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姓名:蝈蝈跑
加入时间:2021-12-14
诗人简介

河北赵县人,中学一级教师,石家庄美协版画艺委会主任,河北省画院研究员,爱好版画和诗歌创作。

粉丝
关注

我的故乡

 我出生在
一个偏远的小村庄
那里有蜿蜒的河水和松软的土壤
那里是布谷鸟的家园和雪花梨的故乡
小时候生产队的钟声
在耳边敲响
乡亲们扛上锄头
说笑着奔向农场
奶奶看护着幼年的我
还有一群叔伯家的姐妹兄长
我们被放在院子里的地上
会走的走
会爬的爬
我们和散养的鸡鸭猫狗
成了最初的朋友

奶奶会把栅栏门关起来
然后坐在用玉米皮编制的垫子上
在门口摇起纺车
吱吱呀呀
棉花在奶奶的手中
划出优美的弧形
变成细细的棉线
不断缠绕在像陀螺的线轴上
随着她舞动的双臂
陀螺在旋转中慢慢变大
感叹奶奶神奇的力量
转动的纺车轮
伴我进入甜美的梦乡

第一次背上书包
走向学堂
学校围墙上几个鲜红的大字
让我终生难忘
“一定要解放台湾”!
虽然不懂
但依稀记得
最后巨大感叹号的铿锵
恍惚间
自己稚嫩的肩膀
要扛起民族的理想

儿时的冬天
凛冽的北风和满天的雪花
让寒冷彻骨铭心
忘不了
大街上天然的溜冰场
让我们忽略了手背滴血的冻疮
忘不了
明亮月光下的柴堆
和小伙伴彻夜追赶捉迷藏
忘不了
放学回家的路
一边扬起红邻巾一边忘情的歌唱
忘不了
风吹跑了我粉红色的纱巾
挂在高高的白杨树上   

冬天的尽头
当大街上架起大铁锅
整个村子响起猪的嚎叫声
人们期盼已久的年到了
猪肉和新衣服是最大的诱惑
母亲会把养了一年的猪杀了
放开吃一次肉
是一家人最大的奢侈
只有在除夕夜
母亲才会把新衣服放在炕头
等我们钻了被窝
然后她会在灯下
缝补因为我们爬树挂破的棉裤
纸糊的窗户上
挂满了冰花
像云烟
像鸟兽
像忧郁的大海
像和煦的阳光
我可以不受拘束的展开想象
没有什么可以阻止
对美好世界的向往

燕子归来
二月的杏花已经含苞
每每这时
我会折几支
插在装了水的酒瓶里
静静等待她的开放
我守候着
这小小的美好
忘记了父亲的责骂
忘记了母亲的眼泪

四月初
故乡迎来花的海洋
梨花如雪
永远占据我心底最神圣的地方
梨园的戴胜鸟
顶着迷人的花冠
飘落在河水中的花瓣
成了金龟子的船
我们吹着
用柳枝皮做成口哨
沿着河岸
尽情奔跑
从不吝啬去挥霍这蹉跎岁月
从不掩饰我们的年少轻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不再爬树
不再歌唱
不再追赶扑捉金龟子
不再深更半夜捉迷藏
父母依旧忙碌的看不见自己
我像一个幽灵
在世间游荡
不敢对未来
有所奢望
在无尽的彷徨中
失去了方向
在无边无际的黑夜
我把自己的青春
埋葬

终于有一天
我走出了这个血肉相连的地方
去找寻
梦的模样
天从未如此的蓝
水从未如此的清
我以为
人生就是风和日丽
人生就是我心飞翔

当双腿陷入泥泞
当风雨打在脸上
当死神在耳边召唤
当生命在无助中绝望
我再次回到
我的故乡
在千转百回中
我找到了悟道的龙场
终于
我的身心修补了创伤
我的灵魂获得了解放

人生就像莎士比亚笔下的剧本
或喜或悲
有人问
假如放在你面前两部剧
一个喜剧一个悲剧
你会怎样选择
我或许会选择悲剧
因为幸福会让人认为生命太短暂
而痛苦
会让人感觉人生很长很长……

追梦

 曾经以为
人生会像花儿一样美
岁月沉淀
原来只有思想不会枯萎

曾经以为
灵魂会像鸟儿一样自由的飞
风雨飘摇
一度忘记了自己还有腿

用尽生命去追
春天的花蕾
夙兴夜寐
期待前方清澈的河水

用尽时光去品
众生的眼泪
无怨无悔
前方可有佛祖的光辉

也许
只是梦里南柯
也要
舍我其谁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