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萧木叶
加入时间:2020-01-07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江西人。90后。教书的。不时地也要来搞搞创作。

那些“酒远”的时刻

回望那一座山


漂流的人,目光在回溯这一条河流
背山临水的小屋,屋前的辣蓼
我辈曾经围坐八仙,恰如此刻
酒杯相碰,热切的问候
苔藓覆盖的记忆,井栏边草
在播散它的孢子,风
吹起了屋前小溪的涟漪。回望
或者顺着下游看去
螃蟹弹出眼睛,凝望粉色的蓼花
云动风轻。诸多的思绪迷离
有多少的心事
将会随着虹光从杯底涌起
随着分支的脉络,在扑闪和交错
我们将会交杯,喝下雨后的天空
眼睛彼此映照:那一座山,那一条河



爷爷的农忙岁月


那个时候,久远得如同一个故事的开头
去说服土地,去信赖老牛
无名的野花随着季节,自在,自得
等待燕子的消息,从另一个半球返回
鸡架已设。毛茸茸的小家伙
走过瓜藤卷须攀援的阳光
祷告社稷安好,年年丰收
日历犹如剥落的花瓣,它们最终
燃烧成一个个洁白的日子
当其时也,一声爆发的呐喊
筋脉凸起,有了开天辟地的架势
翻开老天的脸色,研究风云的迷
这个男子听得懂喜鹊和青蛙的语言
因此,他常常静默不语
池水中草鱼的絮叨,还有红蜻蜓的晚霞
一团如炊烟一般的蚊虫飞舞
一张褐色的脸,额头上是一层盐沙
小桌上,一碗猪油,一碗金黄的米酒
他手捉小碗,神情专注
世界便收缩成此时此地
我总以为他的头脑已经脱离世俗
每喝一口,如同和经典相遇



夜饮


夜晚适合浅酌。讲述的语言涓涓细流
嗓子如同阔叶树的风铃
时断时续,在清风中摇荡
有时候道一声“苦也”,在语言的间隙
在沉默的地方,另一种音节
在延续。“记得栀子吗?”不等回应
“常梦见荒草很深。直到豁然开朗。”
那绿墙掩映之处,“松脂竹香”
卷尾鸟在金色之上,上下起舞
他的语言和酒一同,渐渐地走入了“自己”



在荒坡之上


见过那些沉陷的岁月,不留一块碑石
牛筋草和车前子伙同荆棘和灌木
在那里发起了声势浩大的起义
古樟蓬勃
每当秋冬,黑色的珍珠和红色的珊瑚
缀满了她的翡翠的树冠
古枫如火
夕阳滑落,老鸦归巢
很久以前,又有一个老朽被种下去了
又一个老朽按着颤抖的膝盖
拔除荒草,烧成烟火,洒下一杯烈酒
吹打的迎亲队伍
酒壶满,眉儿弯,香腮红
从荒坡上走过,又一对玄鸟出没于新发的枝叶



酿酒


我的爷爷用一种笨拙的方式去酿酒
说实话,他是从土地开始的 
掐算着节气,从水田的淤泥开始
从浸泡的种子,从爷爷的爷爷那儿开始
从田埂和水渠开始。
但是,“归根结底是从手和脚开始的。”
我喜欢认为是从太阳那里开始的
祖先其实早已经觉知到了这一点
我和祖先殊途同归。
我的爷爷不喜欢去计较分别。他使用的
是另一种语言,直接用手指去书写
为了打出酒窝,他的手指沾满了糯米
他把酒桶埋在灶膛外的茅草窠里
如同岩缝中渗出的山泉
泉水中,冒着一串串的气泡,幻灭又点亮
嫩绿是从种皮里抽发出来的,从根
爬到了叶子的顶端。去汲取阳光
水稻容易被晒出太阳的颜色
现在,“甜味”就应当属于太阳的味道
我把甜酒当作饮料,把酒糟当成点心
而爷爷却愿意继续等待
他喜欢去等待时光的味道。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