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颜隼
加入时间:2016-05-05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颜隼(笔名),1970年生,男,汉族,安徽芜湖人。相信“诗歌乃是一项事业”。推崇纯诗,偏爱象征主义、超现实主义。诗歌应当保留抒情的传统。 有作品入选中国诗歌网“中国好诗”,《中国诗人年度诗歌选集2018》、《中国诗人年度诗歌选集2019》、《中国诗》、《诗中国杂志》、《中国先锋作家诗人》等。

被遮蔽的校园

一阵心跳的白昼,
那是来自不远处校园完好无恙的一部分。

导向山顶的每一条小路
我都走过了,我气喘吁吁,
每条路都终结了——
还有剩余时间
于是折回来,
看一看空洞的校园。

我在河边呆够了——
石桥的边界,石桥上的路,带球状冠盖的绿树,
香草、浮萍。

哦,所有的标记都可触可感——
这个地方,
连绵的山岭
充满松树脂的香味,
充满花朵和青草的味道——
芬芳的或者苦涩的,                     
抬眼即可望见边界相连的青翠的竹林。 

身边是否是风尖锐的嗖嗖声——
而我渴望着被包裹在光中,
避免一个声音
在当中嘤嘤啼来
一个面容?既郁闷,
也解放了,阳光这么赤裸,
几乎象出鞘的刀;
为什么不让夜莺
回到空荡荡的枝条上?
昔日全部的甜言蜜语只不过制造了 
一个荒凉的鸟巢——
必须找到它,它就在那里:
微小、洁白,
在某个角落,它自己
残缺,剥落,
已没有了自身的价值。

哦,这么迟了——
与树皮交谈吧。
一面是陡峭的山坡,
一面是白色墙壁的建筑,
椭圆形大操场——
光滑的庭院——
它们四周的树
绿色骨骼在跳舞,
山的背后——
是墓地,活着当然是好。

因为这种美,
这种无力的美,   
因为这儿的花朵
从未被采摘,
我感到生命被窒息,
我渴望风再猛烈些
吹散、折断这些枫杨树的枝叶,
压低它们卓越的头,
用陶罐里的声音嘲笑它们——
它们的枝条
蔓延,
无人为我剪下
漂浮的词语。
穿过堤坝
河边全是水线草,菖蒲——
回首眺望被松树枝覆盖的小山岗,
留下扭曲的树,被撕碎的浮云,被刺出血的梦,
任狂风去肆虐,
这里的战斗既温和又多么激烈。

哦,去遮蔽这个校园,
我喜欢,喜欢它被遗忘,
已寻找不到一种新的美
莫再深入,这就出来吧。
作品 全部
相册
  • 诗人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