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皖西周
加入时间:2015-08-04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皖西周,男,真名张驰,1968年10月生于安徽宿松,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1985年开始现代诗写作,浙江省作协会员。曾在《花城》、《人民文学》、《诗刊》、《诗歌月刊》、《延河》、《诗江南》、《星星》、《杨子江诗刊》《大河》、《诗林》、《浙江作家》、《文学港》等刊物发表作品,荣获过《诗刊》、《诗歌月刊》举办的全球华语诗歌征文大赛优秀奖,入选过中国诗歌网每日好诗与中国好诗。有作品入选多种诗歌选本。出版诗集《烟花脚印》(合集)

诗话党史(组诗)

一面旗帜升起的那一刻

一群天南地北的汉子将她悄悄升向天空
她飘扬的使命从此诞生
那一刻,她像一个睁开双眼的婴儿
第一次迎风招展
那是在烟雨笼罩的南湖,湖面上
清朝皇帝吃过的菱角蓬勃生长
而北洋政府里飘来的空气也在四周
弥漫
那一刻,她适应了南来北往的方言
和没有明确路标的前行
而且,早在大都会的襁褓里
她就习惯了外面的枪声
注定她的往后:不管是跋山涉水
还是枪林弹雨
她都能适应
那一刻,她也看清身上披挂的图案
——铁锤和镰刀
意味着她要召唤
那些不曾谋面的工友和农友
那一刻,她凌空望远,心潮澎湃
仿佛自己已走遍万水千山

在韶山怀念一个女人

她的信念从拉起那双手开始
从此一脚踏进风雨飘摇的旧中国
把秘密集会、传递情报视作婚姻
把夜校里教农民识字看成幸福
把严刑拷打,剧烈疼痛
甚至流血
视着每天正常的生活
把丈夫的别离,幼子的入狱
只当夜晚的一场恶梦
盼望天明,坚信天亮之后
那怕夫妻不再团圆,母子不再相聚
她眼中的中国,必定是
赤旗飘荡的世界

板仓的灯火还摇曳着她美丽的容颜
杜娟的露珠也辉映着她
匆匆走过的脚步
我坐在冲前的池塘边,摒声静气
隐约听到她爽朗的笑声
多么动人的一个女人啊,假如
她没有被深深嵌进历史里
我一定能想出办法
唤回她

觉醒年代醒来的一条春蚕

民国九年的一个春天,她在西子湖畔
将画笔上的水彩往后一甩
顿时,一位名叫宣中华的青年身上
飘满了柳絮

她叫吴先清,是觉醒年代醒来的
一条春蚕
为了春蚕到死的信念
她大胆饮干一杯红酒。再往后
趁着绯红的酒劲
到上海的纱厂吐丝
到莫斯科郊外架设无线电路
甚至冒着不懂日语的风险,只身
远赴东京,与线人接头
一次次,抽丝剥茧的蚕忍着疼
受着误解,在灯红洒绿的夜晚结网
向形形色色的人群谍报

她是春天的画师,可她从未画完
一幅完整的画
她是浪漫的母亲,也未曾养大
一个孩子
她编织的旗袍百件千件,每一件
都妩魅在悬崖之上
她一生的机警,终究难逃
机警的罗网
那列东去西伯利亚的列车
是她生命中最后的一个茧壳
捆着她的笑容,绑住她的悲伤

瑞金,共和国的一块地标

在青天白日眼里,它是局部地区
时常有雨,也有战争
那不是一般的战斗,是开天辟地之后
一处处惊天动地的延续
为了那面永远飘扬的旗帜
它把武夷山改装成一座摇篮
把清澈的贡水制成奶水
哺育一个个苦大仇深的农民

这是一座接地气的城镇
四周遍布金环蛇,红豆杉,观音竹
地底下的宝藏丰饶而珍贵
就连周边的邻居也有都市气质
比如于都,宁都
均以“红都”自居

它也是一个懂得留有余地的地方
作为共和国早期的都市
它只建简易的大会堂和铸币厂
只吃红米饭,南瓜汤
那怕百万大军压境,它也不慌不忙
把金矿铀矿银锰稀土悉数留下
只带走一条血路
就算真有遗憾,它也愿
把那个遗憾揽在自己的怀里

遵义,像一位14岁的少年有了主心骨

天降大任,降于他
也降于遵义

这之前,给他种子
给他旗帜
给他星星之火
再让他在旗帜下流血
在顽强中失败
在无助中
四顾茫然

突然间长空雁叫,传来了遵义
胜利的捷报
也唤来了一场争议,从此
这个名叫遵义的地方
就像一位14岁的少年
有了主心骨

此后,他把最后的一个挫折留在土城
四渡赤水
再往后,他强渡大渡河
飞夺泸定桥
以坚强的信念北上
北上
不管草地雪山
那怕残阳如血

1937年的大刀

1937年7月7日是个刀日
忍了多年的刀终于啸聚一起
许多生锈的刀也磨拳擦掌加入刀林
每把刀都睁着愤怒的眼
亮出悲怆的锋
它们发誓要杀人,杀那些
闯进家园的敌人和那些
引狼入室的汉奸

那是一个刀说了算的年代
村庄,河汊,山岗,平原
血气方刚的刀无所不在
即便是枪,最后还是要听刀的
因为刀说得更有力量
更准确
也更解气

此后经年,每天都刀光剑影
刀山火海
许多刀疲惫至极,长眠地下
不少的刀断了柄
缺了口
也卷了刃
它们抹去沾在刀锋上的仇恨
重新聚在一起
只为证明:这片国土
有一群不屈的刀魂

天使赵一曼

管它叫森口、山浦、大野,还是林宽重
反正都是一群魔鬼
他们能搬来的武器全都搬出来了
镣铐,木棍,皮鞭,铁棒
钢针,烙铁,电击,强心剂
最终还是对她无计可施
她能舍弃的也都一一作了舍弃
包括美丽、尊严、隐私
就是不愿流出一滴泪
喊出一声痛

来审讯室之前
她左腕和右腿的骨头已被子弹打碎
没碎的骨头还是硬的
那是无法想象和无以表达的硬
她的话语本来也是多的
多得如白山黑水覆盖的雪
即便在监狱也能说动看守和护士
让他们懂得什么叫民族大义
可是,她就是不在魔鬼面前说出
那怕半个汉字

她是挎双枪骑白马的密林女王
忠贞不逾的党的天使
也是宁儿的母亲,自由和未来的
母亲,在她面前
魔鬼们不得不承认失败了
败在一颗绝望的子弹
而她在痛苦中孕育的自由与未来
也像宁儿一样,茁壮成长

怀念刘胡兰

她太小了,十五岁的脚步来不及走出
云周西村,走出黎明之前的
那片黑暗
不过,她是跟党走
是主角
即便在一个小小的村落,也是一个
大大的舞台

那时节,站岗、放哨、送情报、救伤员……
都是大事
她十岁就开始做
一次次临危受命,她的主心骨
越长越硬,以至于敌人问她
“你给八路做过什么?”
她想都没想就霸气地回复
“我什么都做过!”

她的豪迈是有理由的,她见过太多
战士的鲜血
破格跻身候补党员
她掌握的秘密足以覆盖
整个吕梁山脉
她不仅选择了自己的生,还能选择
自己的死

她把身边那口染过鲜血的铡刀看成
抵达彼岸的桥梁,那怕敌人
捆住她的手脚
她也毫不犹豫,从容地爬去
她的大义与凛然比铡刀
还要锋利

丰碑

他是一块砖
她是一块砖
他们都是一块砖,授命垒起
这座丰碑,把无数个艰辛的昨日
凝在一起
完成一趟百感交集的旅程

他们聚在这里,一块紧挨一块
寂寞地负重
不说话,不抒情
只带着时间湿漉漉的泥泞
仿佛管住微笑的宝剑,永不泄露
梦的涟漪

有人说,这座丰碑是惊天动地的
感叹号
是信念、品格与境界的综合体
其实,这只是众手之手
依共同的规矩和逻辑
高举在这里
他们的深情早已献给一草一木
只剩下无尽的思考
留给千百年后的沧桑

雷锋留下的日子

雷锋在时,千万人的日子
都和他一起度过
那些时光,他把大家串联成一个
大大的家
有风雨一起遮挡
有困难一起排解

没有他的日子,千万人的生活
只能由千万人独自担当
当千万双眼睛只能盯住各自的脚下
社会的阴暗就升起来了

这位浓眉大眼,饱经磨难
承诺永不生锈
满打满算只过了六年幸福时光
开朗,勤劳,忠诚,高尚
甚至纯洁得有些自私的
庚伢子,是举手之劳的菩萨
吃苦耐劳的战士
活着的时候,总在路上

填白的人

他的青春像一根绳子被打上
一个死结
此后他就成了一根有结的绳子
身体发育,结也发育
始终无法直着睡,无法排解
扭曲的疼痛
更多的时候,他只能发愤读书
潜心攻关
把自己填进白天,填进黑夜
填进那处若隐若显的空白
即便老年,仍要靠唐诗宋词
安顿有限的睡眠

为了填满那处空白
他宁愿隐姓埋名,把自己
当成国家的一张白纸。以至于
星光不愿披在他的身上
寒风不忍钻进他的肚子
死寂的罗布泊,在他面前
再也耐不住寂寞

他叫于敏
是那种个人强国家就强的人
他天生一副国字脸,为国庄重
为国敏锐
他的档案无论怎样解密
也无法解开
他精忠报国的秘密

邓小平在桃花盛开的地方

很难想象,1978年
邓小平裁下的一树桃花
装扮了一个全新的人间
这期间,桃花盛开在大江南北
春天的故事
传遍长城内外

也很难想象,同一面旗帜
竖起在这片国土
仅仅只改变了一种观念
就开创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不再大范围械斗
不再大面积流血

这是脚手架拔地而起的时代
是流水线比流水的速度还要快捷的时代
是车流、物流、信息流携带人性
本真的渴望,在大地飞速流转的时代
只要你胆子更大一点
你就可以空手套狼
甚至胆大包天

邓小平站在桃花盛开的地方
沉思了一年又一年
临走的时候依然怀揣几瓣桃花
象征着改革与开放的桃花哟
落了,还会盛开
三月过去,还会再来

幸福岛

天、地、水三体合一的幸福
在这里一再衍化,如今约定为
码头,银行,菜场,服务中心
学校,医院,敬老院……

它们被暗藏的保险、补助、代办制
串联成座座驿站
与阳光、岩石、云海、波光
相得益彰
这些刻在脸上清晰的构图阐释了
小至个人生活
大到国家命运的神性
如此孤悬的岛,你能说这不是
一座座高入云端的山峰
没入斜阳的庙宇

是的,这是垦荒人淌着愚公的汗
流着精卫的泪
甚至超越西西里弗的徒劳
一寸一寸垒就的山峰
苍穹之下层林尽染的艺术品

千秋企盼的小康终于实现在
与土地的亲近中
亦如不可侵犯的、神圣的
山的根源
生长最有疗效的草药
那怕死后也安祥在山坡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