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荆枫
加入时间:2016-11-30
诗人简介

武长春,笔名荆枫,蒙古族,辽宁蒙古贞人,生于20世纪60年代初。2000年开始发表作品。在《航空画报》《诗刊》(学员增刊)《辽西风》《中岳诗刊》《五月花》《新蕾》《阜新文艺》《阜新日报》《蒙古贞日报》等刊物发表诗歌、散文诗多篇。曾荣获蒙古贞文学艺术首届一等奖,2012年度2013年度阜新市“诗意阜新”最佳诗人奖、最佳诗作奖。现为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 阜蒙县诗词学会副会长。 阜蒙县朗诵艺术协会会长。 诗观:诗是心灵的语言。是理性的深沉而含蓄的暗示。它的灵性和震撼来自真情感悟或者社会生活体验的绝处逢生。   结集出版个人现代诗集《荆枫》一部;出版散文诗《思恋原野》《经年的诱惑》等两部。

粉丝
关注

这样的时刻(外二首)

 这样的时刻(外二首) 

  (春分,我反省那时的风,那时的缓缓的暖……)

  那么俊美的冰雕
  一次次剥离,在和善而隐含自由的春风
 
  那些一次次消瘦而落的泪
  死在旷野的孤独,和隐隐的痛
  不要万物复苏,那不是我的
  我只要融化在一条小溪
  只要你宛如单纯的鱼儿,无视万千世界
  只看我浅浅的清白,或者
  寂寞的诗
  这样的时刻
  我要在美的尸体上,重生固有的美
  我紧紧地捆住一颗心
  孑孓着或者割舍着一些风以外的风
  那么艰难的
 
  想往一片干净的林子
  拾取谁折断的长箫,像丢失了久远的样子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舔舐笛空
  轻轻地触摸,曾经
  热爱的余温

 
   《 如果,我死了》
  如果,我死了
  你会诵读长眠的理由吗
  如果,那一刻
  我滴落最后一颗泪,在我无知的红尘
  你会轻轻擦拭,或者收藏吗
 
  遗落的半章诗
  就流放在这样的春天吧
  因为,他喜欢苍凉
  喜欢最干净风
  无所谓暖或者寒冷
 
  然后,慢慢等待
  等待,旷野长出一束蒲公英
  在他喜欢的秋风中
  飘散远方
 
  然后,会傻傻的说
  我的爱那么好,那么
  醉人,那么像一条春天的小河
 
  再然后呢,人们问他
  他望着萧瑟的旷野不说话
  让风,风化他
  脸上怜悯的痕迹……

 
    《突然这样想念海子》
 
  怎么突然这样想念海子
  在这样的时候
  奔跑,然后紧紧地拥抱他
  在苍茫的海边
 
  然后,从明天起
  做一个幸福的人。做饭,涮碗
  在旷野上大步行走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告诉每一个亲人和朋友
  说出我的幸福,说出
  心里哭过的幸福
  把每一条走过的小径
  都清扫的干干净净,也给起一个
  最好听的名字
  把诗稿分发给那些触摸过的地方
  然后,大声的,再大声的欢笑
  但是,我没用海子的心智
  我要在海边等待,有谁
  把我唤回那个小屋
  在涨潮之前,在泪水风干之前
  然后,告诉我
  不要怕,春天来了
  我们一起看,春暖花开……

这样的时刻(外二首)

 这样的时刻(外二首) 

  (春分,我反省那时的风,那时的缓缓的暖……)

  那么俊美的冰雕
  一次次剥离,在和善而隐含自由的春风
 
  那些一次次消瘦而落的泪
  死在旷野的孤独,和隐隐的痛
  不要万物复苏,那不是我的
  我只要融化在一条小溪
  只要你宛如单纯的鱼儿,无视万千世界
  只看我浅浅的清白,或者
  寂寞的诗
  这样的时刻
  我要在美的尸体上,重生固有的美
  我紧紧地捆住一颗心
  孑孓着或者割舍着一些风以外的风
  那么艰难的
 
  想往一片干净的林子
  拾取谁折断的长箫,像丢失了久远的样子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舔舐笛空
  轻轻地触摸,曾经
  热爱的余温

 
   《 如果,我死了》
  如果,我死了
  你会诵读长眠的理由吗
  如果,那一刻
  我滴落最后一颗泪,在我无知的红尘
  你会轻轻擦拭,或者收藏吗
 
  遗落的半章诗
  就流放在这样的春天吧
  因为,他喜欢苍凉
  喜欢最干净风
  无所谓暖或者寒冷
 
  然后,慢慢等待
  等待,旷野长出一束蒲公英
  在他喜欢的秋风中
  飘散远方
 
  然后,会傻傻的说
  我的爱那么好,那么
  醉人,那么像一条春天的小河
 
  再然后呢,人们问他
  他望着萧瑟的旷野不说话
  让风,风化他
  脸上怜悯的痕迹……

 
    《突然这样想念海子》
 
  怎么突然这样想念海子
  在这样的时候
  奔跑,然后紧紧地拥抱他
  在苍茫的海边
 
  然后,从明天起
  做一个幸福的人。做饭,涮碗
  在旷野上大步行走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告诉每一个亲人和朋友
  说出我的幸福,说出
  心里哭过的幸福
  把每一条走过的小径
  都清扫的干干净净,也给起一个
  最好听的名字
  把诗稿分发给那些触摸过的地方
  然后,大声的,再大声的欢笑
  但是,我没用海子的心智
  我要在海边等待,有谁
  把我唤回那个小屋
  在涨潮之前,在泪水风干之前
  然后,告诉我
  不要怕,春天来了
  我们一起看,春暖花开……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