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大荒

作者: 宋长玥 2015年10月12日21:59 浏览:580 觉得不错,我要 赞赏

1

太阳,一头狂躁的火豹子。

关山寂寞,

大路向天。

一头狂躁的火豹子

扑向男人胸膛。

 

大地,我热;

江河,我热;

天空,我热。

扛在肩上的昆仑,昨夜你是我的父亲,

把我的青春,从1968年的子宫里掏出来,

而后孤独又孤独。

今天,你把大雪放在头顶,

一地荒凉覆盖我。

 

我热;白秃鹫,我热;黑喇嘛,我热;

贝纳沟,我的姑娘崖壁上等我千年,

我闯入人间,心里落满尘埃,千年的碎片,

血流成河。

我热啊。

2

我骑着火豹子,从东到西,

直到青草枯黄,荒原再次盛开白色的帐篷。

神返回尘世,看着我

心坐在河上,把荒原催开。我

从唯一的花苞,

成为长江上游的男人。

 

世界,我是你心尖上剜肉的游子。

白塔右侧

孤独的白秃鹫。

3

海拔2270米的高地,一对丰沛的乳房

灌溉了我荒芜的岁月。

火豹子,你风一样滚过山岗,

低低喊我: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父亲的心已经腐烂在土里,

儿子们的国王,

彻底毁灭了人世的痕迹,

唯留下伤痛生长,

唯留下我,

在深夜里凝视父亲和母亲舞蹈的彩盆。

他们紧连的手

看见的人说断了,

看见的人说比时间还牢。

 

火豹子低低喊我: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4

高大陆。一滴水从冰舌上跳下,像我

从母腹坠地,

开始了一生。

 

火豹子说,你就是一条河。

大火的河,黄金的河,鲜花的河,时间的河,情欲的河。

你就是领着昆仑山

提着红月亮

寻找父亲的河。

 

火豹子说,你扶起干涸的河床,

父亲巨大的身架

又在年轻的血液中鲜活和光荣。

5

男人行走,在西大荒有大树的情态和气迈。

远处的人说,他的枝叶繁壮;

近处的人说,他汲干大地的血液

生命旷世火红。

 

而我说,我只是一个父亲的儿子;

只是火豹子最亲的弟弟。

在良知和人性被践踏的年代,

因为父兄的庇护

印在童年双眸上的世界才没有蒙垢。

 

父亲笑了:远荒是不可避免的,漂游命定。

一如第一滴水最后归入大海,

我在西大荒之巅

迎接了受难者最初的黎明。

6

故乡在远方。在一盏红灯笼静悬的屋檐下,

深夜和西风窥听:小哥哥,小哥哥

        熬茶熬成牛血了,

        尕妹的心想成纸了。

        大路口黄菊花开满了,

        一对儿大眼睛望麻了。

 

是这样的夜晚:交颈鸳鸯在烟袋上沉睡,

西边陲退入旷远,

黑男子披着暮色的猩红大麾疾走。

前方,乳香弥散,

夜色更深。

 

他说,走哩走哩走远了,

眼泪花花飘满了。

 

他说,指甲连肉分开了,

活扒了阿哥的皮了。

 

他说,白天想着肝子痛,

晚夕里想着心痛。

 

他说,人没有翅膀飞不上来,

睡梦里看一场你来。

7

现在,他是高大陆逐渐远去的巡夜人。

他是被大海遗忘的水手。

他是一枚红唇上飘扬的旗帜。

他说,我就是高地,我就是大海,我就是玫瑰的青春伤痕。当一支寻春的马队在雪原上标出春天的方向,最后一只天鹅在绝望中撤离,青海湖底沉落的诵经声轰然破冰,我就是那个离开故乡的男人啊。

 

你云层上守望边关的云雀,你马厩中被脚绊羁绊的良驹,你岩壁上永恒的长发巫师,你挥舞长剑而沙场空寂的斗士,你牵着牦牛独然走向河源的探宝人,你在黄昏的金殿和太阳密晤的大河信使,你酥油灯下捧着羊皮书而彻夜不眠的脱发百姓,你游走疆土内心空落的长风,你打着领魂伞在傍晚和父亲谈心的孤子,你太阳湖畔抽打死火山的闪电,你白塔下面游子安放的灵魂,你红颜上写下情爱的春信子,你凝固的波涛上矗立的男人树,你无处不在的现实虚无而真实。

 

一个春天来了。

一个春天走了。

 

我就是昨天。

我就是今天。

我就是明天。

8

江源隐秘:一只雪豹蹿行于危岩,在我目之所及的高度,它不仅仅是一种生命的符号。不仅仅是大高原可见的象征和强烈意象。不仅仅是生活的一帖印签。是的,他还是男子内心关于飞翔的深度阐释和理性定义。当然,也是自由的提升和一面尊严的大旗。

 

而江源必定是隐秘的。在隐秘中展示不可侵犯的威严。日初,走向源头的马队被霞光拉长,佩戴玉虎和金佛像的探宝人,在一朵匍匐的花朵上,留下了永久的跋涉。那一声跳上云层的吆喝,的确是他们不堪寂寞而向天地表露的恐慌。

 

那时,一只苍鹰掠过雪线。

莽原如我。

9

我是青海的男人。

是这片孤独而霸道的大地上浩荡的河流。

 

我是他野性的躯体里

一粒蓬勃的细胞;长久不息的暴风和狂雪;

是寂寞的日子和挺拔向上的春天。

我的铜首鸠杖

遗落在千年的岩壁。数不清的黑夜和白昼

我睁大双目,痛苦而不弃坚守。

 

我是一片嵌进河堤的陶片。

挽着手臂的父亲和母亲挽起更多人的手臂。

我站在高处,孤单而壮观,

永远把阳光留在最黑的深处。我守着一对饱满的乳房,

温暖的子宫,粗壮的根和高原的天。

我新生。我隆起。我苍茫。我辽阔。

我坐北向南,

阅读风云只是太平洋上一只蝴蝶翩翩起舞。

 

而我永恒。博大。

一条河流的方向一直向前。

一个男人的心灵一直远荒。

 

青海啊,我纵横边关,以一滴精子的热情

继续着创造。

10

没有比我更荒芜的莽原,更狂的风。坐在高处的神啊,

你更明白这个男人的飙性,他把灵魂放在天葬台的一块石头上

而后在大西洋留下青海男子的印记。

那些汹涌的波涛,一群失去骑手的蓝骏马,铺天盖地的忧伤,

驮着我飞过海洋的天空。

 

我荒啊,青海

太阳最好的弟弟,最终的乐土是你自己吗?抑或边关之外的边关?

 

嘿嘿,这当然是我的秘密。在白兰古地,我在九层妖魔殿地下安放的丝绸

至今无人解密。前方空地上倒伏的黑马白羊骨骼,

谁人识读?朝向东北的灵魂之门不仅仅是一种指向,我驭风大荒,

看太阳从东北升起。他仍在低语: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那么,你们,所有生命的载体和结合体,来吧。

我接纳你们。永远的边关和高地,捍卫你们。

11

鹰唳拔起。一角荒芜的天空留下太阳的种子。春天铺天盖地,

像一场大雨浇湿我。

 

我独坐边城,每一个空空的黑夜,

一条空旷的大路从西宁伸向尘世的每一个地方。

 

凌晨四点,红灯笼在街面低矮的屋檐下已经点亮,白胡子伊斯兰老人手帕里包着金黄的锅盔,

而从黑夜里出来的人,双眼忪惺,徒然延续梦境。今天开始了。当街的铁皮面长桌上,围满了继续生活的人。他们的面前冒着热气和清香,一个跛脚的乞丐从东街走过,一个神志恍惚的女子在水泥台阶上醒来,面朝东方,露出笑容。这些人,谁也没有看谁一眼。

 

春天,西荒原偏北,我在四月的沼泽地里拔出腿脚,

听见太阳呼唤: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空落的心啊,

看不见的大火烧红人间,

我把这只疯狂的豹子关进心里。

12

红唇流落江南,

男人独上青海。

 

梦中红酥手冰凉,醒来一只鹰飞过海子沟的天空。

一颗心守护一个高原,我守着父亲海,那一滴倒悬的水,

硕大,透明,包裹世界。

走远的人说,你的忧伤刚刚苏醒。

走远的人说,你长大了,但现在还不是一头豹子。

 

西大荒,我荒蛮的内心。

恐慌像一朵九月的八瓣梅,怒放在路口。

我清洗天空,

淘不尽深处的雨和雪。

我走在地上,

记忆深远,童年消失殆尽。

一双探向远处的眼睛,

仿佛酒杯

喝空了荒原。

 

走远的人说,

你现在还不是一头豹子。

走远的人说,

你现在只是一团火苗。

13

金子张开嘴唇,

一条河流离开了河床。

月亮打开营地,

一个男人坐在牛皮灯下。

 

西大荒,昆仑山口远向九月之夜,

一场风吹遍了青海。

命定的约会在雪山之巅,

太阳走下悬梯,

带来河流和草原。

我在一朵花瓣里写下爱和遗忘,

边关比以往更荒,就像我,

一片又高又新的莽原。

 

格尔木河右岸,太阳藏在我的胸口,

一个男人耸身岩壁,

鸠首大仗指向落日。

西大荒胯下

一头流血的野牦牛

耗费了他童年时光。

14

铁色高原。

父亲河。生命至高无上。

 

家族回归。横渡父亲河。

走向星宿海的红衣老人,沾满时光的灰尘。

平原人手持羊板骨占卜:

喏!喏!向西。向西。

这个在红羊皮书中反复出现的人

长夜不眠:

喏!喏!再往西,再往西。

他看见的故乡,是一个秃顶的男人。

他前世的父亲,是一条铜色河。

 

向西:青海拔高,

河流出生。

我在右岸,父亲在左岸。

慈渡。

慈渡。

慈渡。

 

……太寂寞。

15

一个男子是一个青海,

一个青海就是一个我。

 

生活最远的边关,时光新鲜,

血脉清晰。

男子徒步河源,

从一个女子的身体走向父亲。

时间,在静止的河床流动,

他,永远年轻。

 

男子击罄

忘记了开始的地方。前面空荡,

他击罄,

看不见过去的一个人。

他击罄,仿佛是一种孤单。

一次遗忘。

一次醉酒。

一次狂奔。

一次无法表达的痛。

 

徒然?他击罄,泪流满面。

甚至记不起自己

其实就藏在日子核心,

是最丰富的生活

和沉默。

 

击罄。击罄。

箜篌已断。

 

……空。

16

荒原在黄昏燃起惊天大火。

心烧焦了,

不知今生还有痛苦。

眼睛空着,时时承受痉挛般的饥饿。

而记忆从容。

受难日,

那一天晚霞,是我留给你的最后颜色。

 

青海,我在你怀里长大

两条长河托起我。我走遍荒原

不是因为孤单,

而是心怀挚爱。

 

太阳低低唤我: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17

火啊火。

 

我是草尖上呼啸的日子,是一次爆发的特大山洪,是潜入青海湖底最深的阳光,是一只天鹅归去的路上孤单的背影,是被生活改变了内容的一座城池,是青春期的野牦牛王正午狂放的追逐,是郁结在尘世火山口的滚滚岩浆,是消逝于大湖的大喇嘛唐古拉山垭口最后的回望,是一把远离了沙场的月牙弯刀,是一道徘徊在青海上空的闪电,是对你出其不意的长途偷袭。

 

不可复制的

永远是男人和父亲。

18

玛查里。2002年9月16日拂晓

潜藏的飓风暴雪,

为一个独行男子

发动突袭。

 

男子归乡。

行走的脚步沉重宛如一朵雪莲

一只羔羊

和寂寞的童年。

他,吃惊于自己的镇定——

4300米高的地方,天空悬垂,

旷野无人。

在公路边一间土坯堆垒的矮房子,

男子喝光最后一口方便面汤汁,然后聚拢火苗

点燃了香烟。

他,望着窗外

美美地吐出三个玉镯般的烟圈。

而思绪

驰过雪野,在大眼睛的怀里嗅到了春天。

那一刻,他累了,

有从疆场回来从此独自一人的孤独。

有箭矢插进骨肉

而一声不吭的泰然。

 

2002年9月16日拂晓。玛查理

大地醒着。

黎明瑰伟。我把目光滑向黄河之源,

一头白色的牦牛

迈着武士的步调巡查高原。

这个男人的影子,

在神和雪域部落的领地,

有王者风范。它对呼呼行军的雪粒投以赞赏一瞥。

它统领时光,

在星星海留下安详的剪影。

 

玛查理,风雪呼啸,

男子赶路。

注:玛查理,玛多县城,在星星海边沿,青海南部的一座孤独小镇。

19

诇视。

西大荒内敛而阔张。男人走空昆仑和内心。

把自己放在江河一线,

仿佛刚刚睡醒的荒原。

 

他是一株披肩麦芒草的国土,他是一块赤铁矿石终身的矿脉,他是一头断奶的黑马驹不竭的乳源,他是卷发婴孩直到年老死去才落下门帘的大帐,他是最卑微的生命也如国王一般尊贵的人间。你生,你就是自由和尊严;你死,你是自由和尊严的名词。

 

他说,如果尘世混杂,

只有心

是你最亲的人。

 

……现在,春天走了

好像我们曾经没有热爱。生活的盲人,

春天走了,

就在一滴露珠离开花瓣的时候,

世界寂然——

 

荒野边缘的男子进入梦乡:那宝石中的武士;

大河上的涛声;

黑夜里灼人的眼睛;

醉我之美酒;

一次剧烈的大火。你组装我。

拆解我。

清洗我。

鞭打我。

 

西大荒。

西大荒,。

 

太阳低低呼唤: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20

生活把男子安置在西宁。

云端下面住着河流上游来的人。

 

清晨,手持礼器的妇人躬身走出街道,面孔黝黑的男子飞奔着和河流同行;而街角袒露雪白腰身的女子,尚未喝完最后一口豆浆;匆匆前行的学童睡眼朦胧,手指紧紧牵着母亲的衣角;大厦台阶上刚刚起身的流浪者一眼茫然:这个崭新的清晨,是一个梦境的开始?

 

男子穿过凤凰山脚,听见寺院的诵经声滚落山巅。站在寺脚的信徒,无人喧哗。斑马线上,躲闪着行车的老人步履蹒跚。生活流动,太阳如其君临,世界的秘密仿佛是人人看见,但没有人说清的一枚丁香。一次从自己到他人的穿越。恍惚死去却不知活着的一天。它不是大人物的指令,也不是饕餮盛宴。

 

……在西宁,湟水东流,浪尖上开辟的大道春秋隐秘,令人心悸的月色蝴蝶一样翩然落下。

边城寂寞,

他寂寞。

 

日子如刀。

西宁自然。

21

我去哪里?

我去哪里?

我去哪里?

男子和珠穆朗玛峰会晤。

无语。

漫长。

他们,原本心息相通。

性命同源。

 

深秋,喜马拉雅山区旧雪耀眼,

渡鸦飞旋。

翅膀下面,我是青海的男人。

是寻找父亲的另一片青藏大陆。

是季节河。

是黄金。

是深埋于地下的岩浆。

是黑马宽阔的脊背上吹响的白海螺。

是父亲家族最好的先锋。

是翻动的风马旗。

是昆仑山腹地岩石上飞驰的骏马。

是一个儿子在母亲的乳房下低声的啜泣。

是一段人间。

是时光最美的留白。

是岁月压轴的抒情和歌谣。

是水和火结合的另类。

是钢。

是生锈的长矛。

是出没于江南雨巷的狷狂浪子。

是置身雪国的低吟和独行

……

 

我出发。

从自己走向自己。

从单一走向单一。

我前行,

绝不是你期望的方向。

 

太阳低低呼唤: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22

内陆。风清月白。

路向高处。

 

无人。

无人。

 

……无人啊。

 

内心:男子和自己博弈,

左边荒原,

右边河流,

心在中间为界。棋子飞动时,

楚河流血。

疼不太深,

只有今生这么长。下一世,你挥刀骑马

我背负桃花

独守边关。

 

太阳低低呼唤: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23

男子。

男子。

 

永恒的父亲河,可可西里沉睡的火山,

宫殿般的构思。

情的洪荒。

我掏出心生活,一切被雕琢

一切被激活

一切被接纳。

身体的雪,身体的雨,身体的风,身体的雷电,

身体的狂奔,

身体的撕扯,

身体的呐喊,

身体的创造,

身体的颤栗,

身体的深度推进。

 

世界啊,我重生了。

 

西大荒:

一个男人的领地

空空的

空空的心。

 

太阳低低呼唤: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24

寂夜。巴颜喀拉山山区。

长风千里。

红月亮在十月的最后一天

走下山岗。

 

十万亩寂寞覆盖原野。它的翅膀

穿在我的心上。

它用罕见的幽静抱紧青海。

它覆盖少女

覆盖老人

覆盖繁衍

覆盖情爱

覆盖遗忘。

它覆盖 无影无声。

 

留下我,在马背上穿越青海。

月光停留的地方,

风隐没,火在心中。

雪深藏天空。

一把经轮转动不息。身后

一大片荒原。

 

红月亮,红月亮

我上玉树

你下青唐。

 

太阳低低呼唤: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25

一粒灯火上面,

一片不老的天。

 

西大荒。男人熟睡,仿佛沉湎于襁褓:

荒夜,母亲倚靠木窗,

发髻高挽,

春天漆黑;

她搂着我,右手轻拍花布羊毛绵被哄我入睡。

那时,大地深远,

心思轻飏——

四十两的白银哟哟,

买一匹大马嘛来哟哟;

怎么样子骑来叶子儿青,

怎么样跑来嘛哟哟。

五十两的银子哟哟,

买一杆钢枪来嘛哟哟;

怎么样子瞄来叶子儿青,

怎么样放来嘛哟哟。

 

他红唇皓齿,明目粉腮

咿呀笑了。

旋即,细密的牙齿紧紧咬住母亲小石榴般的乳头,

仿佛松开一会儿,

世界就无影无踪。

 

西大荒。

夜。

旷远。

 

男子醒来,

泣不成声。

26

……

痛,那么深。

 

男人继续行走,在西大荒

犹如无人之境。

只有痛。

只有胸口喷薄的太阳。

只有在尘世

放不下的一颗心。

 

……

只有西大荒

和他的影子

……

 

太阳低低呼唤: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27

荒甸。男子独立中央,恍如沉睡的婴儿。

他的四周,

大地扩展,时光茫茫。

 

下弦月悬在他的肩膀,像一段消失的记忆。

整个青海

男子未曾感觉到重压。

是的,昨天和今天一个样子,

风吹远了,

痛留在心里。仅有的边关

除了自己,

没有别人。

 

是啊,前世和今生一个样子,

时间走了,

男子和自己还在对弈。

那些应当经历的事,他一件也没有落下。

 

男子惊骇。

28

男子和自己对酒。明月侍立,

春天在。

 

大河奔流入胸,火被关在心里。

男子独步,

在西大荒有顽童嘬啸的怪念,

有扛起河流向上的欲望,

有身居西荒一隅而心纵横四大洋的冲动,

有统帅荒原扼守青海的意志。

那时,雪压昆仑,

风扫西境。

天地在,

男子在,

荒芜在。

 

风说,你喝光我的血。

风说,你带着我走吧。

 

……男子醉在平安驿外。水流过多少人离别的夕阳。

他深醉,

在大地上踉跄。

 

太阳低低呼唤: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29

大地中心,长夜孤檠,男子隆起。

他的时代,

青海空阔,

青铜灯盏闪现。

 

……狂原之上的伟男子。

这一颗纯净的心

寂如灯芯。

 

三条江河流过他的身体,

黄金埋在他的心里,

铁浇铸脊梁。好一片被风雨选中的大地啊,

男人在上面喝酒,

女人在上面唱歌,

牛羊在上面散漫,

孩子在上面生长。

他的日子,分布在雪线之上和大火之下,

不紧不慢,也不慌张。

而心中的太阳,

在长发雪白的青海

仿佛浪子。

 

这是生活的加冕礼吗?

这是一个王的开始。

那一段聚合了人间情态的时间,

既不是你的,

也不是我的。

 

太阳低低呼唤: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30

海洋期。青海,一座孤独的岛。

我在。

太阳在。

 

生命,从孤独开始

最终走向孤独。青海,我离开的地方

不是故乡;

我离开的地方,

是你心痛的地方。

 

至今,我仍能听懂波涛的呼喊。青海,

我的根,

大水退回心里,

牵念凝固如高耸的海沟。

大海在唱:黑鹰和黄鹰打一仗,

         闪坏了黄鹰的翅膀;

         把尕妹想死在凉床上,

         把阿哥急死在路上。

我给你唱:七把刀子都摆下,

接血的盆子放下;

刀子拿来膛开下,

真心么假意的看下。

 

太阳低低呼唤: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31

青海,他们撕裂我

然后理解你。

 

大羽羊齿叶片长满石头。昆仑山以西的荒原铺开青铜。白玉首先被牧羊男子发现。即将到来的夜晚,风骑着我的黑种马穿过青藏。青海,铁支撑灵魂,盐和木头供奉春天,河流从我的心里倾泻出来,改变大地的样子。他们讲述你,青海。你的青春荒蛮如我。你的秘密因为我,袒露在一双惊愕的眼睛下;在一双颤抖的大手,我如赤裸的婴儿。青海,他们撕裂我,然后理解你。

 

……

……

现在,我是河源上空第一束曙光。

是通天河劈开的前方。

是嘉塘草原吹响的白海螺。

是黑喇嘛唇边跌落的诵经声。

是金黄的油菜花地里蹚出的祭湖大道。

是温泉喷涌向夜空的炽热。

是青海湖南岸寂然隐归的一场大风。

是青海之南最初的白杨。

是可可西里的云。

是祁连山的雨。

是山脊徘徊子夜的那头孤狼。

是你曾经失散的弟弟。

是心灵的突袭。

是大野的狂欢。

是金。

是地。

是天。

是火。

是命运的偶然。

是你痛哭的梦啊。

……

……

 

青海,他们撕裂我

然后理解你。

32

太阳低低呼唤: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青海,父亲带走了死亡,

你用血喂养我。

青海东部的青稞里面,住着年轻的母亲,

她的长发,仿佛黑夜。

她的青春,

在路上被荒诞耽搁。

她的乳房,被我年幼的牙齿咬伤。

混血的乳汁,

在瘦弱的年代,让我记住了故乡。

青海,荒野紧盯我

我离开以后,

你多么荒凉——

 

……母亲,大地上善良的花儿

开满青藏

却苫不住百年忧伤。

 

太阳低低呼唤: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33

男子巡游青海。十二月的最后一天

王者心疏。

他说,人既火狱。

生活无疆。

高高的故乡啊,你遍地孤独。

寂寞如我。

 

你点亮青铜灯盏,

看见马头船被困左岸而心中江河汹涌;

你看见世界改变,

而守着你的男子

内心憔悴,

不曾离开。

你铺展开来,

承载悲欢的大地那样空旷,

只有男子仿佛中央。现在,慈悲的双目下面

时间隐遁,

江河睡了。

醒着的男子和大鹰相互看了一眼

又归于沉默。

青海,

青海,

你原来就是这样空着的吗?

 

——尕哥哥,尕哥哥

你是一颗红樱桃,

吃个是好,它长在树尖上了。

尕妹妹,尕妹妹

你是树根里的苦枝蔓草,

往树上绕,

一辈子缠死在树干上了。

 

空啊。

空啊。

空啊。

是令人惊悸可以包裹一切的空啊。

 

太阳低低呼唤: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34

我的脐血渗透过故乡的黄土,但在追逐鼠类的年代,它甚至没有浇灌过一株青稞;胡麻蔚蓝色的花朵开满黄昏,它伸向天空的嘴唇,张开之后又静静闭合。除了等待,这些植物没有更多的话要说。四十年后我的脐血挥发殆尽,只有一阵震颤的痛袭遍全身。植物们仍在青海的大地上生长,有的抵抗干旱,有的被渠水喂养得躺在地上。他们的样子和我来到尘世的时候没有变化。但世界改变了,我熟悉的草木和花朵一边躲避着贪婪,一边抵御侵蚀。无数个夜晚,他们无助的神情突然把我惊醒。我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夜悄无声息。

 

是的,时间正在远离他们,或者抛弃了过去,

仿佛一块儿埋藏在岩体的黄金矿石,

被火唤醒后,虽然不再是一块儿让人疯狂的石头

但疯狂紧随,甚至附加了更多。

 

……现在,

我听见了那些声音。

 

太阳低低呼喊: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35

黄昏。

红丝绸苫住半个天空。

月亮下面,街市收起门面,唯有老妇蹒跚。

 

是冬天。是青藏边缘漫长的冬天,

十盏灯照不亮雪国之城。

冷。老妇掩怀。

街市空着,货厅下遗弃的菜叶仿佛孤儿。

它们被老妇收留。

但一天的生活仍没有结束。

风未离开。

老妇头顶飞扬一片大雪。

 

她诸事未竟。儿子远离,孙儿年幼。

屋棚简陋。

生活一天紧跟着一天,

日子不能停止:

雪落。

风起,

人老。

白天行走街衢,

夜晚梦于青唐。

 

太阳低低呼喊: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36

太阳醒了。

男子疾行。南城:中年儿子手拄拐杖颤颤巍巍,身后,白发老父紧牵儿子的裤腰带,随儿子的踉跄亦步亦趋,好像回到初为人父的年代,而希望就在前面。从一月到十二月,男子看见围着一幢高楼康复训练的父子风雨无阻。间或有超市前排队购买低价鸡蛋的老人投以一瞥。而提着早食的妇人碎花睡裤耀眼。在屋檐下起床的流浪者睡眼忪醒。唱着无人辨识歌谣的另类人上衣满是污垢,一节蓝布腰带晃荡在腰间,裤扣敞开,繁衍之物依稀可见,唯有双目清纯,不染丝毫杂质。

 

男子疾行。

祈祷之声从唤经楼伸向空中。红衣人手持念珠,依街前行。南城转换景致,公交车运走了学童、上班族、赶车人。而街道并没有空下来,小巷一一闪开,老人,稚童,中年人,年轻人不断破开光亮,向着自己的目标迈步。男子听见去幼儿园的路上小男孩牵着母亲的衣襟哭泣着重复一个字:“不”。

 

男子笑了。

西大荒在琐碎的光阴中依然沉默。他知道这沉默中有雪山的冷峻和岩浆的灼热。他知道时光不为任何人所左右。他知道有些要走的路一定要走。他知道生活不是玩弄一部魔方。他知道一切从零开始然后归结于零。他知道众生在从容和慌张中被衰老牵引。他知道在一架运转的大机器上谁也不能慢下来。他知道从一代一代父亲开始,自己就是西大荒。当然,他肯定知道西大荒永恒和不朽!

37

太阳低低呼唤:弟弟,来吧!弟弟,来吧!

            (完) 2011、10、8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投诉举报

赞赏记录:

诗人热力榜

  1. 赵建红 ¥10.0 (1次)
  2. 水东阳光 ¥10.0 (1次)
  3. 明塘 ¥9.0 (1次)
  4. 李中锋 ¥6.0 (2次)
  5. 大江两岸 ¥5.0 (1次)
  6. 蜀国清风z ¥5.0 (1次)
  7. 暖阳1 ¥2.0 (1次)
  8. 林火文集 ¥2.0 (1次)
  9. 依心 ¥2.0 (1次)
  1. 长江居士 ¥90.0 (5次)
  2. 明塘 ¥51.0 (10次)
  3. 林间顽童 ¥25.0 (2次)
  4. 耀言 ¥20.0 (2次)
  5. 张洪清 ¥15.0 (1次)
  6. 涂起 ¥12.0 (2次)
  7. 刘进庄 ¥11.0 (2次)
  8. 纸上青烟 ¥10.0 (1次)
  9. 想幻 ¥10.0 (1次)
  10. 杨世军 ¥10.0 (1次)
  11. 张凡夫 ¥10.0 (1次)
  12. 孤城 ¥10.0 (1次)
  13. 山宁 ¥8.0 (3次)
  14. 冰雁1 ¥6.0 (2次)
  15. 陆月吃芒果 ¥5.0 (1次)
  16. 李梓莘 ¥5.0 (1次)
  17. 吕崇华 ¥5.0 (1次)
  18. 焦义平 ¥5.0 (1次)
  19. 琴江琴韵 ¥5.0 (1次)
  20. 独钓寒江雪1226 ¥5.0 (1次)
  21. 林大邻 ¥5.0 (1次)
  22. 秋辉 ¥3.0 (2次)
  23. 愿净居士 ¥2.0 (1次)
  24. 淇水河畔 ¥2.0 (1次)
  25. 科布尔 ¥2.0 (1次)
  26. 少稀 ¥2.0 (1次)
  27. 风流翰墨扬 ¥2.0 (1次)
  28. 寒舍茗香 ¥2.0 (1次)
  29. 李永军笔 ¥2.0 (1次)
  30. 韩祖玄 ¥2.0 (1次)
  31. 北山愚公 ¥2.0 (1次)
  32. 巴英竹 ¥2.0 (1次)
  33. 月光经典 ¥2.0 (1次)
  34. 三水清生 ¥1.0 (1次)
  35. 一念君 ¥1.0 (1次)
  36. 尘埃里的花朵 ¥1.0 (1次)
  37. 惜园 ¥1.0 (1次)
  38. 玉舟客 ¥1.0 (1次)
  39. 冯瑞根 ¥1.0 (1次)
  40. 云岫不知远 ¥1.0 (1次)
  41. 龚玉林 ¥1.0 (1次)
  42. 李振兴 ¥1.0 (1次)
  43. 王少刚 ¥1.0 (1次)
  44. 张幽隼 ¥1.0 (1次)
  45. 李海垠 ¥1.0 (1次)
  46. 晓禾 ¥1.0 (1次)
  1. 文筆 ¥131.0 (32次)
  2. 杨彤倪 ¥121.0 (3次)
  3. 耀言 ¥110.0 (8次)
  4. 微在 ¥102.0 (9次)
  5. 野花自野 ¥99.0 (1次)
  6. 琴江琴韵 ¥57.0 (2次)
  7. 二月风雪 ¥55.0 (9次)
  8. 阳光部落 ¥52.0 (2次)
  9. 冰海 ¥45.0 (4次)
  10. 诗尊大人 ¥41.0 (2次)
  11. 林间顽童 ¥41.0 (3次)
  12. 周青妮 ¥40.0 (1次)
  13. 长江居士 ¥37.0 (3次)
  14. 林大邻 ¥35.0 (5次)
  15. 涂起 ¥31.0 (6次)
  16. 盐奋 ¥30.0 (1次)
  17. 叶语芳心 ¥30.0 (1次)
  18. 山宁 ¥22.0 (4次)
  19. 陈良宏 ¥20.0 (2次)
  20. 三日皿每 ¥20.0 (2次)
  21. 那一夜风清 ¥20.0 (1次)
  22. 刘进庄 ¥20.0 (3次)
  23. 郭曙光 ¥20.0 (1次)
  24. 伊曼 ¥20.0 (1次)
  25. 瞿君林 ¥20.0 (1次)
  26. 苏三恨 ¥20.0 (2次)
  27. 晓禾 ¥20.0 (3次)
  28. 天涯张辉尊 ¥18.0 (3次)
  29. 季春孟夏 ¥16.0 (2次)
  30. 方国 ¥16.0 (2次)
  31. 岭南鹤 ¥15.0 (2次)
  32. 郭东山 ¥15.0 (2次)
  33. 沉戈山人 ¥15.0 (2次)
  34. 王少刚 ¥15.0 (2次)
  35. 二手志摩 ¥15.0 (3次)
  36. 姝云云 ¥13.0 (4次)
  37. 南丹居士 ¥12.0 (2次)
  38. 郑帮启 ¥12.0 (2次)
  39. 木子乐 ¥12.0 (2次)
  40. 寒山旧人 ¥12.0 (2次)
  41. 荷塘藕煜 ¥10.0 (1次)
  42. 倦归巢 ¥10.0 (1次)
  43. 习冷 ¥10.0 (1次)
  44. 李永志 ¥10.0 (1次)
  45. 晓章 ¥10.0 (1次)
  46. Lena ¥10.0 (1次)
  47. 袁荣生 ¥10.0 (2次)
  48. 诗狂客 ¥10.0 (1次)
  49. 路宽 ¥10.0 (1次)
  50. 廖有明 ¥10.0 (1次)
  1. 李增宗 ¥7507.0 (223次)
  2. 二月风雪 ¥5063.0 (103次)
  3. 代雨东 ¥4599.0 (64次)
  4. 董凤云 ¥4482.0 (29次)
  5. 海空 ¥3228.0 (1189次)
  6. 野花自野 ¥2552.0 (22次)
  7. 邱墨59 ¥2276.0 (25次)
  8. 不是我是风 ¥2033.0 (213次)
  9. 冯书辉 ¥1904.0 (7次)
  10. 长江居士 ¥1875.0 (80次)
  11. 度母洛妃 ¥1697.0 (58次)
  12. 亮剑风云 ¥1670.0 (29次)
  13. 山宁 ¥1560.0 (197次)
  14. 林大邻 ¥1538.0 (158次)
  15. 月光经典 ¥1198.0 (71次)
  16. 浪心 ¥1156.0 (36次)
  17. 皋亭望片雪 ¥1085.0 (174次)
  18. 翠袖寒 ¥1074.0 (28次)
  19. 吴上 ¥1060.0 (101次)
  20. 陆尘风 ¥1001.0 (3次)
  21. 芳之余华 ¥1000.0 (1次)
  22. 精彩的活 ¥993.0 (12次)
  23. 刘源望 ¥936.0 (12次)
  24. 晓雾 ¥924.0 (31次)
  25. 指含梅莲 ¥911.0 (104次)
  26. 沉默的礁石 ¥904.0 (32次)
  27. 禺农 ¥901.0 (39次)
  28. 一千莲 ¥898.0 (56次)
  29. 茹阿玛 ¥873.0 (39次)
  30. 田永全 ¥858.0 (106次)
  31. 冰海 ¥830.0 (39次)
  32. 张秀祥 ¥795.0 (235次)
  33. 依山而立 ¥768.0 (98次)
  34. 庄涛 ¥747.0 (22次)
  35. 张鹏飞 ¥731.0 (71次)
  36. 一米田心 ¥724.0 (13次)
  37. 冷水 ¥709.0 (98次)
  38. 逆光之恋 ¥695.0 (31次)
  39. 晓禾 ¥681.0 (139次)
  40. 天涯张辉尊 ¥670.0 (119次)
  41. 琉璃月樽 ¥647.0 (7次)
  42. 星燃 ¥636.0 (155次)
  43. 青剑 ¥632.0 (32次)
  44. 宜茂 ¥624.0 (34次)
  45. 阿强 ¥590.0 (59次)
  46. 詹焰辉 ¥586.0 (18次)
  47. 苍翠江南 ¥583.0 (62次)
  48. PMken ¥566.0 (12次)
  49. 郭东山 ¥552.0 (14次)
  50. 蔡静思 ¥551.0 (86次)

投诉举报

举报原因(必填):
侵权抄袭 违法违禁 色情低俗 血腥暴力 赌博诈骗 广告营销 人身攻击 其他不良信息
请详细阐明具体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