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莱明
加入时间:2016-04-07
诗人简介

莱明,原名蒋来明,1991年生于黔府贵阳,四川大学博士研究生在读。写诗,兼有诗歌翻译,辑诗册《慢花园》。

粉丝
关注

海事集(组诗)

海事集(组诗)



▼ 移动的墓群
            
    
初夏,月亮发了新芽。你劝我,去海边隐居;
波浪搭起的房子,啤酒花一层一层。
                
像三角形和四边形的海怪,住在礁石里。我们
攀上树巅,并没有妨碍海风对沙滩的塑型。
                
有一些日子,船升上月亮,月亮升上树巅;
我们无处可去,在水中练习吵架。群鱼败退。
                
这并非不是好事。我说:“就一直说话,这才是
我们该做的。”一天结束,我们仍爱着这一切。
                
而那些词,一座座移动的坟墓,飘海里,
极速,无惧。我们吃月亮,也吐出月亮的皮。



▼ 海雾


玻璃雾:轻盈又隐隐可见,
像火的重聚,不带掩饰地、庄严地自我袒露;
卷起,复又展开,不过是再次显现,
将白色注入体内——赋予形。
它就是此刻的中心?一天,我从码头来,
看见自己是雾的形象,
(静为雾骨,动为雾足)倒挂在
船角,聚集、反复:凌空的天性
被光线擦亮。瞧!一次尝试
雾却改变着自身。它就是在那儿的事物。
易碎,但精于修复。
变形,为每一双眼睛识别。
如一位诗人写到:“我重又找回我身边的面孔。”
雾让我沉静下来。仿佛那里真有一个静的中心。
                                                      岩石肌肉
从其底部升起,在空气泡沫翻涌的堤坝,
沿着歧义的路自我循环。它是镜子,
任其有限对抗着空间的无限。
——多么富于想象的举动。
雾折叠着行进。风鼓动
泥土的帆,冒险在临海的
树的悬崖下。
半个海斜插土里,一片雪白。
不必风暴,不必引力,
雾落在飘忽不定的奇迹上。不,
它本身就是奇迹,不占据其他物体的位置。
它赋形,“借助于真实的凹凸不平。”*


注:*引自苏佩维埃尔《万有引力》。



▼ 小事诗:看海


三个人,三张脸。
六只年久失修的耳朵,
围住大海。
波浪
细细地,叫。
你且看,风叠起海的腹肌:
一种向上的力,层层推进
直抵
沙之边界。
仿若蕾丝束衣,勒紧
露出曼妙身姿。
是。海竟是这般性感之物,
不羞赧,
不禁止。 
又企图锁住我们双脚,
倒挂在波浪尖端。
如铁器,击向
更坚硬的礁石。
此刻,我们兜里揣着葬礼。
随时摸出一截潮湿的墓碑,
戴上海的头顶。
这是进入海
唯一的方式。
犹如鱼群忧伤地进入捕鱼人。
——海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波浪竖起来,
细细地唱。
我们身受重伤,跳动着
拥抱它。
你且看,海
怎样缩进海这个词。
而船,系在谁的脖子——
成为此世的鞭子:




与行星。



▼ 海


误认作是我的一张面具:滑动
低低地压进岸边树枝、泥土和石里;
像词语,沿今夜跋涉的路径
抵达物体边界。
——每一处都固定,又都在微微变化之中。
仿佛吊起下面一整块陆地。
它生成那儿的一处风景,悬空弧形
曾被裁走,装进书册、旧地图
和一次性罐头。
但更多浪涌来,填补了这画面:
一座水分子博物馆。
我该怎样停下来看它?
把惊动的海角锁进我年轻面孔的牢笼?
“二十五岁的小小领域:
海里有一个海,
海的梯子上叠满了船。”
——看
那正骑在变幻木制浪头上的海骑手:收缩、拧紧——
一头鲸。海赐我海的电动心。



▼ 造景师


第五次失败中,你对隐居
有了新的见解。假山新鲜地倾斜着
有时候,鸟来得更迟

用斧子取走皮肤上的噪音
其余的,都是寂静。仿佛醉马
咬伤苹果树,下一场雪

另一种情景在星期天:危险
醒来,剥开词语的外衣
许多耳朵在变形。风燃烧着——

把问候带到泥土以下
用水调和,砌成菩萨形雕像
——时间是坚硬的艺术品

再种几棵核桃。修水池
被雪覆盖的年代,激情消退
鱼,在土地里游泳

接着,颜色被带走。大海
你看见什么?愿不愿交换彼此肉体
作为另一个,享用他的权利?



▼ 看海记


事实是你以前就看过海,在一首诗里
或在别人的转述中,或在地图上:
想象中的海正举起浪的指头向你走来、旋转,
是否还有一种自下而上的力
把海面吊起,把你从近处带向遥远的国。
你戴着海的面具,像一架钢琴,沉入其中,且乐意。
但事实是你现在就在海边,波浪
一船接一船地涌来,上升或下沉,
携着泡沫碎片、木之遗具,
海嵌在海里、鱼里,
海在抵抗你的想象力——海,真实的海。
不是虚构的海,不是别人看见过的海
再拿给你看。它就在你面前:一次性的海,
“近
又在看不见的地方。”*
它因不是想象中的物而令你恐惧。
它因不是虚构中的物而令你失语。
尖尖的海面倒立。一群小孩从沙地跑过。一群影子顺势降临。
你试图说出它——你举着词语这面镜子:

(嘘!要小心!)

几十条腿,大海被踢来踢去。


注:*引自王小妮《问候》。



▼ 除了我都是寂静的


一个弯曲的身影
正对着大海劳作。

词语涨潮。暮色中且看
雨提着大海受伤的耳朵。

我该怎样走进它?或者背离。
一句箴言封锁着这片领域。

——我以为今天是昨天。
——我错过了自己的葬礼。

船在海上冒险,不久又从这里消失。

我看见了火和帆影。我看见
那爬上灯塔的人又回到陆地。

从死亡的方向看:
的确没有新鲜的事物。

潮水来了。潮水退了。
除了我都是寂静的。

海事集(组诗)

海事集(组诗)



▼ 移动的墓群
            
    
初夏,月亮发了新芽。你劝我,去海边隐居;
波浪搭起的房子,啤酒花一层一层。
                
像三角形和四边形的海怪,住在礁石里。我们
攀上树巅,并没有妨碍海风对沙滩的塑型。
                
有一些日子,船升上月亮,月亮升上树巅;
我们无处可去,在水中练习吵架。群鱼败退。
                
这并非不是好事。我说:“就一直说话,这才是
我们该做的。”一天结束,我们仍爱着这一切。
                
而那些词,一座座移动的坟墓,飘海里,
极速,无惧。我们吃月亮,也吐出月亮的皮。



▼ 海雾


玻璃雾:轻盈又隐隐可见,
像火的重聚,不带掩饰地、庄严地自我袒露;
卷起,复又展开,不过是再次显现,
将白色注入体内——赋予形。
它就是此刻的中心?一天,我从码头来,
看见自己是雾的形象,
(静为雾骨,动为雾足)倒挂在
船角,聚集、反复:凌空的天性
被光线擦亮。瞧!一次尝试
雾却改变着自身。它就是在那儿的事物。
易碎,但精于修复。
变形,为每一双眼睛识别。
如一位诗人写到:“我重又找回我身边的面孔。”
雾让我沉静下来。仿佛那里真有一个静的中心。
                                                      岩石肌肉
从其底部升起,在空气泡沫翻涌的堤坝,
沿着歧义的路自我循环。它是镜子,
任其有限对抗着空间的无限。
——多么富于想象的举动。
雾折叠着行进。风鼓动
泥土的帆,冒险在临海的
树的悬崖下。
半个海斜插土里,一片雪白。
不必风暴,不必引力,
雾落在飘忽不定的奇迹上。不,
它本身就是奇迹,不占据其他物体的位置。
它赋形,“借助于真实的凹凸不平。”*


注:*引自苏佩维埃尔《万有引力》。



▼ 小事诗:看海


三个人,三张脸。
六只年久失修的耳朵,
围住大海。
波浪
细细地,叫。
你且看,风叠起海的腹肌:
一种向上的力,层层推进
直抵
沙之边界。
仿若蕾丝束衣,勒紧
露出曼妙身姿。
是。海竟是这般性感之物,
不羞赧,
不禁止。 
又企图锁住我们双脚,
倒挂在波浪尖端。
如铁器,击向
更坚硬的礁石。
此刻,我们兜里揣着葬礼。
随时摸出一截潮湿的墓碑,
戴上海的头顶。
这是进入海
唯一的方式。
犹如鱼群忧伤地进入捕鱼人。
——海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波浪竖起来,
细细地唱。
我们身受重伤,跳动着
拥抱它。
你且看,海
怎样缩进海这个词。
而船,系在谁的脖子——
成为此世的鞭子:




与行星。



▼ 海


误认作是我的一张面具:滑动
低低地压进岸边树枝、泥土和石里;
像词语,沿今夜跋涉的路径
抵达物体边界。
——每一处都固定,又都在微微变化之中。
仿佛吊起下面一整块陆地。
它生成那儿的一处风景,悬空弧形
曾被裁走,装进书册、旧地图
和一次性罐头。
但更多浪涌来,填补了这画面:
一座水分子博物馆。
我该怎样停下来看它?
把惊动的海角锁进我年轻面孔的牢笼?
“二十五岁的小小领域:
海里有一个海,
海的梯子上叠满了船。”
——看
那正骑在变幻木制浪头上的海骑手:收缩、拧紧——
一头鲸。海赐我海的电动心。



▼ 造景师


第五次失败中,你对隐居
有了新的见解。假山新鲜地倾斜着
有时候,鸟来得更迟

用斧子取走皮肤上的噪音
其余的,都是寂静。仿佛醉马
咬伤苹果树,下一场雪

另一种情景在星期天:危险
醒来,剥开词语的外衣
许多耳朵在变形。风燃烧着——

把问候带到泥土以下
用水调和,砌成菩萨形雕像
——时间是坚硬的艺术品

再种几棵核桃。修水池
被雪覆盖的年代,激情消退
鱼,在土地里游泳

接着,颜色被带走。大海
你看见什么?愿不愿交换彼此肉体
作为另一个,享用他的权利?



▼ 看海记


事实是你以前就看过海,在一首诗里
或在别人的转述中,或在地图上:
想象中的海正举起浪的指头向你走来、旋转,
是否还有一种自下而上的力
把海面吊起,把你从近处带向遥远的国。
你戴着海的面具,像一架钢琴,沉入其中,且乐意。
但事实是你现在就在海边,波浪
一船接一船地涌来,上升或下沉,
携着泡沫碎片、木之遗具,
海嵌在海里、鱼里,
海在抵抗你的想象力——海,真实的海。
不是虚构的海,不是别人看见过的海
再拿给你看。它就在你面前:一次性的海,
“近
又在看不见的地方。”*
它因不是想象中的物而令你恐惧。
它因不是虚构中的物而令你失语。
尖尖的海面倒立。一群小孩从沙地跑过。一群影子顺势降临。
你试图说出它——你举着词语这面镜子:

(嘘!要小心!)

几十条腿,大海被踢来踢去。


注:*引自王小妮《问候》。



▼ 除了我都是寂静的


一个弯曲的身影
正对着大海劳作。

词语涨潮。暮色中且看
雨提着大海受伤的耳朵。

我该怎样走进它?或者背离。
一句箴言封锁着这片领域。

——我以为今天是昨天。
——我错过了自己的葬礼。

船在海上冒险,不久又从这里消失。

我看见了火和帆影。我看见
那爬上灯塔的人又回到陆地。

从死亡的方向看:
的确没有新鲜的事物。

潮水来了。潮水退了。
除了我都是寂静的。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