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业诗人展之二:汪峰、王学芯、李训喜、邵悦、申广志

作者:汪峰 等   2024年02月18日 15:01  中国诗歌网    605    收藏

推荐阅读:

新工业诗人展之一:马行、温馨、王二冬、宁明、巴音博罗



06 汪峰


汪峰

汪峰,江西铅山人,现居大凉山。第二届江西省作家协会滕王阁文学院特聘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2022江西年度诗人奖”、《诗刊》社“云时代·新工业诗歌奖”获得者。著有诗集《写在宗谱上》《炉膛与胸腔》。



探  矿


探矿人每往前迈进一步,柴油发电机

和帐篷便 往上移动一步。群峰也

悄悄地跟在后面

在横断山脉,探矿者把帆布皮鞋

挂在峭崖之上,而把探矿的钻头

深深地插进岩石里

像长久失望的怨气和火气

像深重的祖国嘶哑的喉咙

探矿人的身体和日子

和泉水一起煮沸,经常啃着冬天

干硬的风

并在夜里细数着落单的流星

那时,他的儿子

正嗷嗷待哺,还不懂得

远方有大山,大山中有父亲

正踩着大山的骨骼

正在向大山打探

光照不到地方

还有没有未被触及的幸福



高原种石头的人


高原种石头的人

也种金属、稀土。作为矿工,我们的土豆、圆根

是我们的汗水。埋下去,一年一年埋下去。

在西南部高原,在牦牛山

土豆、圆根迅速长大,成片长大

挖出来,一吨一吨挖出来

长大的石头砌在百姓生活的围栏里

长大的金属或稀土安放在我的手臂中

我要去扇动匍匐中的祖国



矿石的荒野


安宁河弯着的身子慢慢挂到天上

牦牛坪矿区工棚的窗子里住进了月亮也住进了星星


电铲、钻机、运矿车,轰鸣了一整天,现在

脱去了身上的油污、汗迹和疲惫,暂时被搁置


茅草们在采矿场破碎的废石上忙于赶路,像矿工,用低卑的枯槁

来划亮

头顶的露水

和远方乡村里孩子的书包和妻子的化妆盒


一个内心灼热的人用他的劈柴支起矿区的孤独

和一场宽衣解带沉沉的鼾声


一个内心斑驳的人,抱着一堆矿石

是一堆矿石的荒野



冶  炼


岩石内部的胸腔早已幻化成燃烧的海水。

要几千度高温才能诠释爱情?

炉前工是镰刀的化身,他梦见口齿在

火焰之上闪耀。而一块金属从此

脱胎换骨。


镰刀要收割高原和群峰。

在骨盆之间除了收割水稻和玉米,还有

向上生长的低卑。


炉前工在鱼尾纹中弯腰。

藏身在累处,藏身在痛处,才能藏身在高处。

炉前工在血水的内部

紧扣工业时代的皮带。


让金属的骨头火焰一样狂长

让矿石的叶片永不止息地在海水中震颤


炉前工在搅拌自己

他梦见雪花抬头,老矿工的父亲

勺下了熔盐

在炼炉里起身,光芒闪闪


死亡与新生,在冶炼中

就这样夺目,光芒闪闪




铁是铁器。是锤子扳手,工人们弯身,在修理

一台因过于劳累而趴窝的电机。


铁通过工人的手指,到达了工业园的心脏部位

那里,有齿轮的咬啮,有电的疯狂

仿佛热恋,有轰鸣,但也会停下来


铁在除锈。机器卸下坏齿轮。

在大工业面前,工人们修理自己,他们往往捉襟见肘。

像一个荒凉的高原,遇见群星的喧哗

以此,把埋在手中的爱,一点点献出


现在,工人们在擦拭

齿轮的关节,尽量清除污迹多些,直到身体内外一片透亮

直到天空是蓝的

然后,工人们在齿轮间一滴滴注入润滑油和云朵

云朵跑出十一个省,机器声开始恢复,像杂草变得平整


荧光屏里显示:工业园汗水湿人衣。


我的到来是及时的。你接过锤子扳手

紧握着铁,先有温度,再有热度



熔  炉


冲出体内的铁水

让山峦普照金光


这放肆的人间,这火焰的博物馆

要承认还有黑暗堆垒的围墙——


搅拌铁矿石、骨头、山崖、白马、

机车和愤世的云朵

让心脏在西部的血泊中狂奔一场


我所仰望的星空

让狭小的胸膛

无限宽广


群峰一点燃。理想

就可以不顾一切


一个无法返回刀鞘的天空显现出孤单。


铁是小雨点,是金属的一次从里到外的大扫除。


电,让南高原充血

尘埃之上,我所仰望的

只不过是一次流星划过天空的机会



07 王学芯


王学芯

王学芯,生在北京,长在无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参加第十届“青春诗会”。曾获郭沫若诗歌奖、《星星》年度诗歌奖、《作家》第三届诗歌奖、紫金山文学奖、中国第五届长诗奖、《钟山》第五届文学奖、《诗歌月报》《十月》《扬子江诗刊》《诗选刊》《文学港》等刊物年度诗人奖、名人堂十大诗人奖、刘伯温诗歌奖等;《空镜子》获中国诗欹网年度十佳诗集奖。部分作品译介国外。出版《双唇》《文字的舞蹈》《飞尘》《迁变》《老人院》《蓝光》等13部。



新工业概念


这蔚蓝的天空下

蒸汽电气信息时代磨亮一片花瓣

物质得以改变 长三角上了百层楼梯

繁荣或透视 几个专用场合短语

勾勒出新工业新的交叉光线

石墨烯 人工智能 量子通信 基因工程

如同几滴明亮的水珠

在一张没有边沿的桌上滑动

并在靠窗的地方移向东方

使肘腕边的世界 图像和集群线条

从临近一切的网络里长出更高一层梯级

走上青天

进入彩虹房间

触及一颗神秘跳动的心脏

感到就是这么一个瞬间

黑色头发的江水开始了一股浪潮涌动

急促一闪的浪尖或涛声

仿佛都在齐口说出有关新材料的语言

觉得一支月光下的花枝

正在树梢爆散星星 螺旋出

移动着

摆动着

引导着的波环

使突出的远眺和美好

有了一种很近的轮廓



云工厂


飘过空间

云朵系在工厂棚顶 比布幔丝滑

绵延进内部一切看得见的链接体系

完成纤细云丝一样的流程

在那里

工装 上了光电蓝色

键盘线化出制造业的节奏

纹理之间的尺寸精度及编程的动态

发展了特征

如同隐隐呈现 清晰晰的一片树叶

完美茎脉 从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宽阔点上

移向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位置

仿佛说明

云上云下的工厂

正是现代人视觉怒放的第五部分

或是一个又一个特写镜头里的脸和洁白牙齿

使微笑和一杯青翠的水

在电脑桌边持续出现银光波纹

而这

或许就是我

以及所有人

一直看着的透亮天空



蓝  图


到了互联网深处

量子网络就是世界一道门槛

映入蓝图 像在往更好的方向飞去

想到恬适的退休生活 踏上携程旅途

或疾病的人 躺在X射线的CT床上

不用再担心黄黑色的电离辐射

知道早期阿尓茨海默症如何揉压神经

怎样榨取大脑的活力和眼珠的灵动

使微波的断层成像

勾画出强有力肌体的癌变细胞

或在更老的时候 驾驶不动车了

坐在自动方向盘前滑行 找到

不差毫厘的泊位

还有喝的水 转身呼吸的户外空气

急待验证的食品包装袋

以及更多经济和国防的宿愿

这些 我知道我们与量子网络绑在一起

梦的纯度正出现地球新发现的一切

并在我的区域或附近

迅速构置出一棵树的扩充状态

让星星的眼睛伸出叶簇

亮烁烁的 穿过

空间

空隙



内部源


我轻盈的身体

进入锃亮的工业内部 一只手

光把微电子和集成电路的芯片缓缓拿起

放在一种速度与互联网链接的景象里

看到许多面金属的镜子

自己的形象

有了几分精致

软件如同大脑里的神经

产品寻找的许诺或更新换代的周期

所有尺寸

攥了攥激发的兴趣 适合每毫米感觉

恰好升起的光点像凤凰羽毛一样漫丽 绣在

晶圆的云朵上

精确到了一片树叶的茎脉

使看到的或窗户里的树丛

绒状的鸟多了些斑斓的羽毛

带出枝梢灵动的姿态

这种重大变化 继续变化 视觉连续怒放

工业和生活的两种或多种之间的联系

状态 心灵 思维

初始经历的现在 环形园区

仿佛流畅的空气

都在围绕简捷的节奏

在加宽

领域的边际



精  密


我的眼睛

寻找自己的脸和形象

在寂寞和惊人的存在中绷紧情感

打磨一面非凡的镜子 雕镂品质

烙上空气一印

知道纯净的一个点或一丝一毫

一种使命 一种状态  一种灵魂意味

计数经历的手指 穿过无数个早晨的夜晚

紧跟上未来的现在 像在关乎永恒的领域

确定的行为和平静 或那无与伦比的闪烁光芒

越过四周荆棘一样流动的眼神

抹掉了任何一缕烟云和痕迹的虚浮

感到正在继续细化的世界

一个零件

一个部件

种种延续的工艺

声誉在深入心境

彼此紧密的联系或情节

一体化的万事万物和渴望都在慢慢开花吐艳

臻于意志的完美

而这一切

正是别人放弃

我要坚持一万年的姿态和耐心



08  李训喜



李训喜

李训喜,1967年10月生,安徽霍邱人。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水利文协副主席兼水利作协主席,著有诗集《谁能把一朵玫瑰举过天空》、诗文集《交叉》、评论随笔集《此心吾乡》。



三峡大坝


这个汛期

人们把目光再次投向三峡

大国重器的宏大叙事

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熔铸于三斗坪的狭长河道

它的身躯深深扎进基岩

具有钢筋混凝土的品质

抵达力学校验的幽深想象

承受历史和现实的双重压力

令神女发出由衷的千古感叹


此时,垂天雨幕裹着群山

苍翠而深沉的低鸣铺展开来

江流滚滚,砾石与河床

在绞合中磨碎白垩纪的

秘密骨粉,如沙似雪

卷走唐诗里的阵阵猿鸣

从指间冲开身体的峡口

撞击血脉贲张的胸腔

仿佛巨浪翻滚的孤寂回响


在数字“水利一张图”上

长江硕大的洪峰缓慢推进

沿着坝前水文尺步步攀援

黑天鹅的双翅拍打水面参数

试图纠正流量方程式的误差

巨型闸门在调度系统里启闭

将叙述节奏掌控在库水位

涨落平衡的区间。语言已在

洪水的裹挟中精疲力尽

在消能底板上层层堆积

犹如河流揉碎后的气息

更深的事物我们无法探视

只能留待大水之后的考证


仿佛英雄的骑手驯服烈马

三峡大坝抓住洪峰的缰绳

轻拍跳跃的前鬃。洪水在

挣扎中慢慢复归于安静

婴儿般发出轻微的鼾声

飞鸟在那里盘旋低回

恰似云霄间波光粼粼

从泄流孔喷薄而出的

七彩江练,携带源头的

回望和时代的强音

过荆江下洞庭

经武汉走大通

送去对堤防的连绵问候

送去对大海的崇高礼敬



南水北调穿黄工程


过邙山孤柏山湾

南水北调进入历史的关键节点

携手跋涉的江水就此挥泪而别

南岸退水闸将一支水流送入大河

成为黄河大合唱的崭新乐章

更多的水流则在邙山集结

它们将经受穿黄工程的洗礼


在摇摆游荡的河床深处

“奋进号”盾构机穿透

亿万年的淤泥、沙土和

软土震陷后的层层惊悚

铸造了江水北上的段落

预制管片和现浇混凝土

双层衬砌如同词语分工

锚定江水的流速和方向

环向紧箍的预应力锚索

把一江碧水紧紧揽入怀中

再从北岸倒虹吸托出河滩

续写人间天河的故事高潮


翻开《诗经》《楚辞》和唐诗宋词

关于河流的书写汗牛充栋

“汉江天外东流去

巴塞连山万里秋”

“黄河西来决昆仑

咆哮万里触龙门”

但是没有一位诗人能够想象

长江与黄河握手的场景

更不敢梦想有朝一日,浩荡江水

穿过李白笔下的黄河奔流不息


从大河深处而来的河流

携带盾构机的温度与韧劲

承载长江与黄河的双重嘱托

翻腾雀跃,向北流去

在它流淌的广袤大地上

绿油油的禾苗一寸寸长高

小女孩的牙齿一天天变白

还有成群结队的白鹭

忘情地嬉戏,溅起朵朵水花



引汉济渭秦岭输水隧洞


这不是《诗经》里的秦岭

也不是雪拥蓝关马不前的秦岭

也不是万仞摩苍黄鹤难飞的秦岭

这是横亘在两条母亲河心中的秦岭

这是十几亿立方米江水大军穿越的秦岭


绵延一百公里

最大埋深2000多米

图纸上的数字令人望而却步

岩爆、高岩温、高压突涌水

隐秘的事物包裹着危险机关

打开它们不仅需要巨大勇气

还需要智慧、技术和工具

比钻石还要坚硬的花岗岩

那是地质年代淬炼的结晶

穿透它们就是穿越人类文明

拆轨、浇墩,扎筋、拼模

支洞、竖井,组装、掘进

TBM掘进机的硕大刀盘上

数十把刀具昼夜旋转不停

仿佛一双双坚硬的手拨开

斑驳幽深的历史,缓缓向前


引汉济渭秦岭输水隧洞

这是科学赋予它的命名

它是水利工程学的传奇

也是诗歌叙述学的创新

我们在操控那些设备时

也是在锻造新时代的词语

改写关中平原的河流史

开拓诗歌版图的崭新意象

这个时代是梦想成真的时代

有的梦想可以乘坐高铁抵达

而有的,必须一寸一寸掘进



无人机巡河


在鼠标设定的航线上

无人机紧贴河面飞行

CMOS镜头从网格化水域

将浮游的细节打捞上来

送入云平台上的数据库

经由软件模型的一双巧手

编写历史和现实的四维场景

在那里,事物被还原

挤占河道的别墅被拆除

有人扛走最后一根檩木

覆土后的堤线蜿蜒排开

初夏的绿柳又长高一寸

燕子在河滩开阔地翻飞

双翅拍打缓慢上涨的河水

码头上挤满忙碌的人群

等待又一拨运砂船靠岸

河流的主泓处有草鱼跃出

但不像是数据库里那条

曾被驳船划伤的胖头鲢

多光谱探测的水质比去年

又干净了接近一个档次

只是总磷和氨氮略有超标

这些都符合专家的预期


无人机还在河面低低飞行

或上下盘旋,或空中停栖

红外镜头、云端数据和后台控制

这套完整的数字系统改变了

人类对大自然的观看方式

它不会面对河流触景生情

在水波上感慨时间的飞逝

或是怀想历史的一叶扁舟

它处理与大自然的关系时

有自己的一套叙事逻辑

它用数据打磨自然的镜子

在巡视河流时也观照自身

在倾听黄鹂歌唱时也聆听

大风从河湾涌起的阵阵低鸣

还有在风中战栗的锥心之痛



佛子岭水库


她的根深深扎进亿万年的岩石

她的脊梁挺立在幽深的峡谷

她的双手紧紧地牵着两座大山

她是一位临水照影的少女

有着河流一般的优美腰肢

引来满山飞鸟的频频致意

她是一位饱经沧桑的母亲

有着钢铁混凝土的坚定意志

把一滴滴水汇聚成逐梦的海洋

她用洁净的能量点燃

大山深处的一盏盏灯光

她用甘甜的乳汁哺育着

大别山下焦渴的土地

她是新中国第一坝

她是老区人民绘出的最美图画



09  邵  悦



邵悦

邵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中国煤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作品散见《人民文学》《诗刊》等多家报刊。著有诗文集《火焰里的山河》等8部。获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中国长诗“新锐诗人”奖等多个奖项。被中国作家协会授予“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先进个人。



每一块煤,都含有灯火通明的祖国


对我来讲,没有黑暗

尽管我通体的黑,看上去

像隐秘日月星光的一块暗夜

我从千米深处的地层

被一群矿山的壮汉子

左一揪,右一揪地挖掘出来


亿万年了——

长年累月,黑暗的挤压

成就了我体内的能源

成就了我火热的品格

那群光着脊梁的硬汉子

又把沸腾的热血,注入我体内

把钢铁般坚不可摧的意志

移置到我的骨骼里


他们用家国情怀,挖掘出

我这块煤的家国情怀——

我自带火种,自带宝藏

每一块噼啪作响的我

都含有灯火通明的祖国



为祖国燃出一小块红红火火


而后。我成了一块煤炭

来自黑暗深重的地心

在玄武岩层层叠加的圆圈内

在朱罗石长长的隧道里

积压了我太多的红,和火

储藏了我太多的热,和光


我蕴含一身的宝藏

日夜企盼被你采掘出来

企盼被你读懂,被你点燃

去为塞北一小块严寒燃起火焰

为江南一小片幽暗放出光亮

我由内到外坚硬的黑色里

全都是等待燃烧的真情


祖国,我的母亲——

你最懂我的内心是怎样的温暖

最知我的衷肠是怎样的火热

你能清楚地看到,我那些

隐约燃起来的信念,和信仰

你,把我树成顶门立户的长子

把我视为喂养大机器的工业粮食

把我当作奠定复兴之路的太阳石


我站立的,铺垫煤田的大地

——就是我的祖国

我深入的,八百里乌金滚滚的煤海

——就是我的祖国

我激情燃烧,祖国就日夜兴旺

我踏上新时代的列车,祖国就飞速向前

我甘愿用身体,为祖国燃起

一小块伟大的红红火火



煤,际遇铁


而后,掌子面

四块石头,中间夹的不是矿工

是铁。煤的采,或者割

都由铁来完成。铁做成的采煤工

越过大巷、小巷,直奔煤层

深入四面楚歌的煤炭


大抵坚硬的事物,性格都很执拗

而煤,际遇铁

要较量的,不是谁强硬谁易碎

巷道相逢,千米深的情缘

渴望的是相拥而立


天意有缘,煤和铁

各自的内心,都隐藏火

谁采掘谁,都是相见恨晚

迸发炙热的火花

让彼此拥抱着,走向人间



数字矿山


大势所趋。恕我替代了

井下的锹镐、锚杆、猴车……

以及采煤工长满老茧的双手

他们都是你的至亲,抑或知己

都是你情感的依托,灵魂的写照

都是你异想天开的火红梦想


我委实不想抢他们的风头

是他们的脚步太迟缓,跟不上你

顶天立地、纵横四海的鲲鹏之志

挖掘你幽微而宏大的愿景

我的目的很单纯,只想让你的

火爆脾气重新合成,不再粘火就着

构建你每一个温暖的黎明


我还必须给远在地下千米深处的煤

献上一束光,或者一束红玫瑰

让数字矿山的每一条巷道

涌动人世间的真情实感

明媚地穿越地层,穿越综采面

升井后,就是黑哥们儿,或者太阳



向煤发出一枚指令


在光线葱郁的大地上

春风,向千百米深处的煤

发出一枚指令


春风缭绕指尖

集结人类温婉明媚的愿望

键盘,或者操纵杆

将令箭精准地射向地心

令箭抵达一处,就唤醒几代煤

沉睡的大梦

大片大片的觉醒,让煤

敞开一层一层黑亮的心扉

表达小一块、大一块的心声


对的时间,遇到对的煤

煤,激动得黑里透光

积压亿万年的委屈

今天,才得以向春风倾诉

知遇之恩,当以

红红火火的燃烧回报



10  申广志


申广志

申广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石油作家协会副主席。诗歌见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中国艺术报》《诗刊》《中国作家》等报刊,入选全国多家诗选集。诗集《不期而遇》《水晶墙》获第四、第五届中华铁人文学奖。



第九个黑洞,是黎明


睡得太沉了,以至于钻机戳到第九下

你才醒来。之后,便喧嚣不止

这涌动的语言,只有远去的海能够听懂

只有穿工服、戴矿帽的人能够破译


一切都如此陌生,就像你不理解

大漠上的一粒黄沙、一棵矮草一样

当然,就更不明白

一群直立行走的生灵

为什么,要把你喷涌的夜色涂在脸上

一会儿振臂,一会儿抽肩


蛰伏于那个遥迢的冷血年代

你无法认知眼泪和汗水,但如今

它们已成为地球上最重的物质

哪怕甩下半滴,就足以把你托举起来

更何况,找油人的艰辛与悲苦

早已漫出准噶尔生锈的古盆


八口黑窟窿,像四双不瞑的眼睛

昼夜守候着愈发隆起的第九泉黎明

在上亿种古生物魂魄的倾诉中

古尔班通古特,黑缎子的阳光扑簌而下

从那天起,陆梁,这个早已取好的名字

倏然,有了形体和声音



唯有雨水,能够拧开戈壁的季节


仅仅是一场阵雨

就轻易拧开了戈壁紧锁的春季

期待了多年的种子

转眼间,全部醒来

肥了荒原,瘦了视野

采油姑娘的笑声,竞相绽放


飘逝的红蝴蝶

引领着羊角辫的双桅

又翩然而至

沙百灵,织出久违的歌声

群星尚未散尽,阳光已座无虚席

唯有抽油机,仍一言不发

它鞠躬不止,出自感激,抑或祈祷

是谁,轻瞥狼藉的乳渍

以粗砺温暖的大手

频频抚摸着

我发稀疏的头颅


远山的雪景

再次挑起湿透的目光

骄阳的纹理

已在枯草上暴露无遗

使劲擦去厚重的漠风

油压表清晰地显示

大地的脉跳,依然铿锵有力

蒲公英的伞兵正在远征



克拉玛依一号井


“安下心、扎下根、不出油、不死心”

——这句口号,究竟最先出自

谁的嘴或笔,已难以考证

近七十年来,它像一根无形的鞭子

始终促使新疆石油人

忍辱负重、扬鬃奋蹄


从独山子到克拉玛依,也就160公里

一辆“破卡车”驮着36名钻井工

竟行驶了两天一夜。出发前

他们只是接到指令

将踏入一块不毛之地,直至

躯体被十多级大风撂倒

皮肤被坟子、牛虻蜇咬溃烂

肠胃被盐碱水侵害

导致上吐下泻,才真正领教

亿万年的荒野究竟有多野


不足15平方米的一间土坯房

和一处面积更小的地窝子,挤满了

吃喝拉撒,南腔北调,爱恨情仇

却绽开了一号井,新中国第一个大油田

世界上唯一一座以石油命名的城市


从当初的年产千百吨,到现在的千万吨

当然,还有更多的“一”,陆续演进

但我,仅记住

一个人的姓名:队长陆铭宝

一个钻井队的番号:1219


多希望,能把过往的莺飞草长、笑逐颜开

每一刹,都写进诗里

只可惜,历史,早剥落成一棵又一棵

光秃秃的采油树

尽管,伸向它的每一只手,都曾是叶片



白碱滩·斜树林


海水,撤走以后,加依尔山下

上亿年了,连每一粒沙

都是雄性的。幸亏军号、校钟

送来首对夫妻,地窝子里

两枚土豆般的容颜,相濡以沫

而生出的嫩芽,依旧是钢铁

正如戈壁滩,刚栽种的

钻塔和采油树


直到南飞的天鹅,一次次误判

魂断油池。孩子们指着

看图识字本上的绿植

一遍遍发问:这是什么


自此,一条人工河

吐着太阳火,噙着月亮冰

从陈冢新坟旁,呜咽着,流过

万亩生态林,也模拟磕头机

斜着膀,歪着脖

可石油人,已挺起胸,昂起头


风仍在刮,但已收敛了许多

毕竟,春天,踉踉跄跄,来了



大泽

——写给新中国第一支女子钻井队


是主动,也是被动。同样是人

不仅,头和脚,让贞洁牌坊与三寸金莲

套牢锁紧,就连难以掌控的

一刹那情动,及相思

都必须枯萎在《女儿经》《烈女传》中

千百年来,唯能盯着男人的晴雨表

发芽、结果,王室皇宫,也没例外


最终,她们以红柳枝作笔,戈壁滩当纸

仅用三个月,便识写上千个汉字

十天,学会钻井技术

然后,凿开世界,挣脱出自己


渴了,嘬一嘬浮着油花的发动机循环水

饿了,嚼一嚼风干的馒头,放馊的菜

困了,无荫可乘,只好借换班之机

侧卧于沙包、碱丘,打个盹儿

且不敢做梦,生怕极易松动的螺丝铁钉

乍实还虚,攀上鼾声,坠入钻台

酿成机毁人亡


最大29,最小16岁,总共42个女人

历时三载,打了80口油井

至于产量,诚然,已撬起纯爷们的视角

可那是众多母亲拖欠儿女

所累积的滚滚乳汁呵


半黑半白的原油,半蓝半红的天空

也许,才是克拉玛依、准噶尔,甚至

那个时代,非肉眼可辨的真实色彩



编辑:王傲霏

二审:牛莉

终审:金石开、符力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诗讯热力榜

  1. “我与《诗刊》的故事”征集获奖名单公布
  2. 每日好诗第425期(旧体诗)入围作品公示
  3. 每日好诗第425期(现代诗)入围作品公示
  4. 2024“春天送你一首诗”征集选 |第十辑
  5. 第421期“每日好诗”公开征集网友评论的公告
  6. 每日好诗第424期(现代诗)入围作品公示
  7. 花朵,趁着雨季回到树上|东莞诗集
  8. 诗集《一蓑烟雨》受业内点赞 梁平:在写作中建设自我人格并重新体认家国与个体精神的宽广存在
  9. 世界读书日·《明月沧海的高蹈脚步》分享会在京成功举办
  10. 屈子行吟·诗歌之源——2024中国·怀化屈原爱国怀乡诗歌奖征稿启事
  1. 中国作协召开党纪学习教育动员部署会暨党组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扩大)会
  2. 每日好诗第424期(现代诗)入围作品公示
  3. 每日好诗第424期(旧体诗)入围作品公示
  4. 除了诗歌美学,还应强调诗歌力学
  5. 细节是诗意生成和传达的强大动力
  6. 2024“春天送你一首诗”征集选 |第九辑
  7. 致敬巨匠,百年诗情!北京法源寺百年丁香诗会今日开幕
  8. 第421期“每日好诗”公开征集网友评论的公告
  9. 海峡两岸诗人在漳共品四月诗歌诗与城市光影——2024闽南诗歌节在闽南师范大学开幕
  10. 2024年橘花诗会诗歌征集获奖名单公示
  1. “东京梦华 ·《诗刊》社第40届青春诗会” 签约仪式暨新闻发布会在京举办
  2. 东莞青年诗人展之三:许晓雯的诗
  3. 2024年“春天送你一首诗”活动征稿启事
  4. 屈子行吟·诗歌之源——2024中国·怀化屈原爱国怀乡诗歌奖征稿启事
  5. “唐诗之路,诗意台州”第八届中国诗歌节诗歌征集启事
  6. 东京梦华·《诗刊》社第40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7. 每日好诗第419期(现代诗)入围作品公示
  8. 《中秋赋》中心思想
  9. 每日好诗第420期(现代诗)入围作品公示
  10. 中国南阳·“月季诗会”采风作品小辑
  1. 中国诗歌网开通“《诗刊》投稿专区”
  2. 《诗刊》征集广告词
  3. 清新旷达 笔底无尘——读温皓然古典诗词
  4. 同舟共济,以诗抗疫——全国抗疫诗歌征集启事
  5. 关于诗和诗人的有关话题
  6. 赏析《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7. 公告:中国诗歌网“每日好诗”评选相关事宜
  8. 寻找诗意 美丽人生——上海向诗歌爱好者发出邀请
  9. 以现代诗歌实践探寻现代诗歌的本原
  10. 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征稿启事 (现代诗、旧体诗、书法、朗诵、标志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