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戴高宗
加入时间:2021-01-21
诗人简介

戴高宗,男,大学文化,就职于重庆市涪陵区公安局。现中国公安文联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诗歌诗词学会理事、重庆市公安文联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诗歌诗词学会涪陵创作基地副主任、重庆市涪陵区公安文联副主席、《涪州公安》杂志主编。相继在《啄木鸟》、《中国警察》、《剑胆琴心》、《重庆晚报》等国家、省市和区级纸刊及网络平台发表纪实文学、散文、诗歌100余篇(首)。

粉丝
关注

庭花与云鹤

庭花,原本开在自由而空旷的原野
落户庭院后,不知道有没有水土不服

那些花,始竟旷野,无拘无束
如今貌似繁荣,当初的奔放之美已尽失

此花即彼花,只是多了一道墙围
却一次次错过了头顶上的星辰与大海

晴好的白昼,我亲眼目睹了
庭花之于闲云的仰望是那样的令人动容

被放大的天空,庭花够不着
我也够不着,任由闲云拽着野鹤徜徉

三月的雷声,在春天的边上炸响
漆黑的夜里,我看见了庭花以泪结霜

雷声为何要炸响,我来不及多想
一众花魂朝着云鹤归隐的方向越墙而出

此刻,你站在光阴的哪头

有一天,朋友给我提了
一个挺严肃的问题——
此刻,你站在光阴的哪头
我被这突然的问题
带入了一番别样的思考

爷爷站在我的光阴那头
却又站到他父亲的
光阴这头。爷爷老了
他的父亲早就登仙了
留下的沙漏依旧还在流淌

父亲站在我的光阴那头
却又站到爷爷的
光阴这头。父亲也老了
爷爷后来谢世了
留下的怀表至今还在转动

我站在儿子的光阴那头
却又站到父亲的
光阴这头。我也快老了
这头和那头很近却又很远
墙上的时钟从未停下脚步

哦,我既站在那头,又站在
这头。光阴啊,虽然有着
无限的这头和那头,人类
也身陷这“两头”的魔咒
但我们向前的步履却从未迟疑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