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姓名:黄成松
加入时间:2016-06-19
诗人简介

贵州省作协会员。在《诗刊》、《星星》、《中国诗歌》、《山东文学》、《寻根》等刊发表文学(学术)作品。诗歌曾获“全国大学生樱花诗歌奖”等全国性文学奖项,入选《新时代诗歌优秀作品选》等选本。著有文艺理论专著《发生与阐释》。系六盘水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首届新时代诗歌高研班学员。第二十届全国散文诗笔会代表。

粉丝
关注

立春记(外二首)

 

门口杨柳吐出了新芽
红杏噙着待放的花苞
隐退许久的太阳
露出了明媚的笑脸
一岁多的儿子拉着我出门
数日阴雨,新冠病毒又在肆虐
我们闲居山中,闭门谢客
好几天没出门的儿子
看到久违的阳光,异常兴奋
在公路上追着自己的影子不停跑

山道边的洼地,是母亲的菜园
长满青口白、西蓝花、莴苣和萝卜
金色的油菜花在阳光下燃烧
它们交相辉映,书写着古老土地的哲学
儿子和他的哥姐们在菜垄间玩闹
开怀的笑声充盈山林、溪涧
逗得灰喜鹊和野画眉也在卖力歌唱
万物静好。众生安详。
人世本该是这模样。

桃源记

那是在去年春天,三月的暮晚
向晚的夕阳柔和
我们从开阳云山采茶归来
在开往修文的乡村公路上
一坡正开得艳丽的桃花
诱惑我们停下了车
这些花开得繁茂,红得深沉
仿佛给山坡披上了一条红绸子
山坡一下子空灵、性感起来

也是在春天,还是在三月的暮晚
我们又来到这个叫桃源八寨的地方
桃花比去年开得更为盛大了
已经会走路的儿子,在桃花林里奔跑
兴奋地喊着“花—花,美—美”
虽然疫情阻隔,还是有一些穿着汉服的女学生
也来花树下拍照、直播、录抖音
他们跟我们一样都曾来过这里
世界总有一些不经意的美
让我们念念不忘
支撑着我们度过一些艰难的年月

麦田记

这是爷爷的麦田
这是父亲的麦田
这是贫瘠的麦田
这是丰收的麦田
灌浆的麦子需要热量
小南风便送来了几日的好天气
沉甸甸的麦穗是爷爷的笑容
沉甸甸的麦穗是父亲的笑容
爷爷病逝的五月,麦子被冰雹打了一地
那是公元一九九七,二十多年过去了
父亲依然还在爷爷留下的麦地上耕耘

我这个背离乡土的游子啊
好几年几年没看到麦子了
要不是疫情减缓了生活的脚步
这个美好且令人怀旧的清明
可能都不会看到麦子熟悉却陌生的面容
我牵着一岁多的儿子走在麦地
他时不时的向那些饱满的麦穗打招呼
用小脸去蹭,不住地亲吻
临走还要向麦子们说再见
我没有去拦他,也不担心麦芒会刺疼他
他扑向麦子的表情那么热情,那么真诚
正好可以弥补,我对麦子的歉疚和遗憾

西望山听雨



这雨落在西望山下,落在潮水河边
打湿过僧侣单薄的僧袍,锈蚀过军士锋利的刀枪
驱赶过流浪汉的风尘,吹弹过囹圄者的胡琴
滋养庄稼也呵护野草,善待良人也包容恶棍
养龙虎,也养虫鱼;养牛马,也养豺狼
这雨落在息烽大地,落在高铁站,落在汽车站
高铁呼啸奔向远方,汽车带着一身泥归来
站前广场,有人短暂相逢,有人着急离去
有人落泪,有人欢笑,有人唱起离别的歌
这雨认真的下了整夜,不冷不热,不紧不慢
我在雨中来,也将往雨中去
我将遇见你,也将离开你
相同的事,在不同的年月演绎
不变的是这雨的模样,这雨的步伐
沉默如命运,却似乎窥见了
人间的所有秘密

雨夜

四月多雨
我常常在老虎沟
滴滴答答的雨声中
走过空无一人 昏黄的长街
有一个夏天 老虎沟频繁死人
灵堂就设在街道边
微弱的烛火 四处游走的迷雾
飘零的落叶 在彻底的黑夜
布置着一种 令人害怕的氛围

晚自习归来
灵堂空无一人 烛火蓝幽幽地闪烁
只听见 滴答滴答的水 有节奏地
撞击金属 发出沉闷的声响
像是死神 在天堂 敲人间的丧钟
我头皮发麻 心生寒意 赶紧飞跑
风吹起塑料口袋 呼啦啦地响 恍若
死者生前 打麻将赢钱 开怀大笑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