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赵目珍
加入时间:2016-06-3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赵目珍,1981年生,山东郓城人。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获文学博士学位。曾任北京大学中文系访问学者。诗人,批评家。著有诗集《外物》《假寐者》,散文诗集《无限颂》。曾获第五届“海子诗歌奖”、2018“年度十佳诗集”、“第一朗读者”2016年度最佳诗人奖、深圳“睦邻文学奖”、第九届“深圳青年文学奖”,入围2015年“华文青年诗人奖”、第二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等奖项;。现居深圳。

暮晚中


身处一座城池的中央,有时候我倍感空虚。因为带着烟火味的物质性的东西太多,它让人倍感茫然。
其实,她的上空才是最美而且宁静的。
空荡和蓝是她存在的常态,渊深是另一种灿烂,而自由和宽广则更无须多言。

在暮晚,我时常要穿越一些建筑的森林。然而,我并不在意这黄昏中的枷锁。
相反,我觊觎天上那些倦飞知还的云雀,以及那被云水所幻化出的驽马与骐骥。
它们御风而行,或者随风而逝。
尽管孤寂短暂,然而却摒弃了麻木,抑或脱离了领地的禁锢。

我常常因为这些可以引起深思的事物,而感激一天中的这个时刻。
它的确值得我们感激。
因为此时的你虽然孤独,然而却可以想象与所有的人或者事物在一起。
即使黑暗来临,也无法毁灭晦暗之中所潜伏的那些隐秘而精致的灵魂之狸。

如果进一步品尝这太阳与月光和星辰交织的时辰,我们也许还可以领会这急促的时空中所埋藏的预言。
一些事物沉浸于大地,而另外一些则矗立于山巅。
我们应该关注那些以天空为镜、以泥土栖身的遁世者。
他们的力量如此强大,以至于整个世俗都无法与之对抗,甚至让你无法为之扼腕叹息。

在某些不可多得的场景,我也会想象自己的亲人。
她们温和而谦卑,与此时万物所蓄养的那种精神相映成趣。
当然,疾病和痛苦都纯属子虚乌有,担忧和恐惧也都是煞有介事。
耄耋的老年,返璞归真。冰雪的婴孩,生机盎然。

如果有一处临水而居的房子,抑或是有一座可以隐身的庄园,那我也许真的要欣喜若狂了!以至于冒冒失失的叙事或者抒情就要出离肺腑。
不过,我喜欢那些层层叠叠并且行将倾巢而出的感动,尽管它们最终也要消失在这苍茫的暮色中。

然而,现实终须抵达。
我们可以通过暮色来消解白昼中的蠢笨和愚鲁,而救赎却需要从无止境的灰烬中来汲取为数不多的火星,并且让它们完成使命,光耀门楣。

暮晚虽好,却终须告别。这是一个无法逃脱的结局。
米沃什说,我是一个倾向于崇拜的人,确信一个人可以辨别出伟大,而且应该保守秘密。
尤其是在暮晚中,我一直试图接近这种不朽的格局。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