观察敌情。
        这不就是支个大萝筐逮麻雀嘛!我小时候玩过这游戏。
        不上当,坚决不上当。
        抛弃登陆的渴望,果断缩回树丛,继续享受半山坡攀爬避开大水,继续享受听高声语山谷穿行。
        又北行三五百十步(有点儿《山海经》里的计量单位那模样!)
        爬过几棵树杈杈,突然发现了前面二十米处竟然有人种的大南瓜?(摆列整齐,一看就不是天然的,而是人为)
        警报!有情况!做贼的直觉告诉我,此时此刻,应该是,“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没有你陪伴真的好孤单”……好熟悉的旋律呀!梦然唱的呀。
        该死!
        我的手机铃声!天哪!又是五八网的广告部在给我打电话!
        这不是做贼,而是做死!
        赶紧挂断,拉黑!伸头往前看看。
       南瓜堆边的木椅子上,坐着个银,臂章上那两个字清晰入目,尽管我近视眼。天啦噜!Policeman!
        我凝住了!确切地讲,冻僵了!
        怎么办?
        冲锋?投降?
        噢!
        冷静,我不能宣战。
        我伸头,他斜眼,装作视而不见。
        不见兔子不撒鹰啊!
        这条子真贼!
        我又伸头,他再斜眼!
        我又……别了,逗你玩呢?我可没那心情。
        早期读过的《孙子兵法》立刻威力展现,“三十六计……什么什么为上涅?”
        走?
        错咧!
        那速度太慢!
        看来,抽空多读读书可是救命的关键。
        这贼做的,好好一番亲身体验!
        折返!

                                             剧终!
                                             也叫
                                              “完”

2018年8月24日15:31于潭柘寺

作品 全部
相册
  • 诗人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