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姓名:龚良文
加入时间:2017-06-25
诗人简介

龚良文,湖南省安化县人。从军从政,爱好诗歌。

粉丝
关注

大暑书


早已习惯了遗忘,诸多不合时宜的寒冷
都已成为遥远的回味。还有什么眷恋
遗落在田间地头,许多不知疲惫的燕子
上下翻飞,用世人无法破译的俚语
殷勤打捞山色,排遣内心不可收藏的思绪

热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是谁的传递
那样密不透风,让人在窒息中汗流浃背
狗不再四处游走,伏地喘息的姿势
总与吐出的舌头无关。无法表达什么
就这样闭目养神,历数岁月无声

不知道什么时候,星辰已经恋上夜幕
那些顾盼含情的媚眼开始心花怒放
在遥望的明眸中泛起稚嫩的童音
蒲扇停止不住翩跹的舞步,每一次摇摆
都源于阴暗的角落那一声虚弱的呻吟

时空终于治愈了冷热不匀的顽疾
又有一种水土不服正爬上眉头
谁在说,再多的淫雨霏霏都难以调和
那些水涝背后,太多龟裂的滩涂
都无法掩饰大地对一场秋雨的等候

                   2022年7月23日

冬雪覆盖了过往(组诗)


1
鸟鸣稀疏,唤不醒沉睡的枯枝
阴暗的天空掩饰不住冬雪的洁净
只留下雪花飘落时悠长的划痕
渴望一堆篝火可以驱逐寒冷
温暖一路走来孤独寂寞的旅途

好想守住雪花飘落的声音
让守候的心灵聆听虚幻的空明
其实,有一次相遇就够了
何必依然沉醉在记忆的断层
让疲惫的心灵承受灵魂的叩问

就那样无奈,折服于风的淫威
内心的温度不需要过分张扬
可以去设想,吹面不寒的杨柳风
怎样吹落,一地落红的场景
涟漪一样聚散,打搅池塘的寂静

无需去断想,那些注满风雨的日子
凝成霜时,没有人可以遗忘
曾经迷惑的过往,都已经回归
云烟的坟场,或许才是今生
自始至终都难以回避的最终归宿


2
伫立雪原,方才懂得自己渺小
尽管太多的白色,始终无法吞噬
孤独的身影,以及不灭的心事
唯有风雪的倾泻情不自禁
以人间最低调的方式,无声飘落

此刻,我看到了自然的美丽
也感知了世界无与伦比的单纯
那些关于人性的冗长定论
置身于风雪覆盖的原野,都只是
能够被风声轻易破解的命题

去回味人生,倒不如去风雪中
悉数流连忘返的脚印,如何敲醒
大地沉睡的梦乡。如果有一杯苦酒
我会放弃,屋檐之下零星的雨声
用滴水穿石的执著探询岁月的永恒

风裹挟着雪花滑过孤寂的视野
没有人可以解脱雪花的困境
这个世界,如果有比心还高的海拔
还有比雪花更美的花朵,我绝对不会
试图穿越雪山,寻找梦中的雪莲


3
流水老道,总是缺乏应有的包容
那些瑞雪一旦不幸涉足江湖
便会杳无音讯,仿佛七彩人间
从此断绝了春天的消息。唯有记忆
在花开的地方,仍然唱着不老的歌谣

或许是一种怀念。细碎的鸟鸣
虚弱着昔日的风情,幻想迟钝的喙
依然可以洞开瑞雪铺陈的帷幕
让那些被人惦记的往事复活
在天地之间,弥漫成迷人的风景

水岸不会呐喊,惯用过于的老成
连接相思。数不清的水鸟翔集
总把太多的呼唤洒成暮雨
让我在白雾缭绕的水面极力搜寻
便于归集那些遗失经年的爱情

我知道,许多雪花开出的晶莹
温不透黑夜中绽放的渔火
唯有渔歌互答,搅起澎湃心潮
足以借用夜风不歇的喉咙
展示另一种人心无法嫁接的感悟


4
谁都清楚,在这个寒冷的冬日
夜鸦的虚情唤不回大雁回归
不如把对春天的渴望冰镇在心底
用毕生的等待,去感动季节
摇响岁月古道结满风霜的驼铃

或许坐等花开才是最好的禅悟
用一炉炭火苏醒发僵的思维
让无数似是而非的名字
伴随着心底一遍又一遍的梳洗
把死亡复活,又让苏醒失去呼吸

不想回味驿站中的风花雪月
一场雪的飘零足以让人迷失归途
回首雪地里那些斑驳的脚印
再迟钝的思维都可以领会
深刻的是教训,浅显的才是快乐

冬天如期而至,只有这一场雪
就像不期而至的不速之客
如果降临只是应和一种因果
那么心灵的皈依该是最好的结局
尽管前途,冬雪覆盖了过往

              2021年12月28日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