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支衣
加入时间:2021-10-21
诗人简介

2001年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南省常德市

粉丝
关注

K.

据说一个人梦见另一个人,就代表她遗忘了你一回。
沮丧的意义,我想,尚且不能被任何语言表明,忧郁便是言重了,现在呆看运动员的动作,像是起飞。 热闹的地方,专为寂寞设计。足球传来传去,如果你知道沉默,载得动雪天里的舟,那么任何语言也都失去了含义。但是哑语,被设为一级残疾。
奥雷里亚诺在战时写的诗,再没有读过,他的孤独,是一种自尊。现在运动员飞奔的姿态逐渐明朗,我想,诗人全是诗的工具。
据说,一个人梦见一个人一回,就代表……
呆看人群的散场,一整个体育馆的人散场。就剩一个人,是真的。现在广播,还在响。手持摄像机的人,一点也不懂摄影,是一种什么东西,“你摄取,我的灵魂。”
人是一种多么可怜的生物,心中的思想,不能说与任何人知道,相见,只说一些废话,但是不这样,便感到寂寞。

K.

据说一个人梦见另一个人,就代表她遗忘了你一回。
沮丧的意义,我想,尚且不能被任何语言表明,忧郁便是言重了,现在呆看运动员的动作,像是起飞。 热闹的地方,专为寂寞设计。足球传来传去,如果你知道沉默,载得动雪天里的舟,那么任何语言也都失去了含义。但是哑语,被设为一级残疾。
奥雷里亚诺在战时写的诗,再没有读过,他的孤独,是一种自尊。现在运动员飞奔的姿态逐渐明朗,我想,诗人全是诗的工具。
据说,一个人梦见一个人一回,就代表……
呆看人群的散场,一整个体育馆的人散场。就剩一个人,是真的。现在广播,还在响。手持摄像机的人,一点也不懂摄影,是一种什么东西,“你摄取,我的灵魂。”
人是一种多么可怜的生物,心中的思想,不能说与任何人知道,相见,只说一些废话,但是不这样,便感到寂寞。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