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韩廌
加入时间:2016-07-18
诗人简介

1964年生人。2004年下岗。目前在找工作。

粉丝
关注

以前不知道我会这样


跋涉在艰难的人生旅途,
享受过悲哀的狂风肆意地抚摸。
虽然耳边还轰鸣着那古老旋风的呼啸,
迎风泪却不再流淌。
我从此忘了泪水是从什么地方流出来。
这才知道浑身的热气已被不情愿地替换,
再摸一摸,是一张冰冷的脸。
凝固在嘴角的,
那深透寒意的冷嘲。
心、似乎还在跳动,
绝望地要泵出炽热的血浆;
但融融暖风仍旧只属于别人,
于是,瞳仁里只射出寒光。
那么多的面孔都畏葸不前,
我就学会了欣赏他们的痛苦――
喝几口自己也参加了酿造的苦酒,
喷着酒气去上床睡觉。
梦中要不停地挤出酒嗝,
却总是空不出一块清醒的位置。
上帝因此不再来眷顾,
我客气地请传信的天使回去。

以前不知道我会这样


跋涉在艰难的人生旅途,
享受过悲哀的狂风肆意地抚摸。
虽然耳边还轰鸣着那古老旋风的呼啸,
迎风泪却不再流淌。
我从此忘了泪水是从什么地方流出来。
这才知道浑身的热气已被不情愿地替换,
再摸一摸,是一张冰冷的脸。
凝固在嘴角的,
那深透寒意的冷嘲。
心、似乎还在跳动,
绝望地要泵出炽热的血浆;
但融融暖风仍旧只属于别人,
于是,瞳仁里只射出寒光。
那么多的面孔都畏葸不前,
我就学会了欣赏他们的痛苦――
喝几口自己也参加了酿造的苦酒,
喷着酒气去上床睡觉。
梦中要不停地挤出酒嗝,
却总是空不出一块清醒的位置。
上帝因此不再来眷顾,
我客气地请传信的天使回去。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