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后天男孩
加入时间:2016-05-21
诗人简介

胡识,90后青年作者,江西中医药大学研究生院学生,已在《新青年》《青年文摘》《美文》《辽宁青年》《知识窗》《北京青年报》《羊城晚报》《2014年南昌诗歌精选》《2015年南昌诗歌精选》等国内众多媒体发表数十万字文学作品,已出版散文随笔集《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粉丝
关注

他们的爱都去了天堂(散文)

我本打算把爷爷的那款老式诺基亚带回城里,好陪伴我度过接下来的日子。可我无意中摁到了开机键,眼前出现了这些文字:“叔,你在天堂的日子过得好吗?我好想你。”
      
这是他在爷爷去世六个月后发来的一条短信。
      
他的母亲比爷爷要大两岁,碍于面子,他并没有管爷爷叫父亲,而是叫叔。当然,我并不认为在他心里,爷爷就不是他的父亲。

他二十七岁那年,爷爷本打算把小姨许配给他。可还没等到他俩牵手恋爱,小姨就害了肝炎,而不得不离开深圳返回老家治病。小姨回家没过多久,他却拒绝了这门亲事。虽然他嘴说爱情和疾病无关,可我们心里都知道现实就是那样,他很在意。
      
我本以为爷爷会在以后的日子里给他眼色看,这样也顺便替我报了仇。我不认为他长得好看,他高高的瘦瘦的,走起路来总大摇大摆,听说他不仅害有肝炎还带点抑郁症。而小姨美貌天仙,即使害有肝炎,可她说吃吃夏枯草,保持乐观的心态就一定会好起来。他根本没有资格挑剔。但爷爷分明就是个老可爱,也许是没有儿子的缘故(我爸是上门女婿)。爷爷经常帮他去山里寻药,用自行车载他去看病,还给他打钱,总冒着被我爸妈批斗的风险。
     
在我还有一个月出世前,我奶奶死了。爷爷痛心了三年后就遇到了他的母亲,从此他俩相依为命。当时,我的家人极其反对爷爷和他的母亲再婚。他的母亲属狗,他的父亲属牛,一生劳累,死得早。很巧的是,爷爷和他的父亲也同龄,算命先生说他的母亲命里克夫。虽然我一直都信奉马列主义,但农村的很多事连科学也解释不清。等出事后,像牛鬼蛇神一样的东西会毁坏人的心情,让人悔恨好一阵子。自从爷爷和他的母亲相依为命后,爷爷就变得异常小气。自己的衣服扛箱子蹭破了不但不会再买,拿给他的母亲缝补也说怕累坏人家。有好几次我想去爷爷打工的城市看看,可爷爷总结巴得厉害。爷爷说要等他的母亲先回老家了,我才可以去。爷爷怕惹他的母亲不高兴。
    
有次,他的母亲载我上街撞车了,爷爷竟然像闪电一样跑到她跟前问她碍不碍事,然后才慢悠悠地走过来问我。
    
如果我和她的孙子打架了,爷爷不但骂我,还把我手中的零食抢走给那个小子。爷爷笑呵呵的样子看起来总那么惹人厌。
     
后来,我长大了,对世间的感情有了些认识。爷爷恐怕是真的爱上她了,哪怕让爷爷牺牲自己或是我,我的爸妈。
     
他三十三岁那年,终于和邻村的姑娘结婚了,婚礼约花了十万块钱。可他是个病恹恹的男人,他的母亲和爷爷过日子除了打牌就是扭秧歌,他还有两个傻痴痴的弟弟,不但没成家还好吃懒做。他不可能在婚礼当天拿出那么多钱。后来,家人询问爷爷时,爷爷才肯承认给过他几万块钱。爷爷真是个傻老头,大人们都这么说。
     
我记得有天,爷爷叫我打电话给他的母亲,要她来医院看自己最后一眼。可他的母亲说忙着带小孙子,天气热,出不来,说以后再见爷爷。爷爷听后默不作声,心情几乎低落到了欲哭无泪的境地。 我问爷爷还爱不爱那个“绝情”的女人,爷爷摇摇头却又点点头,眼角里的泪珠一颗颗滑了下来。那是我在夕阳中见过的最灼心的泪珠,它明明在眷恋着一个人却因为要面对永别而犹豫不决。
    
爷爷和她正式分手应该是我们把他接回老家养病后。我们把所有能够搬回来的家具,统统搬了回来,一件也没留给他的母亲。他的母亲在我们心里压根就没有过好的印象。如果不是因为爷爷和他的母亲走在一起了,爷爷不会变得那么小气,生病了都一拖再拖,最后患上癌症才被我们送进医院。爷爷住院的那几个月,他的母亲没来过医院探望爷爷。
    
爷爷出殡的那天,他的母亲还是来了。她一靠近爷爷的灵位就哭得稀里哗啦,村里人都认为她是在作秀,故意掩饰自己昔日的无情。在村里人的谣传下,她早就臭名昭著,和爷爷相处了十八年,一点也不够关心爷爷。
    
他的母亲最后一次来我家是想要回他给爷爷骑的电动车。那天,妈妈还有小姨和他的母亲大吵了一架,村里人将她们仨围得水泄不通。在那场混乱的环境下,他的母亲突然说出了自己的委屈。她说爷爷每个月只给她三百块钱,她还得张罗柴米油盐,和爷爷过日子吃的是咸菜,穿的都是别人送她的衣服。她还说她很爱爷爷,但就是不敢见到爷爷。因为算命先生说她的命里克夫,不能去医院见男人。说着说着,她竟然嗷嗷大哭起来。吃中饭时,他的母亲干巴巴地蹲在我家门口,在盛夏的日头下显得特别苍老,像极了“小丑”。我竟替这个假奶奶感到有些难过。
   
后来,当我再往下翻弄手机里的短信时,原来他的母亲自从爷爷离世后每天也重复说这么一句话,“老公,我想你,你在天堂过得好吗?”。瞬间,我才懂得,有时候因为爱的深沉,爱的着魔,所以会爱的极端,爱的别无选择。

他们的爱都去了天堂(散文)

我本打算把爷爷的那款老式诺基亚带回城里,好陪伴我度过接下来的日子。可我无意中摁到了开机键,眼前出现了这些文字:“叔,你在天堂的日子过得好吗?我好想你。”
      
这是他在爷爷去世六个月后发来的一条短信。
      
他的母亲比爷爷要大两岁,碍于面子,他并没有管爷爷叫父亲,而是叫叔。当然,我并不认为在他心里,爷爷就不是他的父亲。

他二十七岁那年,爷爷本打算把小姨许配给他。可还没等到他俩牵手恋爱,小姨就害了肝炎,而不得不离开深圳返回老家治病。小姨回家没过多久,他却拒绝了这门亲事。虽然他嘴说爱情和疾病无关,可我们心里都知道现实就是那样,他很在意。
      
我本以为爷爷会在以后的日子里给他眼色看,这样也顺便替我报了仇。我不认为他长得好看,他高高的瘦瘦的,走起路来总大摇大摆,听说他不仅害有肝炎还带点抑郁症。而小姨美貌天仙,即使害有肝炎,可她说吃吃夏枯草,保持乐观的心态就一定会好起来。他根本没有资格挑剔。但爷爷分明就是个老可爱,也许是没有儿子的缘故(我爸是上门女婿)。爷爷经常帮他去山里寻药,用自行车载他去看病,还给他打钱,总冒着被我爸妈批斗的风险。
     
在我还有一个月出世前,我奶奶死了。爷爷痛心了三年后就遇到了他的母亲,从此他俩相依为命。当时,我的家人极其反对爷爷和他的母亲再婚。他的母亲属狗,他的父亲属牛,一生劳累,死得早。很巧的是,爷爷和他的父亲也同龄,算命先生说他的母亲命里克夫。虽然我一直都信奉马列主义,但农村的很多事连科学也解释不清。等出事后,像牛鬼蛇神一样的东西会毁坏人的心情,让人悔恨好一阵子。自从爷爷和他的母亲相依为命后,爷爷就变得异常小气。自己的衣服扛箱子蹭破了不但不会再买,拿给他的母亲缝补也说怕累坏人家。有好几次我想去爷爷打工的城市看看,可爷爷总结巴得厉害。爷爷说要等他的母亲先回老家了,我才可以去。爷爷怕惹他的母亲不高兴。
    
有次,他的母亲载我上街撞车了,爷爷竟然像闪电一样跑到她跟前问她碍不碍事,然后才慢悠悠地走过来问我。
    
如果我和她的孙子打架了,爷爷不但骂我,还把我手中的零食抢走给那个小子。爷爷笑呵呵的样子看起来总那么惹人厌。
     
后来,我长大了,对世间的感情有了些认识。爷爷恐怕是真的爱上她了,哪怕让爷爷牺牲自己或是我,我的爸妈。
     
他三十三岁那年,终于和邻村的姑娘结婚了,婚礼约花了十万块钱。可他是个病恹恹的男人,他的母亲和爷爷过日子除了打牌就是扭秧歌,他还有两个傻痴痴的弟弟,不但没成家还好吃懒做。他不可能在婚礼当天拿出那么多钱。后来,家人询问爷爷时,爷爷才肯承认给过他几万块钱。爷爷真是个傻老头,大人们都这么说。
     
我记得有天,爷爷叫我打电话给他的母亲,要她来医院看自己最后一眼。可他的母亲说忙着带小孙子,天气热,出不来,说以后再见爷爷。爷爷听后默不作声,心情几乎低落到了欲哭无泪的境地。 我问爷爷还爱不爱那个“绝情”的女人,爷爷摇摇头却又点点头,眼角里的泪珠一颗颗滑了下来。那是我在夕阳中见过的最灼心的泪珠,它明明在眷恋着一个人却因为要面对永别而犹豫不决。
    
爷爷和她正式分手应该是我们把他接回老家养病后。我们把所有能够搬回来的家具,统统搬了回来,一件也没留给他的母亲。他的母亲在我们心里压根就没有过好的印象。如果不是因为爷爷和他的母亲走在一起了,爷爷不会变得那么小气,生病了都一拖再拖,最后患上癌症才被我们送进医院。爷爷住院的那几个月,他的母亲没来过医院探望爷爷。
    
爷爷出殡的那天,他的母亲还是来了。她一靠近爷爷的灵位就哭得稀里哗啦,村里人都认为她是在作秀,故意掩饰自己昔日的无情。在村里人的谣传下,她早就臭名昭著,和爷爷相处了十八年,一点也不够关心爷爷。
    
他的母亲最后一次来我家是想要回他给爷爷骑的电动车。那天,妈妈还有小姨和他的母亲大吵了一架,村里人将她们仨围得水泄不通。在那场混乱的环境下,他的母亲突然说出了自己的委屈。她说爷爷每个月只给她三百块钱,她还得张罗柴米油盐,和爷爷过日子吃的是咸菜,穿的都是别人送她的衣服。她还说她很爱爷爷,但就是不敢见到爷爷。因为算命先生说她的命里克夫,不能去医院见男人。说着说着,她竟然嗷嗷大哭起来。吃中饭时,他的母亲干巴巴地蹲在我家门口,在盛夏的日头下显得特别苍老,像极了“小丑”。我竟替这个假奶奶感到有些难过。
   
后来,当我再往下翻弄手机里的短信时,原来他的母亲自从爷爷离世后每天也重复说这么一句话,“老公,我想你,你在天堂过得好吗?”。瞬间,我才懂得,有时候因为爱的深沉,爱的着魔,所以会爱的极端,爱的别无选择。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