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阿剑
加入时间:2015-07-0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甘肃张掖。曾以笔名斯达、阿剑,在《中国诗歌网》《星星诗刊》《飞天》《青年时代》《甘肃日报》《黄河诗报》《民主协商报》《作家时代》《绿风》《散文诗》《诗歌周刊》《长江诗歌》《北方作家》《北京诗人》《甘泉》《张掖日报》等报刊发表诗文。著有诗集《第三支帆》《春天的等待》《夏天的梦》《毛泽东和雪》《米黄的槐花》《诗意大沙河》《诗歌的湿地》《丹霞梦》《红西路军在临泽的七十多天》《青春在地平线上》《三叶草》。系甘肃省作协会员。

一道彩虹的诗意人生(五首)




阴云密布毛孔的舒展
闪电敲打汗水的升腾
火焰在汪洋的大海上焚烧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血液的
淬炼,黑夜的礁石
依旧在为卷起千堆雪而埋葬了
那些金子的语词
太多的抒情,在淋漓尽致
岸的消失和哭泣
之后,那轮彩虹
在日出的清爽里
打开潮湿折射的秋千
飘荡着七彩的拱桥
一把水壶,施洒着空中的花坛
不再是尘埃四起的迷惘和淹没
那样的一面镜子
河边的柳丝在清风中
梳头,梳理
一块木头焚烧的纹理
照亮一朵花的面孔
像姹紫嫣红是一把剪刀
在剪辑春华秋实的画布
像霓虹灯在河面打捞浣溪沙的词牌名


西风在落叶的纸钱里失魂落魄


一些悲伤卷地而来
西风在落叶的纸钱里,失魂落魄
十万把刀锋在磨砺墓碑的风采
两只淡黄的小狗
横卧在路边的枯叶堆里
有些养尊处优的奢侈
车轮下的碾压有些风驰电掣
无边的落叶,是垂柳,杨树,槐树的
潇洒情怀,狂风暴雨
在抒怀横槊赋诗
只有清洁工在一次次
横扫千军,如卷起叶片编织的席子
这些腐朽,势不可挡
有些排山倒海之势
一时间像春天在播放叶脉的幻灯片
忽略一种过程是莫大的
悲哀和疼痛
让那些美好的憧憬
离开鹅黄的孕育,转瞬即逝
春寒料峭在灰飞烟灭跋涉的历程
仿佛一种冰冷的叩问
注定是死亡,是否应该在
起点等待终点的覆盖和掩埋
这样的否定之否定
像每一个黎明在打开黄昏的画布
用夕阳点燃东方地平线的隐喻和丹青



阳光挂在墙上


寒风摇曳窗外,一片平行四边形的斜阳
悬挂在室内洁白的墙壁上
落叶的枝条敲打着键盘
挡不住的时间,坠落一根青丝的逍遥
拐角的蛛网不语,一块皲裂的
墙壁在沐浴一块哑石的敬重
熙熙攘攘,周末是一座鸟鸣的林子
淡黄的窗帘低垂窗户一边
一种跋涉,脚下的黄叶
像铺展庄严的地毯
在迎接寒风猎猎的检阅
沉默,在刻写一根竹子的坚劲
用天光擦拭一块青灰的云絮
光秃秃的枝条在摇曳
一片火光的期待,那些焚毁
只有在凋谢的锈蚀里
撞击皱纹的钟声
时光在黑夜的美睫罗网流水的远射
杯盏啜饮,病毒在楼道内徘徊
那些咳嗽让一粒沙子流泪
凌乱的纸片不仅仅是枯败的天堂


一道裂缝的丝弦


话筒传递落叶的翻飞
肃立沐浴寒风的凄切
掌声响起的时候,一群鸽子在翱翔
青灰的天空,是寒冬的表情
那些麻木是否与一些文字
无关,蚂蚁在一种戒律内
冬眠,蚂蚁不知道那是一道千里堤坝
人类在蚂蚁的无辜里
找到了自己谨小慎微的巢穴
智慧,一面旗帜在冉冉升起
仰视的目光在奠基
祁连山的高拔
一种恪守,不再走动
被一个声音呼唤
没有唱出的音符在体内
柴薪一样焚烧着
一粒尘埃在一阵寒风里
拔苗助长,长出幻想的翅膀
经不起一片雪花的葬礼
经不住一粒雨水的粉碎
是什么在自律
芽蕾回到冰天雪地的炼狱


天空铺展灰白的宣纸


目光偶尔投向窗外
天空翻开灰白的宣纸
飞过的大鸟,翅膀是移动的积墨
滑动,一只一只的笔触
在浓墨重彩中挥洒那些流年的光芒
呼唤一只墨瓶的打开
我不会为戈壁滩的干涸
瞠目结舌一粒沙子的呐喊
时间像掌声一样空虚着响起
留下一只手对于云朵的紧握
一种折叠在喧嚣
一只臭虫的复活和冬眠
撕裂的药袋吞咽着寂寞的健康
闪烁,光秃秃的枝条
是敲打寒风的鼓槌
为我们装水的暖壶也会冰凉下去
拥挤,是贪婪的牙齿
在咀嚼摩肩接踵的谎言
天空,因为空而群星璀璨
大地,因为低
而接纳一种底气的充足和吸纳
大风车在转动
我举起时间的利剑
插入奔驰的辐条作为旋转和接吻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