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宫白云
加入时间:2015-07-05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宫白云,女,出生辽宁省丹东市,写诗、评论、小说等。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副主席,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流派网副总编辑。诗歌、评论、小说等作品散见于各种报刊与选本。获首届金迪诗歌奖年度最佳诗人奖,2013《诗选刊》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第四届中国当代诗歌奖(2015—2016)批评奖。第三届《山东诗人》(2017)杰出诗人奖。第二届长河文学奖学术著作奖。著有诗集《黑白纪》,评论集《宫白云诗歌评论选》、《归仓三卷》。

坡度



坡度,还在那里。我一日日经过,你一日日长高
不再需要我背负。世事很重,太多的滑坡,太多的不明就理
而你少不更事,还不够坚硬。乖,转身的时候,
你依然会看到我

弯下的背,颤动的血管,你认得它们。
我没有黄金,我有副身躯,每掀起一层,你会挖到煤,
那能源的开发深不见底。我想告诉你:
你是如此富有

透过贫穷的门楣,你低下的高度,足够给我安慰。
你孱弱的翅膀丈量我低矮的天空。我失去自己,也不会失去你。
穿过高架桥和人群,穿过钟楼和街道,穿过海
穿过风暴和梦的堤岸

凭望。尽管海天微茫,我靠了无量的心音
返回那破天荒的啼哭——是什么样的奇迹,你来到我的掌心
我端出骨血,乳汁,压缩在一起的白日黑夜
终于听到第一声呼唤:妈妈

这神圣的称谓,我还没有准备好。
学步的你,走着走着变成奔跑的少年。我看见丛林中的老虎
怀抱着瀑布。如果加上理想主义的河山
我那终极之爱,你那继续的生命

无尽无休,直到黑发涌出白发。
是否可以不再吃力,前方一直平坦?白头翁低一声高一声
警告你。这个世界的引诱,不知不觉
已入座。

没有到来的,隔着虚无主义的河流。
我们都是彼此的唯一身份。我的悲伤,你的难过
我宁愿遗忘。那些懵懂,那些莽撞,那些微芥,
退回到从前的相册。

一只蚂蚁在我走过的坡上爬行。
藉此,我看见自己,从未察觉我们如此接近。
右边的小路,也具有夏天的炎热。这条路也许不通向任何地方,
但你向那边走去

扛着重物,浸在汗水中的汗水
将有它最终的定义。当正午的太阳在大海蓝色的腔膛,
除了那些可以视而不见的坡度
无物存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