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4

雨中•叙事

梦特芳丹

下雨时我想起父亲
我们坐在家门口屋檐下
在长条板凳上听雨
雨声中父亲谈起雨和庄稼
以及农事,他的舌头变得清晰
如同他在土地上熟练地驾驭
牛和犁

雨越下越大
父亲陷入了沉默
天越来越暗
父亲点燃一支游泳牌香烟
猛吸两口,烟火中
他的脸色忽明忽灭
他对着雨柱吐出一口长烟
那股青烟在屋檐下缭绕
停留了一会,旋即卷入空中
不见

我第一次觉得父亲像农民
不是在田地里
而是这雨色苍茫的时刻

【阅读】

2017-09-04

开学第一天

知了

开学第一天
我牵着你
你吹着彩绘的口哨
说要叫醒树上的小鸟
一起去学校

初秋的风吹在脸上
有些许凉
楼下石径小路上
我握紧你小小的手 
一起细数你的梦想

开学这一天
天空有点蓝
空气中有数不清的新鲜
我陪着你
像苍鹰一样
像乳虎一样





【阅读】

2017-09-03

剪下一缕月光

沐晨风

剪下一缕月光
藏在你夜行的路旁
一个人的时候
走在路上
心里不再彷徨

裁下一缎晚霞
挂在你远眺的窗外
有雨的傍晚
看看窗外
心里依然安详

【阅读】

2017-09-02

秋天 总是一见

蔚霐

秋天
总是一见如故
一切都熟透了
离别正在上演
疼痛蔓延

你笑得很无邪
只有我
能看清你眼底一抹忧愁
这念想隔着
一程山一程水

春华秋实
人们只看到丰收的喜悦
而我
正一步一步走向衰老

无须过多解读
关于秋的含义,以及喜与悲
远行的方向
不只是天涯的方向
离疼痛最近的地方
总是离爱最近

该救赎的,救赎
该坠落的,坠落

【阅读】

2017-08-28

剃头老张

青青河边柳

剃头老张是张榨村人

六十五岁,矮小的个子
瘦瘦的身子,时常
蹬着那轮破旧的三轮车
走巷串户,大声喊着
他所熟悉人的小名
就像他们喊他
老不死的外号一样

老张只给农村的长辈们剃头
因此,他剃头的对象
都是一群地地道道的农民
一群泥腿子,一群爱说粗话的汉子
他时常把三轮车蹲到田间地头
为农忙的乡亲们,搭起
临时的理发点,然后
用半个小时收割自己的“庄稼地”
用一生的颠沛流离
收割乡下的每个黎明与黄昏

【阅读】

2017-08-28

诗忆童年(组诗

程建国

 诗忆童年(组诗)
  程建国


一、蟋  蟀 
月光,星光,灯光
心愿,憧憬,希望
还有你的歌声
曾经被外婆一夜一夜地
纺进了她的棉线
——棉线长长,温暖长长
 
用棉线织染的棉布
穿在身上人就像棉花朴素
这样朴素的孩子
太阳却特别喜欢
——喜欢藏在棉布的后面
亲吻那些稚嫩的皮肤
 
蟋蟀啊
你总是在我睡觉以后
才开始放神地歌唱
唱得那么好听
难怪第二天外婆叮嘱我
——再不要捉你去打仗
 
今夜
外婆早已乔居天上
——她还会纺线吗
怎么蟋蟀的歌声
愈来愈少了
难道也在迁往天堂

二、秋  千 
童年
好玩
常将游戏
一头
系在早晨
一头
系在黄昏
自己坐北朝南
荡起秋千
时而蹬地
时而踢天
直把快乐
摆得
又高又远 

三、月亮哥 
月亮哥,跟我走
走进我家你不走
高高挂在梁上头
照我做作业
照我洗小手
    
月亮哥,跟我走
走进我家你不走
高高挂在梁上头
照着外婆纺棉线
夜夜不用油

童年的时候
童年们都爱唱月亮哥的歌谣
在我一个人独唱的时候
就这样边唱边想
月亮哥总是停在外婆家的门口

我想把月亮哥私有化
但天上真的是为公啊
月亮哥每次都跟着我
走到外婆的家门口
是怕我的童年在人间走丢
         
四、挑猪草     
自己还饿着肚皮
却赶紧挽着黄昏的篓子
走向寒风凛冽的麦地
为家中那头后肢瘫痪的猪仔
寻找晚餐的粮食

那把迟钝的小铁铲
睁圆了探寻的眼睛
在碧绿的视野里
搜索着地米菜、蒲公英、婆婆紫
麦苗也是牲畜的美食啊
但麦苗属于集体
只能羡慕  不可据己

半篓猪草  是我童年
最为幸福的事宜
那头瘫猪出售的时候
我的外婆  像待客人
为它烹煮了一锅好粥
老人们都淡淡地说
这是给猪压秤

长大以后  我才明白
那是在给  在给
一个家庭成员送行
难怪我在瘫猪告别的嚎叫声中
流下了人生中最为纯粹珍贵的泪滴
 
(431700  湖北省天门市公安局  13986948341)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