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老井
加入时间:2015-07-28
诗人简介

老井,本名张克良,煤矿井下工人。在《诗刊》《天涯》《扬子江诗刊》《草原》《星星诗刊》《安徽文学》等多家刊物发过多篇作品。作品入选过各种诗歌年度选集等。出版有诗集《地心的蛙鸣》《坐井观天》。获得过第二届桂冠工人诗人奖、首届诗探索•中国新诗发现奖、第七届全国煤炭文学“乌金奖”等。以底层诗人的身份参与过鲁豫有约等节目,是纪实电影《我的诗篇》的主要诗人演员之一,参加过鲁迅文学院新时代诗歌高研班学习,是中国作协会员、煤矿作协理事、安徽作协会员、淮南市作协副主席。

粉丝
关注

尖锐的光芒

砍刀的目光刺眼,锐利
扫过肌肤能割去所有的毫毛
凝视原野就能带来一地的秋霜
被其盯得实在是不舒服
只好用迟钝树木磨损它的锐气
和光芒。砍入的部分做爱一样深
半下午过去
树木的残肢躺了一地,刀子的光芒
有些暗淡。将其放在磨刀石上蹭了几蹭
立刻复归锐利。反复几次
用其生命的一部分
来兑换肌肤上瞬间的闪亮

森林越来越小,砍刀的身躯只是消瘦一些
看来一大片树木的死亡
并不能兑换掉利刃躯体内所有的光
那就干脆用它去砍击同样坚固的钢铁吧
同类间的火并可以在瞬间消耗
掉若干年积攒的尖锐

尖锐的光芒

砍刀的目光刺眼,锐利
扫过肌肤能割去所有的毫毛
凝视原野就能带来一地的秋霜
被其盯得实在是不舒服
只好用迟钝树木磨损它的锐气
和光芒。砍入的部分做爱一样深
半下午过去
树木的残肢躺了一地,刀子的光芒
有些暗淡。将其放在磨刀石上蹭了几蹭
立刻复归锐利。反复几次
用其生命的一部分
来兑换肌肤上瞬间的闪亮

森林越来越小,砍刀的身躯只是消瘦一些
看来一大片树木的死亡
并不能兑换掉利刃躯体内所有的光
那就干脆用它去砍击同样坚固的钢铁吧
同类间的火并可以在瞬间消耗
掉若干年积攒的尖锐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