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老胡杨
加入时间:2015-07-1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胡佐文,曾用笔名胡杨、老胡杨、佐文。四川南充市人,第一学历初中,中学高级教师(破格)。先后在小学、初学、高中、师范、县教育局、新疆教科所工作,其间并担任校长、副局长、《新疆中小学教学》编辑室主任、新疆教育评价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等职。退休后,于七零秋开始学写古体诗歌(含自由曲)。习作先后在《诗潮》、《燕赵诗词》、《诗刊》、《中华诗词》、《百家诗词》、《诗国》、《夏风》、《国风》等刊物发表;《过胡杨林谒诸亡友墓并序》、《老屋留吟》等诗分别获全国诗词大赛金奖及铜奖;《吟苑学步初集》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另有诗歌评论习作先后在《百家诗词》、《诗国》等杂志发表。现为国际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一副对联的翻新尝试

 
       鸟在笼中,恨关羽不能张飞;
       人活世上,要八戒更需悟空。
       这是一副网上广为流传的对联,颇受赞誉。确实有其“奇妙”之处,三国和西游中的四个人物入对了,场面热闹,看上去还算工整,也注意到了置境构意的圆通与深邃——上联讲人入困境欲脱不能的无奈与怨恨,下联讲突破困境的方向与路径,指示人们要进入“悟空”这一最高境界。
       的确,很值得玩味,但总觉美中尚有一些不足。
       汉语对联的基本体式要求是很严格的,尤其是对仗与声韵,但一般情况下往往大都不在乎。比如,“鸟在笼中”与“人活世上”,上下相对是很严谨的,但“恨关羽不能张飞”与“要八戒更需悟空”,仅从声韵看,就过于宽松了。当然,苛求“严格”太费事,也不大合于时宜,处理不好还难免因词害意,但“大概的样子”还是需要保持的,比如对仗,还有两联尾字的上仄下平,如“声声入耳”与“事事关心”的“耳”与“心”相对那样,而“张飞”与“悟空”的“飞”与“空”,都是平声(见《平水韵表》、《词林正韵》或《中华新韵》),读起来就没有对子的味儿了。春节贴对联,孩子们弄不清上下,往往颠倒着贴,我就是凭借这个小常识指点他们的。
        其次,四个人名,看起来是在用典,但纯粹是对名词的拆解,产生出别意(关羽,羽翼被关合;张飞,展翅高飞;八戒,戒掉八种物欲或习惯;悟空,觉悟达到一切皆空的境界),与“典故”毫不相干,因此,所谓“典故”只有一张皮,怎么好说是在“用典”呢?
再次,用“八戒”与“悟空”来解脱逆境,乃佛家千年传统,而现代人大多更着眼于学习、创新、奋斗与拼搏等积极的方式,所以总嫌少了些“新意”。
       统而观之,与古人提倡的“意新语工”还有一些距离,所以很想再斟酌、修饰一下,使它更好一点——仅此而已,是“更好一点”,不是说这对联不好。
       若要继续努力一番,设想大致有三:调整声韵,避免孤平(两仄声字中间夹一平声字,如“恨关羽”的“仄平仄”),上下声调尽可能不重样(但“恨关羽”与“要八戒”都是“仄平仄”),把关、张位置互换,使上下联的尾字一仄一平,即让“关羽”与“悟空”相对,此其一;尽可能激活典故,使关羽、张飞、八戒、悟空回到三国、西游的故事中去,使他们都“活”起来,结果是一副对联,两种解释(译法),基本做到文从字顺(四个人物若视为人称名词,不作“拆解”,产生出实际意义,那么“不能张飞”、“要八戒”就不好解释了,甚至有违语法),此其二,有较大难度;其三,诗词联对,本当“以意为主”,但在旧框架里获得创意太力不从心了,所以只好抱愧苟且,但争取有所拓展或提升。几经周转,旧联翻新姑且如下:
       鸟困樊笼,想张飞,可怜关羽;
       人行险路,呼八戒,焉及悟空?
       声韵的调度基本达到预期了,虽然仍不严格。
       两种解释分别意译为:
       一、像鸟儿困在笼子里,日日思念三弟(张飞),过五关斩六将,相逢时反被误解,二叔(关羽)太可怜了;人走在险路上,呼唤二师兄八戒(化斋取水、伏妖降魔),哪能比得上大师兄悟空的无微不至、所向无敌呢?
       二、像鸟儿困在笼子里,欲展翅高飞,但可怜那羽翼被羁绊而不得自由开合;人走在险路上,口喊(呼吁)戒这戒那(八戒),怎比得觉悟到一切皆空的境界(悟空)呢?
       能有两种译法,其间的“想”与“呼”是很关键的两个动词。想,有“想念、思念”和“思索、欲求”这两个义项,呼,可释为“呼唤”、“呼吁”,因此它们可以身兼二职,承担起双重任务。这样,关羽(在曹营)思念张飞、唐僧呼唤八戒就进入故事情节了,“典故”也就被激活了,因此人物也就获得了比较鲜明而生动的个性了,而且还可以推出,这对联是借用了谁的口气在说话。除开读者或观众,上者应该是甘夫人,她亲历了一切,所以力劝张飞不要误解,阻止他对关羽动粗。当关羽推开丈八蛇矛仰天长叹的时候,她真切地感觉到了二叔的“可怜”——刚冲出有形的樊笼,无形的精神困境又把他包围了。下者想必是悟净(沙僧),他是最冷静的旁观者,三打白骨精后,悟空被贬回了花果山,可师傅就惨了,化斋取水、伏妖降魔,二师兄哪有大师兄那么好使唤呢?
       因为“鸟在笼中”与“人活世上”都是用滥了的熟语,所以作了变通。尤其是“人活世上”,情况很复杂,现在活得很滋润的人太多了,你要劝他“八戒”、“悟空”,那一定会遭到反唇相讥的,还有可能跟你急,甚至翻脸,因此不得不用“人行险路”来锁定人物出场的特定环境——“世上”太大了。
       这就涉及构意的拓展或提升了,也就因此有了轻“八戒”重“悟空”的倾向了。当道路的艰险达到极限的时候,更容易接近“悟空”的境界——这也是一种“物极必反”的表现——这时,“八戒”、“九戒”都不是什么问题了。但要把构意问题说透彻很麻烦,这里只想作简单提示:先进到故事里去,然后再出来,结合实际,融汇贯通一下,或许能够获得属于自己的感悟。比如,你满怀挚诚却遭误解、一身本事而被抛弃,等等,可能很无奈甚至产生怨怼,但最终还是要看开点,“悟空”了就没事了,就可以“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了。
       末了须说明,写对联,笔者并非长于此道,虽学写过格律诗,那也只能算是小学生,用新声韵勉强凑合出来,大多经不起老师的细读。今所以为此,一是老来闲居,百无聊赖,想找个能叫人乐活的事儿消磨时日。二是现在写作古诗词的逐渐多起来,想继续凑凑闹热,兴许还能抛出砖去引得玉来。退一步讲,即便是能与大家同乐,也未尝不可。
相册
  • 诗人
  • 诗人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