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2

与铁和解

马慧聪

我的悲伤来源于繁华之下的


铁穿过墓碑,铁穿过胡同
就像一把手枪
穿过了炕

这些年,因为铁
我走在了背井离乡的路上
仿佛一架铁飞机
在天上飞

我也一直在尝试着
能与铁和解。等待铁长出花草
鱼虫就会来

【阅读】

2017-08-12

秦岭【10首】

空也静

叹息


人群里
冷不丁地会冒出
一声叹息
像扑哧一下飞走的鸟
像一句唱腔
咬字清楚
拖着长长的余音


地震


感觉就躺在摇篮里
一首歌被不厌其烦地唱着
母亲一只手拿着奶瓶
一只手摇着拨浪鼓
睁开眼晴,楼道里传来
孩子一声接一声喊着
妈妈



散步


从二十年前出发
你扎一条小辫
牵住我的手
沿着长安大街
朝南,或者朝北
一起走过山穷水复
直到地老天荒


七月


阳光不停地翻搅
七月像一把米粒
在一口铁锅里
噼里啪啦地
开成一朵朵花
风仿佛一根烧红的纲针
扎进黄昏的胸口
夜汗流浃背
等不来一滴雨
 


秦岭


从一点到一片
这一辈子都挥霍不尽的绿
一堆一堆地
堆成山
我只想成为一颗糖
含在秦岭的嘴里
慢慢溶化


寺院


我目睹了
大把大把的钞票
供上香案
佛打坐高处
眼都不眨一下
人一厢情愿
弄脏了一块圣地


入秋


刚一入秋
阳光便收起锋芒
天空深蓝的长衫上
刷过几道白色的条纹
一座座高楼
藏不住秦岭的轮廓
突然想佩一把剑
骑一缕秋风
周游列国


二胎


刚一提到二胎
群里便热闹起来
那些躲在背后的人
一个跟着一个站了出来
十年前被计划掉的兴趣
慢慢缓过神来
生个二胎多好呀
儿子跟孙子
打小玩成哥们
讨论眼看就要结束
一个结轧过的女人
还没露面


地震


整个城市都摇晃着
仿佛挂在大雁塔上的铃铛
惊慌、恐惧填满掏空的身体
叫声堵塞了一条逃生的路
面对突然发生的事件
很多时候,人只能听天由命



我上了趟卫生间
然后一个人在大街上溜达着
碰见许多鬼
他们个个都熟悉
甚至一起共过事
都装出谁也不认识的样子
弄得一大早
见了领导,都没好意思
打一声招呼


【阅读】

2017-06-04

千里之外

马慧聪

我把母亲安顿在千里之外
再把儿子安顿给母亲

在这一年又两个月以来
千里之外宁静如坟
河水干枯而去,土地塌陷而来

还有草木夭折
乌鸦坠落,大风涌动,星斗逃离

她们就这么被我
安顿在我的千里之外
没有飞机场,也没有火车站

只有我远在千里
像个孤儿

【阅读】

2017-04-19

我派春天装点人

柳必成


大雪和小雪

真不知道老天喜欢哪个女儿
小雪嫁了之后
才嫁大雪

当然,小雪虽小,出生在先
大雪虽大,她却是妹妹
姐妹俩一生只穿白色长裙
一生只善长让人心跳旳舞步

都不知道吧,小雪和大雪
一前一后嫁给我了
这么多年,我把这一对冷美人
捧在手心,贴在脸上,挂在心尖
一次又一次暖热后融化

不信,上天去问我老丈人


杏树林 

如果可以,我会买下那片杏树林,作一个后花园
后半生,只看杏花如雪,只喝杏花村酒,只挂杏黄旌旗

如果可以,我就搬到树林中居住,一生一世不离开
再后来,只修剪杏树枝,只采摘杏子干,只救治杏伤人

如果可以,我就埋在某一棵树下,不堆一筐土不插一根碑
活着做杏人,死了做杏鬼,不死不活就做杏神仙


一棵树 

到了冬天,就秃顶了
几片叶子,挂在头上,不愿离开

这完全和我想法一致,等一切走远了
我们再说说话,不说以前,就说现在

比以前,更顺从,更自在


香椿树

先是椿芽,喷香,无异味
后有椿庭,长寿,让人敬重
一棵树,成就一根木头,不同凡响

我要用它做筷子,七寸六厘长,夹住人间烟火
再做一条小舢板,两只桨,划过阴阳两界


几只麻雀

它们是几个小不点
在人行道沿上磞跳,在摊位前面蹦跳
似乎并不知道,什么是小不点

它们警惕一切,也目空一切
在这个拥堵的城市想飞就飞,想落就落,想吃就吃,想拉就拉
完全不在乎别人说什么

瞧,它们叽叽喳喳
一直用爪子,刷写小广告小标语
使劲用嘴尖,把水泥地嗑出一道白印,一道红印

它们就是几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不点
如同几粒芝麻,遗漏在城市某个角落


楼林之中长着一大片小菜

这片小菜很醒目,很接地气
它用绿,怯怯看我一眼
我明显感到空气干净了一点,呼吸轻松了一下

就是这些白菜、芹菜、菠菜,或者是一些红萝卜、白萝卜、胡萝卜
我一生忘不了,放不下,尽管它们只是,一盘又一盘小菜

在楼林中间,在成都郊区,它们最自然,最弱小,最伤人
也许,就在明天,它们突然消失


半弦月

为什么一只眼睛会梦游,等我睡熟了
就到天边走走,每月如此

还好,天一亮
眼睛悄悄回来了
不惊扰我,不吵醒别人
不知不觉贴上我左脸,或者右脸

这么多年,我一点都不担心
哪只眼睛挂在天上不回家,更不在乎
一觉醒来,又成全一条独眼龙

这世界,太薄
就是一层云和一层雾
我用一只眼睛,就看穿


题凡悲鲁画《年前》

灶神在昨天,准时上天拜年了
我这位老兄,依然如此逍遥

看透世故,不欠人情
只留一条狗,两只猫在身边
自行车破旧,和白龙马一样好使

在一张宣纸上活着,不必在意
猴年走了,鸡年如何


开光

菩萨们分工明确,各管一行
象白领更象副职

我投靠一尊,保我,佑我
必在开光之后

今天有个大和尚讲:都弄错了
不是给菩萨开了光就灵验

这一刻,我才觉悟到
请一尊本命佛贴在胸口(不能说买噢,大不敬)
是要用他(她)的准则和纪律警醒我
今生该如何,至于来世
再说吧


在首都机场

在首都机场,我看到有一家人
完全可以享受半价机票

一对年轻夫妇,两人残疾,行李很重
小男孩跟在身后,蹦蹦跳跳,童心很轻

这一家人,夫妻同病相怜
儿子不嫌母丑,上帝无法对话

在首都机场,和这一家人邂逅
我的心惊了一次,肉跳了一回


蝴蝶

早春二月,在丹江口库区
几只蝴蝶停在草地上

我问不满三岁的女儿:它们为什么不飞走

女儿一眼看穿,很认真地解释一一

它们都是假的,不是真的

我当然知道,这里的三叶草
还有汉江水,一直很绿


我派春天装点人间

其实,人间不必再开花朵,每张脸
本来就是一朵花,颜色有深有浅
骨朵有大有小而已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什么原因
那么多花,那么多脸
说凋败就凋败了,说苍老就苍老了
还花落知多少,夕阳无限好

立春那天,我忍疼割爱
派春天下凡,去装点人间
让每一缕风柔软一些,每一寸阳光坚硬一些
让龙抬头,让七种色彩发芽

真没想到,人间如此六神无主,一夜之间
就遍地开放油菜花,给春天,黄袍加身


国槐开花

慢半拍,不在三月争宠,花开,
如一场六月雪,没有冤屈
只相逢一笑

头顶天,脚扎地,腰杆竖在人间
一生,结交两位高人,一个叫随遇
另外一个叫,而安


三组牙

一个人一辈子长两组牙,一次是乳牙
20颗,6岁前上岗
另一次是14岁前到位
32颗,叫恒牙
之后到死,只掉不长

如果上帝保佑,让人长出第三组
中年之后,长磨牙,28颗管用就好
我一定做到,不急着吃喝,不急着说话
上下两排严丝合缝,左右邻居相互信赖
你一声令下,闭嘴
我宁愿咬破舌尖,也绝不再给世界留下
一次拌嘴,半句是非


高压铁塔上有一只鸟巢

这肯定不是一只什么好鸟,拿一家人性命开玩笑
竟把屋,建在九死一生之地

在电线上停留是有条件的,无论鸟或人
谁能时刻保持,双脚站在一根线上

电弧光藏在时间里,焦糊味弥漫在空气中
很多不幸发生,离不开自投箩网

我远远看见,高压铁塔面带冷笑
好在,此刻是空巢,鸟儿还没有回来

【阅读】

2017-04-14

十二生肖诗系列

张雅颉

自从有了国家、权谋和纷争
你便随各路英豪,征战沙场
三足鼎立时期
你是魏、蜀、吴
几代枭雄心中的挚爱
也是关二爷败走麦城
最后的一声叹息

几百年后,你从昭陵走来
带着尘封的记忆
耳畔回响着呐喊厮杀,鼓角铮鸣
成就了一代帝王的千秋霸业
成就了一统天下的大唐盛世
也成就了昭陵六骏
流传千古的美名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
历经千年的沧桑与荣耀
走到今天,新的时代
塑造了千千万万个你
活跃在人间每一条战线
为国家一砖一瓦的建设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而你,一生都在渴望
遇到懂你的人
因为,只有伯乐的赏识
才会让你的光芒,如阳光般
照耀到世间的每个角落
开出一朵又一朵
绚烂的生命之花

【阅读】

2017-04-13

重生之门

诗人三色堇


《我来到了我的晚年》

左手提篮,右手扶髻。花丛中的老奶奶
步履蹒跚却精神炯烁,她望水生烟

那鲜艳的大簇大簇的红玫瑰多么娇媚
那鹅黄的风铃木,白色的金樱子闪着银质的光

花香汹涌而来,所有的静都是你的
那嫣红的美景,那明月千里都是你的

风吹过她忙碌的眼神,佝偻的腰身
吹过时光中她老枯藤一样的双手和慈悲

暖阳慢慢从骨髓里溢出来
她与花草们比瘦弱的腰身,比长裙的妩媚

比心胸的怀柔,比细碎的脚步
比灵魂的颤动与生命里的风景

她把这些都搬运到了画布上,她念叨往事
赤着脚手捧鲜花,她舍不得辜负这灿烂的一生

黄昏披在她的身上,我们紧挨着坐在一起
一片接一片的花朵落进怀里,活着多么美好

《美好遇到了隐喻》

我还没有准备好,春风就来了
娇嫩的皮肤,美好的词汇
花瓣低垂的小嘴,光芒如炬
她们面带微笑,温婉可亲,纵马宽大的人间
我拿什么来爱怜这曼妙的春色

这景致是属于我的,慈悲是属于我的
被青草照亮的脸,芳香四溢的花苞都是我的 
像是美人遇到的秋波,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将告诉她,前世我们是约定的
我们注定要在某年,某月,某日相遇
像蝴蝶遇到了花香,美人儿遇到了婀娜 ,飞鸟遇到丛林
豹子遇到巴尔雅克的雪,美好遇到了隐喻,我遇到了你 

《神性的光芒》
 
 
当湖水轻移莲步之时
当画家们舞动着色彩燃烧着一场又一场梦境之时
 
在鹿鸣湖我们遭遇了神赋予的金色光芒
我确信这片湖水洗灌了上苍的哺育
 
光与色彩的完美表达形成片刻的神迹
那明净的温情,暖意的流淌,缓慢涌动着私奔的欲念
 
多像是微微安.迈尔镜头中光与影的交响
普天的金黄追赶着天空,带着露水的气味
 
扩散到整个暮晚,我说娜仁妹妹,快看——
这些光芒回忆一样落进眼眶,落进我们彼此的相逢
 
 
它带着薄薄的翅膀,带着欢喜,带着灌木的低语
带着湖水的心跳,这一切仿佛世界的尽头
 
美的让我心碎,美的像是传说的童话
这些豹子一样奔跑的美好,满足了我虚构的天堂
 
它向上生长着的光,在我的裙边,在我的发髻
夺目成恣意的秋色——向远方荡去


《在下一粒尘埃中等待沙沙的白雪》
 
天地恍惚,众鸟未归
有人在逆风里生活,变得越来越小
有人无词,无语,静声——像肃穆的教堂
 
我在下一粒尘埃中等待沙沙的白雪
它迟疑而缓慢,坚硬而固执的神情
能否喂养世界仅有的这颗心脏
它只是闪着人性光芒的铁屑
不是生活的悲剧与灰色的疑问
 
能不能不需要呼唤就可听到大地的雷霆
不需要警觉就能听到火焰的轰鸣
无需驱赶就能征服黑蜘蛛一样的夜晚
不用寻觅就可揭示灯盏的暗语和上帝的哲学
 
《晨拜国清寺》
 
一切都是注定的,时间来到人间
我在寻找那些熟悉的光阴
神的乐器
所有的光辉在此变得更加宁静
寺院里风扬起小僧人的长衫
 
有些孤独,有些飘忽,有些深不可测
也许,他在妙法堂里度过了一生的好时光
包括寒冷,信仰,内心的良善
他的脚步,不紧不慢的挪动着
像是对这个世界的态度
 
广种善缘,去嗔念,南无普贤,夜读寒山
多少事物悄无声息的来又悄无声息的去
一杯清水,一碗粗茶,一勺淡饭
一间清冷的小屋一场不悲不喜的雨静静下着
 
在国清寺,你对世界的咔咔声不会束手无策
你对身披暮色的人心存悲悯
无论是辽阔的芳菲,忧患的人间
还是你踮起脚也触不到的尘埃
我只是想轻一点,再轻一点,在高于人间的地方
————点燃颂词
 
 《允观大师》
 
我问大师怎样才能抛掉
暗黄的影子与眼睛里的云烟
一面镜子为何能从明亮而变得混沌
为何人人都在痴迷这泡沫的尘世
 
佛说:“面对苍生我们都要有好念头”
真相时常被大雾弥漫
看你是否能与另一个自己分清彼此
 
佛还说:“世事沧桑,绝非本意
我在你们之间静观,而不揭谜底”
只有精神的明智才不会被蛊惑
 
允观大师无言,无语,无动于衷
只让小和尚送我一本线装《寒山子诗集》
 
《红碱淖》

早年我来过这里
一种磅礴,一种清澄,一种神性的完美
丰硕着我的记忆
这是上帝赐予人类的礼物
阳光映着湖水的波纹不带一丝低语
她在自己的传奇里,在这繁茂的人间
炫出独特的风韵

那清澈的辉光温暖着大地的灵魂
我愿意将此生所有的爱抛洒给这片神湖
与水边的牛羊,与空中的鸥鸟,与大漠里的沙柳
与每一滴纯粹的湛蓝,辽阔着这世间的明珠
辽阔着她的晨光,她的丰沛,她的超凡脱俗
她的万物静然,她流向空中的美意

春光在此,明月在此,一棹清波在此
所有的绸缪与我对红碱淖的膜拜亦在此
一只巨大的鸥鸟落进暮色,落尽茫然中的颤栗


《万物忙于重生》

深冬,一些风吹着
一棵倔强的老芦苇依然在大雪中醒着

即使,它有掩盖不住的踉跄
它暗藏的深意被赫塔.米勒击中

没有什么可以停止
一片叶子的坠落,一条河流 的翻滚

雨水敲打着玻璃的幻影,岁月的光斑
时光掠走的不惑之年,壮阔的人生

包括深远的一切,风推着的波浪在诗中摇晃
万物忙于重生,我忙于清点生命的半径
 
《花香与美德》
 
风起时,飘得像雪的花香与美德
竟然落到了我的暮年
我并不因此而心怀感伤
该爱的我已爱过
该相遇的也已是:此情可待成追忆
 
我不能让风一吹就惊动所有的美
那些精致,独特的比喻
那些欲言又止的忧伤
花草的美意,仿佛内心的森林
微妙又隐晦,迷离又匆忙
 
我居住的长安,有时是风雨滂沱
有时琐碎而又零散的阳光让事物失去了背影
无论哪一个都不会是昨天的那一个
 
现在我终于可以面对厚厚的尘埃
一个人坐禅,一个诵经,一个人在普门品里
辨认着世间的愿景与修行


《醉情玫瑰峰》
 
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抵不过
它汪洋的花香
一万年的约定在此显得如此局促
我们在峰顶等候,等候温热依旧的石头
等候玫瑰色的天空把浅斟低吟的痴情
变成它巍峨的理由……
 
怎样的风,才能使罅隙里的事物
有了山的高度
怎样的细雨,使我们保持了刻骨铭心的痴爱
又是怎样的“苍生”让我们体内长满了飞翔的玫瑰
你看!一颗诗人的心在“颤抖”
 
无需描述它青葱朴茂的花草与惊起的鸟群
我凝视过它温热的思想,怀揣的信仰
以及它生命的辉光
我所有的快乐,都在凝视的过程中
在里尔克的《秋日》里保留了人类对一座山峰的敬畏


《一种缓慢的撕裂》

始终有一种声响敲打着我的骨头
它们不需要验证码,不需要身份证
它们甚至可以随时随地破门而入
我试着将它扑入深渊
可它身后发出的光在我体内聚成更大的轰鸣

哦,停下来啊,停下来
上帝,请不要恨我,不要恨我,我想这种撕裂再慢一些
再轻一些,再后来一些,再赋予它的内容秘密一些
直到耗尽感觉,直到夜晚灌满骨头的脆响
直到它成为精神上的近邻

《知命 》

我,不再为人类称颂
这些春天的枝条突然风仆尘尘而至
一群象征主义里的苦行僧
将无法辨认,一堆新绿,饱满的词
是怎样从山顶滚落下来

渡边淳一的哲学让东风沉醉
中年的强迫症渗透在一次次的狂风里
让人无法破译

强大的滑动与奔涌的速度
慢慢变空的杯子
字迹不再清晰的阅读,有些迟钝
有些慵懒的迷失方向,越拔越多的白发
这一切让人措手不及

总以为会有挥霍不完的黑夜让我失眠
有 消费不尽的美抵达春天
有灿烂的楚歌共我起舞——
我不再热衷于那些隐喻与象征
用日渐衰颓的翅膀寻找与自己重逢的可能

一把斧头的锋芒不足以斩断时光
我要赶在冷雾暴动之前等你翻墙而入
等楼台烟雨的诗句惊动古城

《行囊里的查拉斯图拉》

我不是持镜的孩子
没有诗人蓬勃的激情,隐喻与辩论
你可以大笑,笑我的偏执,焦虑,木讷
不愿被人提醒——
 
我至今没有找到“寂静的山城”
与紫色的晨光
那溢满了的杯,隐遁着,流淌着上帝的福音
你一次次从我的行囊里窥视人间的冷暖
那循声而来的,不是雪的消息
不是被一场大雨洗礼的国家
 
那些渴望到达彼岸的箭是多么的危险
危险的还有,没有羊群的牧人
没有流水的河床,没有森林的山谷,被巨壑吞噬的歧途
 
哦,查拉斯图拉——
你能给人类以教诲吗?
你能让着火的石头不再生出诳语吗?
和解吧
将腐烂的,或新鲜的忧伤与你一起跨入众神之门

《重生之门  》

那些走远的年景,那个等你的人
正好被一朵花的美漫过额头
他问佛:为什么一朵雏菊刚刚绽开
就有了狂雪的纠缠与肆掠
为什么岁月总在滚滚远去中心怀黯然
那些落下来的叶子与打着旋的风都去了哪里
在人生那端的人是否可以望到这端
最终,被黄昏照亮的事物是否能获得重生
 
今天,他差点落泪
在时间的缝隙中拒绝鼎沸之声
命里的浮云在头顶飘着,闪着平静的光
我们被时光捏在手里
捏得摇摇晃晃,捏得惊心动魄,捏得手足无措


三色堇,本名郑萍,山东人,写诗,画画,现居西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文学院签约作家。参加第二届青海湖诗歌节,第二届中国诗歌节,第十一届散文诗笔会。获得“天马散文诗”奖”“中国当代诗歌诗集奖”“杰出诗人奖”《现代青年》”十佳诗人”等多项。有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北京文学》《上海文学》《诗刊》《诗歌月刊》《星星》等多种期刊。作品.入选《中国诗歌精选》、《中国最佳诗歌》、《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中国当代汉诗年鉴》、《2009最适合中学生阅读诗歌年选》、《2008—2009中国最佳诗选》、《中国当代诗歌导读1949-2009》《山东30年诗选》等.出版诗集《南方的痕迹》《三色堇诗选》。多次参加“女诗人画展”,绘画作品被《西部之子》《生活速递》《养生杂志》等刊登,收藏。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