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牧之
加入时间:2015-06-3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作者简介 牧之(本名韦光榜)布依族、贵州贞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诗人协会副主席、黔西南州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有各类文学作品在《十月》《诗刊》《民族文学》《北京文学》《天津文学》《山东文学》《山花》《海外诗刊》《贵州作家》《香港散文诗》《人民日报》》等全国各地报刊发表。著有《山恋》《心灵的河流》《依然如故》《馨香依然》《魂系高原》《心灵的遥望》《纸上人间》《风在拐弯处》《纳祥郎岱》《牧之诗歌选》等文学专著。 曾获 “韶峰杯”、“李贺杯”、“美文天下”等全国散文、诗歌大赛一等奖,第十四届中国人口文化奖,贵州第二届专业文艺奖等。

与波阳书(组诗)

与波阳书(组诗)
牧之(布依族)

波阳十九湾


在波阳,我看见时光的流逝
与天空飞来的鸟群一起
在十九湾的弯道
在黄昏深处,与烂漫的黄花
送走岁月的坎坷,以及
祖先们默默承受的
那些不舍与忧伤
那些徘徊与彷徨
那些挣扎与无奈

独坐山巅
祖先的灵魂扎根泥土
我在波阳的第十九湾
看到母亲的一头白发
就像尘世的一场雪
在桑榆的暮景中
反复向涌动的夕阳告别
在我的心中
十九湾的第一弯是故
十九湾的最后一弯是乡

而此刻,乡愁布满
波阳的十九湾
游子们思乡的云朵
依旧停在惊心的悬崖
和我们童年的乡音一起
看故乡的花朵
拽着又绿江南岸的春风
在波阳,含苞、盛放


在波秧河邂逅童年


波秧河悠远的浪声
依然在风里摇曳
那秋色的厚重
那童年的流连往返
仍旧在河岸边那块
被风雨与浪头磨平的石板上
叫醒时光,目送一朵朵浮云

阳光下,我记忆的碎片里
那若即若离的村庄与稻田
像黄昏漫天的晚霞扑向我
和松散的岁月时光
晾晒我在春天说不出的忧伤
直到和相遇的一只小鸟
在波秧河边与童年邂逅

此时,风吹故乡
春光,在波秧河伫立
那些被童年送走的日子
和祖先们委屈的泪水一起
在通向春天的路上
和我邂逅的童年一起
看波秧河泛起的粼粼波光
甩掉岁月的沉闷、阴郁
在高原,畅快、明亮、幽远……


在波阳的山间行走


在波阳的山间小路
在夕阳下,隐于草木之中
田园的剪影,有融入骨髓的温暖
我们正在山间的路边
看一群搬家的蚂蚁,它们
穿越密林,义无反顾

炊烟,在我们的背后淡淡消失
内心的图腾,在波阳的山崖
闪现故乡的风雨,缓慢的落日
有风的沧桑,在我们心的一隅
回忆一些温暖的往事
季节翻新,草木纷繁

鸟鸣接替了蝉鸣,故乡远了
我们停下的脚步,在山间
卸下肉身的繁重,尘世的喧嚣
穿透我们心的河流,幻化成
灰烬和火光,而波阳那块
被我们祖先掀开的山间石头
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
提醒我们,别忘来路


与风在波阳陶醉


在波阳的山巅,我们盘腿听风
时光的苍茫,与身披雨雾的晨曦
在竹影的晃动中,隐逸我们的眺望
山峰有影,坡秧河,水静,流深

与风在波阳陶醉,闪现的星光
辟出时光的隧道,云与雾
把流水远送,一堆篝火
正背对幽暗的红尘
看山鹰向天空展翅飞翔

我们在古道边,看见
漂泊的游子,和月亮的泪水
憧憬故乡和亲近草木
而隐藏的花蕾和叶芽
和波秧的一弯河水
在为我们的来到
独守着娘弓着的背影





在海龙屯(组诗)


·海龙屯畅想·

三十六步天梯 
步步惊心
九道关雄奇险
关关动魄

我来了 道藏于野
遍地喧嚣的疆域
躲在历史的反面抒写状子
任荣辱远走他乡
任虚无遁入空门

而此时 
400多年前的杨应龙
沿着岁月
把剩下的泪血洒尽
四面八方的痛
撞击着播州的山川
比如战马的嘶叫
比如战鼓的雷鸣
搅得我们至今
仍心神不定

海龙屯的时光
沧桑斑驳
几度朝霞
几度夕阳
不再与尘世纷争了
什么晴耕雨读
什么修篱种菊
看看丢弃在山野的马蹄印
就足够踩碎我们的一生

在海龙屯 蹲下来
我们不比一棵草高出多少
功与名浮在尘世
与我们渐行渐远

喧嚣后的海龙屯
忽隐忽现
我们还是收敛浮躁的篱笆
等待
播州远去的亲人们归来
如同
海龙屯缓慢的
暮鼓晨钟


·伫立绣花楼遗址·


此时 晚霞隐退
山川草木下嫁黎明
与杨二小姐有关的
战争 爱情 传说 痛苦 泪水……
挤满了哀思和倾慕

我只想安静的为她写一首诗
而战争与爱情
却各有各的算计

在绣花楼
杨二小姐被卷走的
情歌 爱恋 痛楚
习惯了绕行
旧了的时光
然后 
掩卷 挑灯 拂尘
着一袭霓裳
反弹琵琶
怀念一次次逝去的隐痛

再美的时光也不会回来
我想凌越岁月
而得道的高僧笑曰
鸟儿只要飞翔
佛主需要香火

风月依旧
而杨二小姐需要的
是不是 不染尘埃的月色
为自己 也为芸芸众生
疗伤 普渡
直到人间的悲苦
明亮 辽阔


·海潮寺·

不说尘世兴衰
海潮寺超度的亡魂
让我们用今世的孤独
挑破岁月的星光
看时间是否在播州倒流

沧桑的残墙断垣
斑驳的苔藓乱瓦
供我们还原记忆
阡陌纵横不深不浅
不再闪过硝烟与战火
但红尘已经消瘦
我们听见逝去的炮声
在祭奠播州一次次的阵痛

岁月频频泛洪
痛感在传递撕裂的血腥
而我们已如落英缤纷
将报春的雨帘挑起
与海龙屯的杜鹃
一起开放


·与杜鹃花邂逅·


一个女子在绣花楼
望穿秋水
绣在袖口两边的春风
被退去的绿意席卷

把酒问天
别致的风景
与杜鹃花一起
读海龙屯远去的背影
然后把故乡
与梦想埋藏

在海龙屯
与杜鹃花邂逅
锁在绣花楼的心
抽空了春天的色彩
不再扯不须归的斜风细雨
于是 河流拥抱夕阳
一面是深深的怀念
一面是淡淡的遗忘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