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广东冷梅
加入时间:2018-06-20
诗人简介

知名诗人、作家、诗评家,已在《人民日报》《南方日报》《羊城晚报》《诗刊》《作品》《诗歌报月刊》《诗选刊》《散文诗》《中国散文诗》《散文诗世界》《中西诗歌》等发表诗文100多万字,作品入选《广东青年诗选》《2002诗歌选》《散文诗百年阅读经典》《粤港澳散文诗精选》等数十种选本,作品多次被《百度学术》《中国知网》收录,获首届黄亚洲行吟诗歌奖等数十次全国诗歌奖项;著有文学评论集《请原谅我的浅陋》、诗集《远方,不再遥远》、散文诗合集《汕尾九歌》,是广东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常务理事、中外散文诗学会理事、汕尾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曾参加《诗刊》“南粤诗会”、《诗歌月刊》首届“中国青年诗会”。2008年接受《诗选刊》(下半月刊)访谈。

粉丝
关注

酒,诗,家园(组诗)

父亲,如酒依然

我确信,每一朵站立的花
都有一段雅致的故事,远去的风雨是源头
一辈子养花的父亲,用故乡的土酒浇灌日子
把阳光弄得支离破碎,闪烁雷电的光影
岁月的剑,独步天涯
跌倒,依赖一杯酒扶起
山河,在生命退场的时候飞扬

多年以后,我仍然确信
父亲没有走远,坟前那丛山稔花,年年盛开
仿佛一张窖藏的笑靥,喜欢在清明前后起哄
来一杯,再来一杯
要高浓度的,最好是酱香的


遗传基因

那个赐予我生命的男人
不会写诗,只是把喝酒的基因
遗传给我

几十年的沉浮,我忘记了悲伤
幸亏有过忿怒,曾经以酒相伴,押送一些文字
其实,是诗歌解构了心事
凑合旅途的平平仄仄

风,不解酒语;雨,不领酒意
一樽老窖,依然一路狂奔
追着五谷杂粮表白,爱你
是在前世,也是在今生

于是,我常常通过一滴醇香
揣摩一个老去男人的分量
那是家园的一个出入口
风雨随意走进来,走出去的
是阳光,以及浸润酒气的词语


相遇

我们相遇,在一个无雪的冬夜
沱江畔,一瓶泸州老窖浸泡的话题
竟然与诗歌相关

你散发披肩,一身藏民装束,无意中增强了
一座酒城的雄风,我感觉你别于腰间的匕首
可以随时破解佳酿的秘密
删除人生的孤寂,而我疑惑
你究竟是写诗的,还是牧马的,抑或是狩猎的

你说,无论离家多远
都是如此打扮,诗和酒,永远是回家的指南
除此之外,路程迢迢

那一夜,酒意失效,我只好彻夜无眠
反复自问,与你作别之后,归途是否更加清晰
是否,更加宽敞,平坦


或许需要流浪

酒,于我而言,没有新意
嗜酒如命的人,已将自己肢解
骨头当剑,横握,跟随羌笛气韵,征讨漫漫黄沙
或在诗词里徘徊,愤怒,悲伤
一切回忆与梦想,终将封存于
坛坛罐罐

有时候,我们需要借助乙醇燃烧
烧掉修辞的杂质,去除母语的晦暗语调
以温暖替代寒冷,以光明驱逐黑暗
这样,不再顾影自怜,才更有豪气地举杯
问青天,邀明月,甚至可以跟秋风碰杯
与霜雪换盏

一壶酒诱导的,不全是高唱浅吟
也有俗语粗言,更有一些久积心底的情意
须知,李白醉酒时,并非真的人生得意
仕途,女人,乡愁,若隐若现,谁能同销万古愁
饮酒者,纵然留其名,也留不住曾经拥有的
一切美好

杜甫,东奔西走,一路跋涉一路苦吟
来到小山城,一粒渔火,一壶泸酒
足以压倒生命的颠沛流离
一首七律,洋溢酒气,拜月色,敬江山
人,在他乡流浪
故园渺然

回首来路,醉者皆醉,醒者独醒
放眼未来,醉者踉踉跄跄,丝毫没有放弃流浪的意念
醒者,或走在时光的前头,或落伍于人世
不在乎留名,只愿自由自在


酒中江河

我喜欢把酒当作江河
畅饮,乘风——破浪,舵手与水手认准航向
一杯下肚,披涛声,过峡谷
暗礁穿肠而过,两岸风光无边
独饮,语言成为身外之物,诗情也可逐浪高
一个人狂欢,心中自有风雨
或将自己模拟为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不寒
钓起潜伏江底的孤月,为太阳醒酒
忘了黑夜与白天

酒中江河,有人瓢饮一次,沉醉不起
有人猛喝一生,安然无恙
更有人,以酒之名,与命运周旋,纵横天地
遥想当年,鸿门宴,一盏酒隔不断楚河汉界
煮酒论英雄,煮沸一部三国
多少英雄人物,被滚滚浪花淘尽
贵妃醉酒,真醉的不是贵妃,而且醉得糊涂
放任半壁江山在流水中
沉浮,颠簸,漂移

酒盏乾坤大,举起是天,放下是地
杯盏是方是圆,里面水草丰美抑或万顷涛声
均是江河的后裔,应有云霞点缀
此时此刻,我不敢效仿古今英雄名流
既敬高山,又敬流水,气吞山河
只想在一粒高粱的内心,安置一阕诗词
然后,俯下沉甸甸的头颅
面朝生我养我的土地

酒,诗,家园(组诗)

父亲,如酒依然

我确信,每一朵站立的花
都有一段雅致的故事,远去的风雨是源头
一辈子养花的父亲,用故乡的土酒浇灌日子
把阳光弄得支离破碎,闪烁雷电的光影
岁月的剑,独步天涯
跌倒,依赖一杯酒扶起
山河,在生命退场的时候飞扬

多年以后,我仍然确信
父亲没有走远,坟前那丛山稔花,年年盛开
仿佛一张窖藏的笑靥,喜欢在清明前后起哄
来一杯,再来一杯
要高浓度的,最好是酱香的


遗传基因

那个赐予我生命的男人
不会写诗,只是把喝酒的基因
遗传给我

几十年的沉浮,我忘记了悲伤
幸亏有过忿怒,曾经以酒相伴,押送一些文字
其实,是诗歌解构了心事
凑合旅途的平平仄仄

风,不解酒语;雨,不领酒意
一樽老窖,依然一路狂奔
追着五谷杂粮表白,爱你
是在前世,也是在今生

于是,我常常通过一滴醇香
揣摩一个老去男人的分量
那是家园的一个出入口
风雨随意走进来,走出去的
是阳光,以及浸润酒气的词语


相遇

我们相遇,在一个无雪的冬夜
沱江畔,一瓶泸州老窖浸泡的话题
竟然与诗歌相关

你散发披肩,一身藏民装束,无意中增强了
一座酒城的雄风,我感觉你别于腰间的匕首
可以随时破解佳酿的秘密
删除人生的孤寂,而我疑惑
你究竟是写诗的,还是牧马的,抑或是狩猎的

你说,无论离家多远
都是如此打扮,诗和酒,永远是回家的指南
除此之外,路程迢迢

那一夜,酒意失效,我只好彻夜无眠
反复自问,与你作别之后,归途是否更加清晰
是否,更加宽敞,平坦


或许需要流浪

酒,于我而言,没有新意
嗜酒如命的人,已将自己肢解
骨头当剑,横握,跟随羌笛气韵,征讨漫漫黄沙
或在诗词里徘徊,愤怒,悲伤
一切回忆与梦想,终将封存于
坛坛罐罐

有时候,我们需要借助乙醇燃烧
烧掉修辞的杂质,去除母语的晦暗语调
以温暖替代寒冷,以光明驱逐黑暗
这样,不再顾影自怜,才更有豪气地举杯
问青天,邀明月,甚至可以跟秋风碰杯
与霜雪换盏

一壶酒诱导的,不全是高唱浅吟
也有俗语粗言,更有一些久积心底的情意
须知,李白醉酒时,并非真的人生得意
仕途,女人,乡愁,若隐若现,谁能同销万古愁
饮酒者,纵然留其名,也留不住曾经拥有的
一切美好

杜甫,东奔西走,一路跋涉一路苦吟
来到小山城,一粒渔火,一壶泸酒
足以压倒生命的颠沛流离
一首七律,洋溢酒气,拜月色,敬江山
人,在他乡流浪
故园渺然

回首来路,醉者皆醉,醒者独醒
放眼未来,醉者踉踉跄跄,丝毫没有放弃流浪的意念
醒者,或走在时光的前头,或落伍于人世
不在乎留名,只愿自由自在


酒中江河

我喜欢把酒当作江河
畅饮,乘风——破浪,舵手与水手认准航向
一杯下肚,披涛声,过峡谷
暗礁穿肠而过,两岸风光无边
独饮,语言成为身外之物,诗情也可逐浪高
一个人狂欢,心中自有风雨
或将自己模拟为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不寒
钓起潜伏江底的孤月,为太阳醒酒
忘了黑夜与白天

酒中江河,有人瓢饮一次,沉醉不起
有人猛喝一生,安然无恙
更有人,以酒之名,与命运周旋,纵横天地
遥想当年,鸿门宴,一盏酒隔不断楚河汉界
煮酒论英雄,煮沸一部三国
多少英雄人物,被滚滚浪花淘尽
贵妃醉酒,真醉的不是贵妃,而且醉得糊涂
放任半壁江山在流水中
沉浮,颠簸,漂移

酒盏乾坤大,举起是天,放下是地
杯盏是方是圆,里面水草丰美抑或万顷涛声
均是江河的后裔,应有云霞点缀
此时此刻,我不敢效仿古今英雄名流
既敬高山,又敬流水,气吞山河
只想在一粒高粱的内心,安置一阕诗词
然后,俯下沉甸甸的头颅
面朝生我养我的土地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