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于贵锋
加入时间:2015-10-1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于贵锋,1968年生于甘肃天水三阳川,现居兰州。有诗文发表;著有诗集《深处的盐》、《雪根》。

甘南八章:学习石头在风中歌唱(组诗)







◎我不会朗诵着出现


若尔盖风大,像疯狂的劝诫
相见的人,在星空下敞开自己

“像旷野里的风和风,光和光”
像人与人之间忽生歉意



◎仿佛接到了洛克、阳飏、阿垅的来信


夜宿迭部,酒店里放着
一册《发现迭部》,一册阿垅诗集
《甘南书简》,和2017年两册
《腊子口》杂志。在上册中读到
阳飏长诗《扎尕那》。同事们一路谈论的
扎尕那,就在旁边。这个酒店叫
洛克洲际大酒店,与“发现”扎尕那的
洛克同名。洛克与扎尕那的故事
始自时间的一封信。阿垅是本地人
我见过两次,前几日还与何不度
说到他的诗,而阳飏说看见了
阿垅“文字的黄金”。而这次我读到的
阳飏写的《扎尕那》,缓慢,明亮
如同岁月,但更加耐心。一幅又一幅
他指着扎尕那的美给我说
直到真实的雨滴落在扎尕那的夜晚
这雨滴,两年前他在扎尕那的山路上
给我说过:那次他小住,说自己
被扎尕那的美一下子迷住。扎尕那,
山石嶙峋,溪水清澈,在夏天我记住了
大片的青稞。而现在,阳飏兄说
除了云杉、冷杉,还有紫斑牡丹
但实际上,天有多黑,扎尕那就有
多少植物的种子。实际上,“从一滴
清凉的雨水开始发音”,阿垅
写着自己的《赞美诗》,像“石头
找到了自己的庙门”。洛克呢?
他提到了《创世纪》,说看见美
而不赞颂就是罪恶。下午经过
扎尕那时,那儿的雪早已化尽,
时间流到这个夜晚,在黑暗中发亮。
室外大风,室内温暖,《扎尕那》
我读了又读。十多年前第一次来甘南
和阳飏兄住一个房间,酒后闲谈
扰其入眠。好吧。这次,你说我听……



◎那些树枝


像是玻璃,又像骨头
那些树枝,大风在吹

我被吸引  又时时
准备逃离

天蓝得像工艺品
我悲伤,但不流泪

白云擦拭,反讽自嘲
但从未改变真实的自然

像是水晶,身现裂纹
那些树枝,大风在吹

不敢长高。从未长高。
那些树枝,阳光照耀



◎眼睛


黑色聚成鸦群,旋风冲过就散了
雪与雪之间  尕海寂静

我曾翻过光盖山,山上大雪,山下水清
我也到过尼傲乡,像一阵走上岔路的风

骨麻湖,扎尕那天池,“天堂的另两只眼睛”
至今末见。在甘南
我一直是那个错过事物内部  与无缘有缘的人

我一直学习石头在风中歌唱



◎在合作


忽然记起黄芪和党参,远离合作的另一条河
忽然记起合作寒冷的亲戚,一场风,和一次开始

在合作,零下十八度,冬阳初升,积雪明亮



◎重回原初


应该在夏天来:那些红透的青冈木在寒雪中异常坚硬。
应该在夏天来:被抽离出来的一段时间冻凝在崖壁上。

但为什么一定要走到事物的反面去?
行人更加稀少,风比阳光透明,山岗在白雪掩映下重回原初



◎期间


从兰州经合作到迭部
从迭部经合作到头道河
海拔1500米到2800米之间
呼吸和身体
往返起伏
期间从迭部沟出来
碌曲境内有一段路接近3600米
期间心也回到过出生地三阳川
海拔1100米
这些地方
几天前都刚下过一场大雪
太阳出来
无论雪多雪少
无论是否在呼应温度的差异
往返起伏
除了明亮
雪就是主要的风景
期间几辆加长货车
呼啸而过
一侧山坡积雪
一侧坡缓草黄
或站立,或吃草
牦牛一群,一群,又一群



◎山水课


如果根不是云杉
请别学云杉说话
他一直站在那儿
是月亮移来移去

是月亮过于自恋
在夜晚成为中心
山一直站在那儿
是溪水来了又去

2018.1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