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学互鉴中推动新时代中国诗歌的繁荣发展

——在“传承创新:新旧体诗的百年发展”论坛上的发言

作者:周文彰   2023年10月30日 10:17  中华诗词学会官方公众号    2842    收藏

微信图片_20231030101520


各位专家、各位诗友:

由文旅部、中国作协、河南省人民政府主办的第七届中国诗歌节,精心策划、周到安排、精彩纷呈。这是我首次参加这一盛大节日!感谢《诗刊》社的邀请!现在又举办“传承创新:新旧体诗的百年发展”论坛,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话题。

我对这个话题的兴趣首先在于,她把中华诗词纳入中国诗歌发展历史加以回顾和总结。在百年前那场声势浩大、影响深远的“新文化运动”中,旧体诗遭围剿,新体诗被倡导。从此,新体诗兴起了,但旧体诗并没有被打倒。毛主席说“旧体诗一万年也打不倒”,因为人民喜欢、人民需要。旧体诗何止没有被打倒,反而在改革开放40多年来日益发展繁荣,截止今日,中华诗词学会会员编号已到51700多,省市县三级诗词学会会员估算有50多万人,诗词刊物1500多种,诗词作者队伍估算300多万人,每天产出诗词数以十万计。这些数字目前只是估算,今年年底前将会通过层层统计而会准确一点。如此令人惊叹的文学现象,多数现当代文学史著作却不置一词,这实在令人费解。文学史家不写有人写,我们自己也写:中华诗词杂志社编写的《中国当代诗词史》已于前年出版问世;《二十一世纪中华诗词史》已于8月召开过编撰工作会议。今天的论坛以“新旧体诗的百年发展”为题,这是又一次用“史”的眼光来讨论新旧体诗。

借此机会,我以“在互动互鉴中推动新时代中国诗歌的繁荣发展”为题,谈几点想法。


一、新时代中国诗歌的主体构成


这就是新体诗和旧体诗。这是两种不同体裁的诗歌。体裁上的“新”“旧”之分,本身并没有优劣之分,但是,因为“新”“旧”对比,“旧”字往往含有贬义,特别是“破旧立新”“破四旧”概念深入人心,容易诱发人们对两种诗体的不当评价。所以,我建议不要脱离体裁而简单地用“新”“旧”来区别,倒是用“自由诗”和“格律诗”更合适一点。

格律,就是规矩、准则,指诗歌创作在格式、音律等方面必须遵守的要求。格式是对诗歌的字数、句数、对偶的要求,音律主要是对诗歌的平仄、押韵的要求。律绝词曲等近体诗当然是格律诗,为了论述方便,古风古体诗也可以归入格律诗,因为古体诗对句子的字数和押韵也有相应要求,“五古”(五言古体诗)、“七古”(七言古体诗)就是这么来的,杂言古体诗可看作例外。由于格律诗有这些限制,创作时中规中矩,显得很不自由。而新诗在字数、句数、对偶、平仄、押韵这五个方面没有任何限制和要求,写起来可以信马由缰,非常自由,因此称作自由诗比较合适。

对此人们早有了非常周全细致的论述,我在这里重复这些话,旨在表达两个主张:一是用“自由诗”和“格律诗”概念换掉“新体诗”和“旧体诗”、“新诗”和“旧诗”这一类说法。二是主张把古风也纳入“格律诗”。

“自由诗”和“格律诗”是新时代中国诗歌的两大主体构成,都在源源不断地被创作出来,它们都是生于我们这个时代、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新诗”。(注:在论坛后来的发言中,诗人、翻译家树才教授赞同我的观点,但他建议要加“体”字:“自由体诗”和“格律体诗”。)


二、新时代中国主体诗歌的长与短


自由诗和格律诗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只有长处没有短处或只有短处没有长处的文学体裁是不存在的。因此,彼此应当互学互鉴。

格律诗的长处,就在于它严格的韵律、凝练的语言,因而朗朗上口,好记好诵,老少咸宜、易于传播,因此持久为人民所喜爱,在陶冶情操、道德教化、传播美誉、服务社会等方面发挥出巨大的作用。然而,它的短处也在于它严格的格律:固定的句数、字数,限制了诗人表达的容量或空间,严格的平仄、押韵和对仗的规定,造成了诗人用词选字的局限。一句话,束缚了思想的翅膀,不能自由翱翔。

自由诗正是为了冲破格律诗的束缚破土而出的,它不限字数、句数,不要求对偶、平仄、押韵,以更大的容量、以无拘无束的文字来反映生活、表达内心。周啸天教授是写格律诗的,而且以格律诗获得“鲁奖”,他以《一个旧体诗作者眼中的新诗》一文,慷慨大方地论述了自由诗的若干长处,是很有道理的,论述本身就展示了当代诗坛的融合气氛。然而,自由诗的长处也是它的短处,就是它“自由”得像狂风巨浪一样冲击了很多读者关于“诗”的概念,怀疑自己读的是“文”而不是“诗”。谢冕教授是以研究自由诗而闻名的,他的《今天,我们从容面对新旧诗的“百年和解”》一文,反映了读者的上述感受,并且指出:“诗必须是诗,诗不能混同于文。”

我不是说所有自由诗都是给读者这样的感受。一批被读者敬称为著名诗人的自由诗,在座的各位著名诗人的自由诗,都是被公认的“诗”、而且是“好诗”。

如果自由诗和格律诗各自的长短被认同,那么,互学互鉴就是这两种诗体、这两种诗体作者的应有胸襟和应有态度。

 

三、新时代中国诗歌的互学互鉴


人与人之间、事与事之间,互相学习、互相鉴赏、互相借鉴,这是日常工作和生活的应然,也是必然,用不着我们倡导。事与事之间的互学互鉴,需要当事人之间互学互鉴,因此归根结底是人与人之间的互鉴互学。自由诗和格律诗,归根到底是他们的作者之间互学互鉴。如果不是这样的作者,能不能被称为“诗人”,也就成了问题。

首先,格律诗要向自由诗学习。一是学习自由诗,把面向生活、面向大众、面向时代作为诗歌的创作题材,不能总写二十四节气,不能老是盯着天上月、窗前树、庭中花、亲友别。二是学习自由诗生动活泼的文字表达,强化诗词用词的时代性。不要再纠结于哪些词是诗的语言,不能再以古代诗词的用词作为圭臬。特别是要允许出于特殊表达的需要而不得不突破平仄的个别诗句。三是学习自由诗关于“好诗”的灵活评价理念,不要以“像唐诗宋词”作为“好诗”的评价标准。否则,具有时代性的诗词出不来。

其次,自由诗要向格律诗学习。一是学习格律诗的凝练,吝啬文字,该长则长,能短则短。二是学习格律诗的形式感。没有独特的形式,一篇文字不能成为独特的文学样式。自由诗贵在“自由”,也有了自己的形式,但自由诗的形式不能仅仅突出表现在“分行”上。自从自由诗产生以来,一些大家发表了许多关于自由诗形式的见解,闻一多、何其芳等名家甚至也有“现代格律诗”等主张,但并没有成为共识,也没有共同遵守的写法。在我们看来,自由诗应该告别格律诗的形式规定,否则不成自由诗;但自由诗若没有自己的形式,就不成其为诗。我们期待诗人们继续探索。当然要向格律诗学习的,不仅是这些,对此学界已有不少研究,这里不再赘述。

我国的自由诗是作为格律诗的“冤家对头”出现的,但后来蔑视格律诗的态度渐渐变化,到现在两者共存发展的局面已经形成。《诗刊》以刊登新体诗为主,但历来很重视旧体诗,1957年《诗刊》创刊号就刊登了毛主席的18首诗词。近几年,在习近平总书记号召大力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大背景下,在教育文化部门的大力推动下,《诗刊》社及其旗下的《中华辞赋》杂志、中国诗歌网,以及国务院参事室中华诗词研究院,与中华诗词学会齐心协力,共同推动着格律诗的守正创新。新时代中国诗歌的两大主体会在互学互鉴中发展得越来越好!


编辑:简直

二审:牛莉

终审:金石开、符力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诗歌热力榜

诗讯热力榜

  1. 2024“春天送你一首诗”征集第一辑
  2. 第413期“每日好诗”公开征集网友评论的公告
  3. 每日好诗第416期(现代诗)入围作品公示
  4. 每日好诗第416期(旧体诗)入围作品公示
  5. 诗趣 | 那些你应该背下来的元宵节诗句
  6. 2024年“春天送你一首诗”活动征稿启事
  7. 生命的光华——诗歌《我是谁》创作背后的故事
  8. 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一一评许岚诗集《中国田园》
  9. 将诗歌写上春晚:透过田野诗班看孩子们眼中的世界
  10. 短暂的相逢 永恒的回忆 ——回忆并悼念我的文学契友易客老师
  1. 2024年“春天送你一首诗”活动征稿启事
  2. 每日好诗第415期(现代诗)入围作品公示
  3. 每日好诗第415期(旧体诗)入围作品公示
  4. 论古典诗词的独立学术精神
  5. 访谈 | 谢冕、邵燕君:做一个可爱的人
  6. 第412期“每日好诗”公开征集网友评论的公告
  7. 生命的光华——诗歌《我是谁》创作背后的故事
  8. 中国作家协会致全国作家和文学工作者的新春贺信
  9. 短暂的相逢 永恒的回忆 ——回忆并悼念我的文学契友易客老师
  10. 盐池三日 ——中国首届乡村诗歌节花絮
  1. 兰州黄河楼赋及解析
  2. 黄鹤楼赋及注略
  3. 文学“国刊”上直播间“寻亲”4小时销量近百万册
  4. 奋楫扬帆,凝聚新时代文学磅礴伟力——中国作协各部门各单位积极谋划2024年文学工作(之二)
  5. 每日好诗第412期(现代诗)入围作品公示
  6. 每日好诗第411期(现代诗)入围作品公示
  7. 每日好诗第413期(现代诗)入围作品公示
  8. 每日好诗第410期(现代诗)入围作品公示
  9. 每日好诗第412期(旧体诗)入围作品公示
  10. 温馨:焊机喷发出来的诗歌火焰
  1. 中国诗歌网开通“《诗刊》投稿专区”
  2. 《诗刊》征集广告词
  3. 清新旷达 笔底无尘——读温皓然古典诗词
  4. 同舟共济,以诗抗疫——全国抗疫诗歌征集启事
  5. 关于诗和诗人的有关话题
  6. 寻找诗意 美丽人生——上海向诗歌爱好者发出邀请
  7. 赏析《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8. 以现代诗歌实践探寻现代诗歌的本原
  9. 公告:中国诗歌网“每日好诗”评选相关事宜
  10. 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征稿启事 (现代诗、旧体诗、书法、朗诵、标志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