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作者:曾浩2018年12月01日 23:45 浏览:60
初冬之夜

初冬随意抖落一片残叶
都比四月的雨水来得更加潮湿
一整夜,冷空气都在流转
随行的积雨云纷纷然,遮掩了四万万颗星
我是寄居被窝的白色怪物
每天竖着耳朵倒立行走
涉过漫漫长夜
在体感一十二度的怀抱里
睡出个人形
还有那往来的小轿车,时不时从窗外呼啸着擦过
要比完整的以前
多出一晚的虚妄


午后阳光

现在是午后,对面的食堂停止了忙碌
阳台与日光交合成60度
折射的光线面对面打过来,恰好和皮椅垂直
半躺着的我迷恋上了葛优躺
阳光太强了,我只眯一眼
便看得见起降的飞机,拖拉着尾迹云
背楼的地方太暗,只看得见发霉的墙斑
墙斑直上是苍白的天,斜阳以下
再过几分钟,世界就要黑屏
我放开五指,在发丛里摸索
模仿阳光穿透的轨迹,和最终直达的目的
阳光走得真浅。我的手指轻点
就戳穿了楼内楼外的两种壁垒
心里头不带丁点喜悦,只有探出阳台的脑袋。
与落日保持同一种共鸣
此时。我敢肯定。我不是唯一观看落日的人。
我对此深信不疑。于是
又探了探脑袋。

台风山竹

山竹还是山竹
山竹的雨落不到南昌
南昌的雨,也不见山竹
大风刮过武夷山
经过我的身体,吹向另一个人
直至走远了
阴沉的天,还留在我的耳畔
即使看不见
南昌的雨
和广东的雨一样
都是不饶人


不要告别

每次
我们隔着山与山对话
跨过白天黑夜,跨过时间的长短
彼此聊着过往,聊着人生
提起孩提,提起同窗,提起物是人非
有说,有笑,有欢喜,也有忧愁
偶然记起的某人某事,便如同
一束焰火开在夜的黑枝,褪去暗的躯壳
在你我的眼眸中,跃跃欲试
当夜的雾色被驱散,光的黎明被拉开
你我相约告别,匆匆离去
下山的时候,我们终究还是走散了
也没再回头去寻找
夜有多少静默,就有多少孤寂
还好,有几只不知名的鸟儿
躲在夜的深处
用黑色的鸣叫,陪了我一路
直到暗的尽头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