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姓名:安蓝
加入时间:2016-08-24
诗人简介

魁俊梅,女,笔名安蓝。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多类网络媒体和纸媒报刊杂志。

粉丝
关注

段落




漂亮的开头
被一段又一段来路不明的风
吹着。向阳的一面
吹成了散文诗,背阴的一面
吹成了小说。纵横交错的沟壑啊
这文字的悬崖和峡谷,有
惊心动魄的美。内部的深陷和妥协
仿佛诗歌里的玄机
蜿蜒盘旋的柔肠小路,连接着
一条河流的起点和终点
奔腾到哪里都会回到这里
磨盘和架子车都靠墙放着
窖里装满了星空和月光
打麦场上如今只有傲娇的甲壳虫
没完没了的风,恹恹地吹着
每一个主题模糊的段落,都是
村庄里稀薄的炊烟

母亲节,给我的妈妈写首诗

 母亲节,给我的妈妈写首诗


1,花儿嘹亮

哦!妈妈,曾经我恨你
几乎用尽了青春,与你对抗
你美貌的光环,是一朵巨大的乌云
笼罩在我的头顶。你致命的轻狂
和多情也成为我的劫难
你和父亲的战争,像一支毒箭
射穿了我整个童年和青春期
曾无数次,我试图将你哼唱过的花儿
驱赶出记忆……可是现在
它们不时回旋在我的脑海
勾连出你深夜踩踏缝纫机的旋律
你挥舞着大铁锨装煤的英姿
你爬上火车,扔下一个暖冬的笑脸
你背起百斤重的水泥,咬紧的牙关
哦,妈妈!我曾那样恨过你
几乎用尽了整个青春
可是为什么现在想起来的全都是你
月亮一样的面容,星星一样的目光
还有那,花儿嘹亮


2,有些爱,看着像恨

喜欢你时,就想你的好
不喜欢你时,就想你的不好
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儿了
现在,海浪终于平息
大风从遥远的北方刮来乌云
我知道,很快就会刮过去
你曾喜欢过的花儿王子也老了
你曾唱过的花儿却依然年轻
你曾罚跪过的搓板早都不疼了
你曾偷偷给我的那颗糖
却越来越甜。哦,妈妈!
当我终于拗不过基因
把自己活成你的样子,才明白了
有些爱,往往是以恨的面目存在着


3,纠结的爱

曾经让我耿耿于怀的
不仅是你像一朵牡丹,却将我
生成了一棵冰草

也不仅是,你得意洋洋品尝着
被艳羡的目光喂养出的蜜糖
却从不知女儿深陷于自卑的泥沼

还因为你将涅槃的火焰
种植在了我的体内,却只给我
一只麻雀,而不是凤凰

很多次,正在做一件事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动作那么像你
这让我厌恶又无奈

很多次,我都想把你
驱逐出我的生命和记忆
可是,怎么也爬不出你狭窄的子宫

母亲,现在你终于老了
而我,也正在老去,这让我们
都变得平静而又安宁


4,和解

所有的爱里面
母女之爱,最复杂
当我终于知道了这点
母亲,我已经用我的青春
恨过了你,现在
又用我的中年
一点一点把你爱回来
窗外的风,仿佛丢了孩子的母亲
呜呜咽咽哭个不停,母亲
你是否也在用自己的老年
把曾经丢过的我
一点一点找回来


5,楼顶上的母亲
风沙中,施工的楼顶上
粉红头巾的女人,操着铁锨
混在一帮身穿蓝工装的男人中
她那么瘦弱却突兀
也是一位含辛茹苦的母亲吧
或许,低矮的平房内
也有一两个等待她归来的雏鹰吧
都说“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我的母亲也曾经这样啊
大太阳底下,挥动着铁锨
黑糊糊的煤,遮蔽了她秀美的脸庞
却怎么也遮不住那双
冒着太阳花的大眼睛,遮不住
她时常迸出嗓子眼的“白牡丹令”


6,母亲窖

母亲爬上爬下从窖里
掏洋芋的样子我没见过
但是把过雨放进窖里
用铁桶打出来,撇掉上面的
柴棍、羊粪蛋、臭虫、麸皮
灌进嘴里的日子我过过
在祖国某些偏僻的山沟里
很多孩子,很多很多母亲
连一口这样的黄泥汤都喝不上
也因此,我珍惜长大后每一个
有水喝有饭吃有衣穿的日子
如果,还能在操蛋的生活外
写一写分行的文字,画一画幻想中的远方
那这样的生活,简直就是天堂

2022.05.08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