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月光雨荷
加入时间:2016-01-06
诗人简介

月光雨荷,女,本名:温馨,小名唐馨,四川南充人,现居攀枝花。作品散见于《诗刊》《中国诗歌》《星星》《绿风》《诗潮》《当代教育》《四川文学》《银河》《乌鸦诗刊》《长沙晚报》《四川诗歌》《德州晚报》等报刊杂志

粉丝
关注

采石场(组诗)

《大架上,他们说我像一枚粽子》

工作服包裹着我
的确像一片柔软的粽叶

大架上,缺了一颗牙的齿条,开口
告诉我包一枚粽子的细节与开端

夏风,慢慢卷起粽叶
前后左右的旋转,阳光三钱,油污六钱,粉尘二两
而长长的安全带,就是一根丝线
裹紧一枚粽子的前世今生

风不停地淘洗着湛蓝的天空
大架上,粽子不停地摆动
工友却不断地变幻着神色

一根焊条,两根焊条……
当体内的汗水,汹涌而出
活泛成一勺,一瓢,一桶水时

采场这口大锅,沸腾了


《采场上,制作一个踏板》

沟渠,又深又窄
风,一再地穿过沟底

抬槽钢,割钢筋,弯一个漂亮的弧度
翻动沟渠里的砾石,去掉一株草
一片叶的罗曼史

可以焊接了
同事说,温馨,下到壕沟里去
沟里,只有工具和我自己

石头、泥土是有锋芒的
站、坐、蹲、跪,都不行的话
躺下,就是坦途

举起右手,焊把及焊把线
是我新栽的一棵树,整个下午
我都仰望着:一树繁花


《采场上,掏断裂的轴》

刨开表面上的粗粝
矿石内部,柔软,仿佛我的心
被命运不断改写,而变得淡然,温顺

身子紧贴地面,缓缓爬进电铲的心脏
相处久了,我搭手就触摸到它的疼痛
以及隐藏在骨骼里的暗疾

点燃割枪。中性焰。
内焰摄氏2000度。
擦了擦表面的粉尘和油污,我毫不犹豫地
对准那断裂喊疼的部位......

整整一天,我神情专注,紧张
在丝丝呻吟声中,汗水不停地滴落
清洗着它每一寸肌肤,骨头和神经

也清洗着我,一个采场女工的:
胆怯和内疚。以及
一块块被命运搬运的矿石。


《采场上,我用一块矿石敲击另一块矿石》

前面是矿石,后面是矿石
漆黑的采场,一只脚陷下去,另一只脚
跟着陷下去

一束瘦弱的月光,消失在寂静里
就这样追撵着,没有方向
此时,我需要两块矿石,需要它们相遇
需要它们撞出火花

“咚咚”,这采场深处的击鼓
刺破了无边的苍茫,回声嘹亮、辽阔
细碎的石子,哗哗地跌落,微弱的火花
散开又聚拢,聚拢又散开
这多像你的样子

我走得气喘吁吁,心跳的撞击起伏有致
矿石,黑暗,文字,思想
厚厚的采场,一部生命之史书
我感恩一路痴落的点点星光,一颗颗碎石子
陪我劈开了心野里料峭的险峰


《空》

他们在我面前寒着脸来回奔跑
麻木地往垃圾桶里扔焊把,扔脸盆,扔毛巾,扔油腻工作服,劳保鞋……
叮叮咚咚的声音不绝于耳

我内心大声地呼喊他们的名字
亲爱的工友,无人答应
旋转的风中,阳光滑落

我也像一片落叶似的,坠落在墙角,残酷啊
手心里,曾经一个个温暖的名字
为何瞬间
冰凉

泪咆哮着,第一次感觉自己是有罪的
仿佛陷入四面的沙漠中,我罪有应得,穷途末路
匍匐在地,被什么囚禁或是被鞭打
我都认了

领导说,空出了这么多柜子
你选两个用吧,我没有出声,一个个打开又关上
关上又打开,我像是要找什么东西
却什么都没有


《工棚里,一只小老鼠》

我的碗里
一只老鼠上窜下跳
拇指一般大小

或许碗太深
它停下来,惊恐地注视着我
这表情我多么熟悉,多么像竞聘落选工友的
绝望眼神

我把碗放在地上
它迅速地钻进铁床下面
这个孤独的矿山里,人和物的境遇似乎都蒙上了
一层神秘念旧的轻纱

工作间隙
我躺在床上发呆
床下的小老鼠发出“吱吱”,啃食纸板的声音
像极了我内心囚禁的
一只小野兽


《采场上,一块长角的矿石》

都说是朝霞,矿山顶上
它吟诵成落日

都说是祸患,垮塌的石头
它呈现出山的骨骼

路边的巴茅,都说可以安享晚年
它知道那里有叫不出声的疼痛

肯定有什么异物潜伏在它的体内
那凸出的棱角,就是铁证

棱角分明的矿石,一部分深入大地,抱紧泥土
一部分承受风吹雨打,岁月侵蚀
带来的剥落、践踏

粉尘,油污,雨水大量聚集在它的表面
这肮脏,多么辽阔,厚重

俯下身,只有低到尘埃里的人
才能触摸到它的棱角,以及棱角里干净的风


《采场上,风掀开我的铁皮屋》

呜......呜......,深夜造访的风
门打开,又关上,关上又打开

而我,却无动于衷
恐吓或警告,都是白搭

就像乌鸦合起翅膀,用尖喙
把自己的羽毛重新梳理了一遍,我身上
所有的黑,都坦坦荡荡

管他什么噼里啪啦,风掀开屋顶时
我正在背诵杜甫的那首《茅屋
为秋风所破歌》


《采场上的菊花》
 
不是野生的,我栽种的菊
浅黄色的花蕾,斜依着太阳
一朵羸弱的小芬芳

卸下了尘世的负累
云朵给它洒了点雨水,劫后余生

它真实的呈现眼前,属于今天的
当高山退出峻岭,河流止于淤泥

一株菊的酒杯举起,高出
冬日的采场三寸

采石场(组诗)

《大架上,他们说我像一枚粽子》

工作服包裹着我
的确像一片柔软的粽叶

大架上,缺了一颗牙的齿条,开口
告诉我包一枚粽子的细节与开端

夏风,慢慢卷起粽叶
前后左右的旋转,阳光三钱,油污六钱,粉尘二两
而长长的安全带,就是一根丝线
裹紧一枚粽子的前世今生

风不停地淘洗着湛蓝的天空
大架上,粽子不停地摆动
工友却不断地变幻着神色

一根焊条,两根焊条……
当体内的汗水,汹涌而出
活泛成一勺,一瓢,一桶水时

采场这口大锅,沸腾了


《采场上,制作一个踏板》

沟渠,又深又窄
风,一再地穿过沟底

抬槽钢,割钢筋,弯一个漂亮的弧度
翻动沟渠里的砾石,去掉一株草
一片叶的罗曼史

可以焊接了
同事说,温馨,下到壕沟里去
沟里,只有工具和我自己

石头、泥土是有锋芒的
站、坐、蹲、跪,都不行的话
躺下,就是坦途

举起右手,焊把及焊把线
是我新栽的一棵树,整个下午
我都仰望着:一树繁花


《采场上,掏断裂的轴》

刨开表面上的粗粝
矿石内部,柔软,仿佛我的心
被命运不断改写,而变得淡然,温顺

身子紧贴地面,缓缓爬进电铲的心脏
相处久了,我搭手就触摸到它的疼痛
以及隐藏在骨骼里的暗疾

点燃割枪。中性焰。
内焰摄氏2000度。
擦了擦表面的粉尘和油污,我毫不犹豫地
对准那断裂喊疼的部位......

整整一天,我神情专注,紧张
在丝丝呻吟声中,汗水不停地滴落
清洗着它每一寸肌肤,骨头和神经

也清洗着我,一个采场女工的:
胆怯和内疚。以及
一块块被命运搬运的矿石。


《采场上,我用一块矿石敲击另一块矿石》

前面是矿石,后面是矿石
漆黑的采场,一只脚陷下去,另一只脚
跟着陷下去

一束瘦弱的月光,消失在寂静里
就这样追撵着,没有方向
此时,我需要两块矿石,需要它们相遇
需要它们撞出火花

“咚咚”,这采场深处的击鼓
刺破了无边的苍茫,回声嘹亮、辽阔
细碎的石子,哗哗地跌落,微弱的火花
散开又聚拢,聚拢又散开
这多像你的样子

我走得气喘吁吁,心跳的撞击起伏有致
矿石,黑暗,文字,思想
厚厚的采场,一部生命之史书
我感恩一路痴落的点点星光,一颗颗碎石子
陪我劈开了心野里料峭的险峰


《空》

他们在我面前寒着脸来回奔跑
麻木地往垃圾桶里扔焊把,扔脸盆,扔毛巾,扔油腻工作服,劳保鞋……
叮叮咚咚的声音不绝于耳

我内心大声地呼喊他们的名字
亲爱的工友,无人答应
旋转的风中,阳光滑落

我也像一片落叶似的,坠落在墙角,残酷啊
手心里,曾经一个个温暖的名字
为何瞬间
冰凉

泪咆哮着,第一次感觉自己是有罪的
仿佛陷入四面的沙漠中,我罪有应得,穷途末路
匍匐在地,被什么囚禁或是被鞭打
我都认了

领导说,空出了这么多柜子
你选两个用吧,我没有出声,一个个打开又关上
关上又打开,我像是要找什么东西
却什么都没有


《工棚里,一只小老鼠》

我的碗里
一只老鼠上窜下跳
拇指一般大小

或许碗太深
它停下来,惊恐地注视着我
这表情我多么熟悉,多么像竞聘落选工友的
绝望眼神

我把碗放在地上
它迅速地钻进铁床下面
这个孤独的矿山里,人和物的境遇似乎都蒙上了
一层神秘念旧的轻纱

工作间隙
我躺在床上发呆
床下的小老鼠发出“吱吱”,啃食纸板的声音
像极了我内心囚禁的
一只小野兽


《采场上,一块长角的矿石》

都说是朝霞,矿山顶上
它吟诵成落日

都说是祸患,垮塌的石头
它呈现出山的骨骼

路边的巴茅,都说可以安享晚年
它知道那里有叫不出声的疼痛

肯定有什么异物潜伏在它的体内
那凸出的棱角,就是铁证

棱角分明的矿石,一部分深入大地,抱紧泥土
一部分承受风吹雨打,岁月侵蚀
带来的剥落、践踏

粉尘,油污,雨水大量聚集在它的表面
这肮脏,多么辽阔,厚重

俯下身,只有低到尘埃里的人
才能触摸到它的棱角,以及棱角里干净的风


《采场上,风掀开我的铁皮屋》

呜......呜......,深夜造访的风
门打开,又关上,关上又打开

而我,却无动于衷
恐吓或警告,都是白搭

就像乌鸦合起翅膀,用尖喙
把自己的羽毛重新梳理了一遍,我身上
所有的黑,都坦坦荡荡

管他什么噼里啪啦,风掀开屋顶时
我正在背诵杜甫的那首《茅屋
为秋风所破歌》


《采场上的菊花》
 
不是野生的,我栽种的菊
浅黄色的花蕾,斜依着太阳
一朵羸弱的小芬芳

卸下了尘世的负累
云朵给它洒了点雨水,劫后余生

它真实的呈现眼前,属于今天的
当高山退出峻岭,河流止于淤泥

一株菊的酒杯举起,高出
冬日的采场三寸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