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姓名:吕三郎
加入时间:2017-01-23
诗人简介

出生在鲁南乡下,自幼喜好文学,从八十年代疯狂热爱诗歌,三十年笔耕不缀,如一棵孤芳自赏的树,不论岁月的喧嚣或沉寂,直立在这里。一任惊艳的花开或者飘零的叶落,孤独且自在!

粉丝
关注

匆匆那年




阴雨绵绵小城
榴花啪啪地弹落
如硬邦邦的泪滴
泣声里含笑

短发长了
一晃眼光景
伊人婷婷袅袅
十年一觉的兰陵梦
辜负了
打满补丁的黄书包

哐哐哐的绿皮车
来来回回
拉扯着
不想逃离的脚
一声声长嘶
几番挣扎里的奔跑

陈庄东段沙河
断崖一般的流水
恰似颓废的青春岁月
吼着莫名
声嘶力竭的歌谣

少年忧郁眸子
鲜有明媚暧潮
你翩翩的长发及腰
一只暗黄玉簪
别起的那缕春光
至今不曾风淡云消
这个流泪
可以让石头发芽的季节
蔓延了多少
少年的孤独或者自豪

曲线玲珑的海魂衫下
轻移清纯猫步
怯怯的心底
慢三快四地摇

游荡
拥挤的南北马道
数着拐角楼熙攘人潮
当街酒肆
有六弦琴流淌着
南屏晚钟曲调

紧握纤纤的素手
阴晴不定的浮云下
轻轻的祈祷
婀娜背影
如满天飞絮
漫无目的飘摇

如远离了江湖的鱼
潜入深不见底的河道
金黄的树林落叶纷飞
洁白衬衣口袋
别一杆钢笔
间或吐几口烟圈
未渡千丈迷津
却滋生了
几分痞气的孤傲

慢慢渡劫的冬日
青山不曾会老
拣尽寒枝
拢一炉柴火
卧冰苦熬
无处栖息的歧路荒郊
不曾低下的头颅
是自己前方的路标
唾弃或者掌声
仅仅一步之遥

你走后
兰陵的日头慢了不少
当衡阳雁去
夏花凋谢这一遭
十指相扣
绸缎的肌肤
温情凉了

初相见
在更迭的人潮
那一盏众山之中
寂寞的星辰
在荆棘的路上
熄灭于拂晓

盛夏的狂欢之后
几分迷惘弥漫着
长乐路的尽头
捱不过
青黄不接的灾年
不知道徒步
去哪一方乞讨

西风烈
低迷的骊歌里
别了七月的小城
别了    我下铺的至交
从此漫漫天涯路遥
望穿泪眼
一派苦旅野草

普渡众生的星光
总有一天
照得到
潜伏在陋巷里的旧巢

匆匆那年的记忆
锁进抽屉
曾经的眼泪或者欢笑
异常安静
像没有风吹过的树梢
唯有梧桐树上的知了
每逢流火的七月
不眠不休
歇斯底里的鼓噪

匆匆那年




阴雨绵绵小城
榴花啪啪地弹落
如硬邦邦的泪滴
泣声里含笑

短发长了
一晃眼光景
伊人婷婷袅袅
十年一觉的兰陵梦
辜负了
打满补丁的黄书包

哐哐哐的绿皮车
来来回回
拉扯着
不想逃离的脚
一声声长嘶
几番挣扎里的奔跑

陈庄东段沙河
断崖一般的流水
恰似颓废的青春岁月
吼着莫名
声嘶力竭的歌谣

少年忧郁眸子
鲜有明媚暧潮
你翩翩的长发及腰
一只暗黄玉簪
别起的那缕春光
至今不曾风淡云消
这个流泪
可以让石头发芽的季节
蔓延了多少
少年的孤独或者自豪

曲线玲珑的海魂衫下
轻移清纯猫步
怯怯的心底
慢三快四地摇

游荡
拥挤的南北马道
数着拐角楼熙攘人潮
当街酒肆
有六弦琴流淌着
南屏晚钟曲调

紧握纤纤的素手
阴晴不定的浮云下
轻轻的祈祷
婀娜背影
如满天飞絮
漫无目的飘摇

如远离了江湖的鱼
潜入深不见底的河道
金黄的树林落叶纷飞
洁白衬衣口袋
别一杆钢笔
间或吐几口烟圈
未渡千丈迷津
却滋生了
几分痞气的孤傲

慢慢渡劫的冬日
青山不曾会老
拣尽寒枝
拢一炉柴火
卧冰苦熬
无处栖息的歧路荒郊
不曾低下的头颅
是自己前方的路标
唾弃或者掌声
仅仅一步之遥

你走后
兰陵的日头慢了不少
当衡阳雁去
夏花凋谢这一遭
十指相扣
绸缎的肌肤
温情凉了

初相见
在更迭的人潮
那一盏众山之中
寂寞的星辰
在荆棘的路上
熄灭于拂晓

盛夏的狂欢之后
几分迷惘弥漫着
长乐路的尽头
捱不过
青黄不接的灾年
不知道徒步
去哪一方乞讨

西风烈
低迷的骊歌里
别了七月的小城
别了    我下铺的至交
从此漫漫天涯路遥
望穿泪眼
一派苦旅野草

普渡众生的星光
总有一天
照得到
潜伏在陋巷里的旧巢

匆匆那年的记忆
锁进抽屉
曾经的眼泪或者欢笑
异常安静
像没有风吹过的树梢
唯有梧桐树上的知了
每逢流火的七月
不眠不休
歇斯底里的鼓噪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