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徐汉洲
加入时间:2017-03-26
诗人简介

徐汉洲,男,湖北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2014年开始写诗,在《诗刊》《诗选刊》《绿风》《长江文艺》《安徽文学》《黄河》《延河》《湘江文艺》《芳草》《鸭绿江》《芒种》《大河诗歌》《中华文学》等国家级、省市级文学刊物发表诗歌作品200余首。部分作品入选《中国年度诗歌排行榜》等多种权威诗歌年度选本。2017年被中国诗歌网评为“实力诗人”。

粉丝
关注

喊鱼

冬天的大冶湖会结冰
是那种很薄的脆冰
走在上面咯吱咯吱
胶鞋会划出很多黑小口
光脚走在上面咯吱咯吱
脚上会划出很多红小口
湖水冒着热气
船到湖心像进入仙境
除了自己掉在水中的倒影
却看不到神仙
湖中水草茂盛鱼虾肥美
捕捞根本不要工具
大喊几声
鱼儿自己会飞进舱
瘦弱的母亲
经常裹着严寒光脚下湖
她的鼻尖冻得通红
在氤氲的湖面
双手做喇叭
把青鲩鱼桂花鱼大头鱼
喊到船上


2022.1.11

永不消逝的号角(组诗)

永不消逝的号角(组诗) 

无论

那时候
有一句话无上崇高
是雷电
不容置疑
无论你身在何处
无论白天黑夜
上级告诉你
这是组织的决定
无论艰辛
无论生死
你都必须执行
那时候
组织的决定
都是即将面对
恐惧,危险,牢狱
竹签,枷锁,死亡
基本上是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只要是组织上决定
赴汤蹈火
义无反顾


血书

没有毛呢制服
没有飞机大炮
没有美制装备
没有高鼻子顾问
没有袁大头和
官升三级许诺
一个又一个
死亡之旅
没有人畏惧
他们听说有新的任务
饥饿没了
寒冷没了
他们的斗志醒了
精神亮了
比如飞夺一座
只有几根绳索的桥梁
比如攻克一座
张着血盆大口的高地
为了打头阵
他们写血书
以这种古老的方式
表达人生的
最高信仰


好男要当兵

不需要抓壮丁
部队走到哪里
哪里就有
父送子当兵
妻送夫当兵
他们是铁锁,狗蛋
他们是大牛,富贵
他们光着脚丫子
拿起了武器
站到了
革命队伍的行列
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是
硝烟弥漫
但他们必然
出生入死
好男要当兵
当兵要当好兵
当兵要当能长铁骨的



不知道

这里的不知道
不是真不知道
而是知道
就是不说
打死也不说
就是不告诉你
皮鞭蘸油抽打
脊背被撕成肉条
肚子被凉水灌
胀成皮球
正负极夹紧乳头
万箭穿心
还是“不知道”
“不知道”!
侩子手不懂
也是父母所生养的啊
为何他们的骨头
像铁打的
钢铸的
无惧利刃
无惧电流
无惧命陨


革命一定会成功

我们观看影片时
难以置信
血流满面的人
就义前
都用这句话
跟战友告别
他们身上的肉窟窿里
正在冒烟
他们的眼睛里
正在冒火
他们的喉管
滑动着复仇的炮弹
革命一定会成功
这不是诳语
这是血肉打下的基础
那时候
多少人背乡离井
多少人抛妻弃子
他们结伴而行
迎向呼啸的枪林弹雨
走向不归的路
支撑他们的
就是
革命一定会成功


2021.10.6(修改)


作品 全部
相册
  • 诗人
  • 诗人
  • 诗人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