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姓名:阿霞
加入时间:2019-03-28
诗人简介

诗歌象音乐,象符号,飘在我的眼睛里,耳朵里.....我热爱诗歌。

粉丝
关注

思念是一种病

南方的冬天再冷,也掏不出一朵雪花来,我还在想念家乡的味道;
你就是我的天涯,我的咫尺,我种植着内心的小草;
我会继续写诗,供奉爱情和花朵,建一座语言的寺庙;
我还在厡地等待着,影子和白马,走在白纸上的西风古道;
蝴蝶美得象一个虚词,还在人间把爱情寻找;
镜子沉溺在幻想,还在把古老的风月构造;
我被月亮的病历幽禁,象蝴蝶一样虚妄地活着;
我爱蜷伏着睡觉,就象把问号隐藏进悬崖的腰;
我该怎样辞别灰烬,你用黑色的口吻说出的遗憾刚刚好;
我还能从中年的身体里掏出什么,雪花的盛开是一场孤独的料峭;
没有白狐,我只是一个渴望在月光下变美的女人,希望我在你的心中永远不会老;
你可还记得鸽子向着天空起飞时洁白的样子,我们曾在彼此的眼睛里洗澡;
白雪是一种水恒的挽留,我不羁的心心第一次感到缠绕;
一一思念是一种病,在尘土里婉约。

思念是一种病

南方的冬天再冷,也掏不出一朵雪花来,我还在想念家乡的味道;
你就是我的天涯,我的咫尺,我种植着内心的小草;
我会继续写诗,供奉爱情和花朵,建一座语言的寺庙;
我还在厡地等待着,影子和白马,走在白纸上的西风古道;
蝴蝶美得象一个虚词,还在人间把爱情寻找;
镜子沉溺在幻想,还在把古老的风月构造;
我被月亮的病历幽禁,象蝴蝶一样虚妄地活着;
我爱蜷伏着睡觉,就象把问号隐藏进悬崖的腰;
我该怎样辞别灰烬,你用黑色的口吻说出的遗憾刚刚好;
我还能从中年的身体里掏出什么,雪花的盛开是一场孤独的料峭;
没有白狐,我只是一个渴望在月光下变美的女人,希望我在你的心中永远不会老;
你可还记得鸽子向着天空起飞时洁白的样子,我们曾在彼此的眼睛里洗澡;
白雪是一种水恒的挽留,我不羁的心心第一次感到缠绕;
一一思念是一种病,在尘土里婉约。
作品 全部
相册
  • 诗人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