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靖园
加入时间:2015-07-02
诗人简介

张畔,男,汉族,大学文化,中共党员,国家公务员。内蒙古赤峰人。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员、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会员(香港)、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赤峰市作家协会会员、赤峰市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杂志社签约诗人。自1981年开始业余创作,以笔名靖园、天元、统一、沙旱、艳春、负水过海、张思平、张田丰等在全国各报刊杂志、出版社、各大网站共发表或出版新闻、小说、诗歌、戏剧等作品300余万字。主要作品有:诗集<春来当自笑》\《春天来了,回到原野里去》,小说集《京城里的票贩子》,话剧《回春曲》等.短篇小说《京城里的票贩子》《暮道》分别获《小说选刊》全国小说笔会一、二届二、三等奖;美国的《美华文学》、香港的《文萃》也发表过他的作品。他本人被收入《中国当代小说家大辞典》、《中国新时代文艺名家大辞典》。

粉丝
关注

“春天送一首诗”·草原,寻找春天的梦(组诗)

 

严寒,催落了
一个收获的季节
黄叶依在,和狂风作伴
雪下了一场又一场
九天逼近了开春,太阳很专情
一直在默默守候


冬日

似乎,特别的鲜明
不穿得里三层、外三层
就显不出不可一世的强悍
伸不出手的观赏
在拨弄着一个季节的脉动


海市蜃楼

大漠漫漫,只有
喝的酩酊大醉的时候
才能清晰地看到
一不小心
酒杯打碎了
酒没了
剩下的,是大脑的
一片空白和褴褛

风箱

旧了,老了
实在没地方搁了
找根绳子,高高地
吊在半空之中
在睡梦中
时不时的涌现着
一簇又一簇的火苗
日子在继续
火苗,一直燃烧着





火柴和火柴盒

四面八方,涌过来
一拨又一拨的人
毫不犹豫地挤进了
像火柴盒
一样的房子里
没有一点悬念和遗憾
近处的,远方的
造火柴的厂子倒闭了
从此,火柴棍和火柴盒
就再也没有擦出火花来


冰灯

活着的时候,老爸总是
把一只废旧的铁桶当做
水和冰的加工厂
温暖着三九的夜
一声:过年了
让日子更加红红火火
老爸走了,再没人
做晶明透亮的冰灯了
但是,日子还是照样过着
一年又一年

发黄了的家书

一直,与珠宝
堆放在一起
珠宝,经常有人
拿出来把玩和佩戴
光滑而温润
然而,那些发黄的
纸上的文字
却一天比一天干瘪
一天比一天消瘦
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架子





雪猎

雪,飘下来了
无情地埋葬了
山川,林海,河流和草原
天地,领取了
新的执照;牧马出征了
弯弓,快刀
是山鸡?野兔?还是
残酷的北风
一直刮着


星星和月亮

与黄昏,与夜色
商量过了
有光和无光
都是一个样

麻雀和鹰

鹰答应了
在山顶上给麻雀们
筑巢搭窝。然而
严寒却过早地降临
一群群的麻雀
死在漫天飞雪的路上



天葬

村上的人死了,村长要
为其开个追悼会,即便
死的人生前作恶多端
人死如灯灭,一死百了
总要回味些什么
好的,坏的
还有,见不得人的
大雪,在草原上下个不停
一位迷途的牧人
在追赶着一群羊
草原的深处
风依旧,雪依旧
人和羊被雪埋上了
天,仍在刮着大风
好像女人的哭声








辞灶

裹着小脚的奶奶说:一家人
全年吃的好赖
都在灶王爷的保佑
后来,奶奶走了
跟着,灶王爷也没了
老天依然刮着风,下着雨
那么,大地呢?还有
每年腊月二十三的传说
大冬天里,挑着样地
品味着四季的新鲜


篝火

一群人,围着一大堆火
疯狂地,
歌舞着;有人加着柴火
火越烧越旺
起风了,火
跑向了草原、田野和大山里
林子也在燃烧


树挂

掉叶的树木
秃了,又秃了
也许,是太干了
也许,是太渴了
风云
借着刚刚从南边
刮过来的雾
喊着,叫着
把雪花一层又一层
粘在光溜溜的树木上
“下树挂了”
村里的老人们说:国家
又有大人物死了

眼镜

眼睛近视了
大冬天也离不开眼镜
有一则广告:为了
回馈和感恩新老用户
从即日起,凡回顾者
免费赠送眼镜
清洗液和防雾镜布
风照样刮,雪照样下
眼镜呢,还得照样戴
冬天的脚步
在踉踉跄跄地走着
快来吧,快来使用
不花钱得来的
清洗液和防雾镜布



燕子

天地轮回
燕子最知道冷热
秋天开始了
燕子南飞了
开春以后
“八九燕来”
采水,衔泥,筑巢
燕子去谁家搭窝
谁家的风水
就最好


榆钱

大风、太阳
赶走了黄瘦
像元宝,更酷似
圆圆的铜钱
叶子还没长出来
就在蓬乱的枯枝间
大肆张扬
是做汤,还是入药


柳丝含烟

像女人
与光和水
媾和,陶醉
不说了
前世今生
一路打探着
花的消息
鸟的音信


二踢脚

没有长腿,也没有翅膀
然而,却能飞天
心比天高
一声沉闷的吼,抖擞着
劈风斩云
捅开了天的窟窿
“过年了!”
飞花入户
耳畔,余音缭绕


冰溜

房的檐下
挂着一面镜子
长出了冰溜子
喜鹊在
房顶上盘旋
想照照自己
看看
自己是老了
还是越活越年轻了




风筝

好像,太阳比平时
起得都要早;风筝说
我要去登长城,游长江
走茶马古道,问询
天涯海角!而那条
长长的线一直在
天空中飘荡
天空是蓝的
天空是暖的
天空是永恒的

草原,寻找冬天的温暖

 窗外,被大风
摇落的五角枫的
叶子在天空中飞舞

季节,以无情的
手段在刷写着
新的视野和感念

大雁早走了
天鹅早走了
飞雪和严寒肆虐

隆冬数九,像个赶大集的
匆匆忙忙,忙忙匆匆
吆喝着,张狂着

似乎,天空和大地
变得小了,窄了
也早没了五光十色的魅力

天空,像个变脸
睁着迷茫的眼睛
看着大山,看着河流

大地枯萎了
草原呈现一蹶不振的景象
让衰老和丑陋暴露无疑

几场狂风,几场飞雪
鸟雀已无家可归;然而
鹞鹰还在高空中翱翔

太阳,依然在行驶着
时落时出的值守;只是
没了夏日的炽烈和坚强

月亮,慢慢地落下去了
阳光,洒在斑驳的大地上
炊烟直直地升起来了


在牧场,鸡叫,狗吠
牛羊也在闹圈
骑上枣红马奔向朝霞

朝霞,带着希望和憧憬
借着徐徐吹过来的南国之风
去贪恋地回顾火热的时光

草原,冬天里的夕阳

有人问:春天的夕阳好,还是冬天的夕阳好
低头沉思,无语以对


雪,整整下了一天
傍晚,天晴了,晴空万里


夕阳绽露,踏着西方
一座又一座的山峰向东方炫耀


牛和羊,一群群的牧归
袅袅的炊烟飘进草甸子的黄昏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