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黄亚洲
加入时间:2015-07-3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著名诗人,影视剧作家,1949年生于浙江省杭州市。现任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影视委员会副主任、《诗刊》编委。曾任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六届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共十六大代表、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 出版各类文学专著30余部,有长篇小说《建党伟业》《雷锋》等。长篇小说《雷锋》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日出东方》获国家图书奖。《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入选中宣部、中组部向全国党员干部推荐第九批学习读物。诗集《行吟长征路》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诗集《狂风》获首届屈原诗歌奖。电影文学剧本《R4之谜》《开天辟地》等15部作品被搬上银幕。电影作品先后获金鸡奖最佳编剧奖、华表奖、夏衍剧本奖,并在有关国际电影节上五次获奖。创作电视剧有《承诺》《张治中》《相煎上海滩》《上海沧桑》等,多次获中国电视剧飞天奖、金鹰奖等。曾获“首届中国百佳电视艺术工作者”“全国优秀电视剧编剧”称号。

想到父亲

 
父亲是座大山,是大山里的树做的一根扁担
我的童年、少年、青年,他扛着
 
我是山里流出的小河,是河里一条载重很浅的小船
父亲的中年、老年,我驮着
 
我是父亲的延长线。父亲是我的原点,是
从原点朝我的方向画下的一条脐带
 
父亲年轻时候写下的几篇小文章,我使劲把它们
拉扯成长篇小说。这是责任,我认为
 
父亲后半夜的那一阵政治咳嗽,我仔细把它们
彔制成一串惊雷,日夜挂在时代的窗外。这更是责任,我认为
 
父亲啊,今夜我又梦到了你,而且
你的手是热的
 
你对我说了几句什么,小声说的,在我耳边
我却是没有听清,但是
 
无论如何,父亲临终前那一百天双眼紧闭的黑暗
是我一生的白天
 
无论如何,我自己的延长线上,也总有一小截
是父亲的扁担
 

走兰州(组诗)

                           在兰州夜游黄河
 
黄河切开兰州城的时候
手势轻盈,一直带有少妇的娇羞
两边溅开的血,也一律彩色
刀锋指处,灯火温柔
 
而兰州城裂成两半的时候
也是一种被溺爱的感受
它的感激的泪腺流成了黄河的支道,仿佛是
这个城市,愿意头破血流
 
此刻我的船,就在刀槽里行进
我想说的是,有一种杀戮无关爱恨情仇
母爱就应该这样犀利
凌厉的腰斩,却造就了双胞胎的喜酒
 
我就是专程来兰州寻酒的,我观看
一条大河,如何试着履行民族母亲的职责
我看一根脐带,如何牵着两个孩子
看黄河的两个孩子,如何,全叫兰州
 
 
                            丝绸走过兰州
 

你无法想象兰州的繁忙与热闹
我甚至说的是公元前二世纪
你会一边看见良马、骆驼、牛、羊、毡毯,甘草往东走
而另一边,看见瓷器、丝绸和茶叶往西走
而我看到的,则是那长长的丝绸之路,在兰州
打了一个大大的
中国结
 
客栈里,摇扇子、洗脚、喂骆统草料的,是赶脚的伙计
趴在灯罩下大算盘珠子的,是眉开眼笑的商人
一路的风沙与血痕,都在卖唱女子的琵琶上
 
有的穿着宽大的胡服,有的穿着束腰的青衫
有的披挂飘逸的长发,有的带着厚实的皮帽
一个个都是那么熟练地,交换着
彼此的土地、河流、风与纺织的声音
 
兰州不动声色地布置着这一切
兰州知道丝绸之路西出古长安之后,自己要挑起什么
于是兰州把九曲大河的气势交给丝绸之路
把祁连山的曲折与坚韧交给丝绸之路
自己,则解开黄河的拉链,敞开盆地的胸怀
把一条路,当成孩子
 
今天我是怀揣一份滚烫的计划书走上皋兰山的
我在山顶俯瞰兰州盆地,我发现
“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黄金段果然又一次显出了模样
虽然,并无马队或者驼队,在黄河岸边饮水
 
我愿意告诉你,这一次,美丽的丝绸
仅仅是作为包扎带子出现的
核心货物是数控机床、钻探机械、石油制品、高铁设备
它们全都闪烁着中国青瓷的光泽
 
我也愿意告诉你
兰州不大,却闪闪发光,像一颗多棱角的钻石
而且,兰州的繁忙与热闹你真的无法想象
兰州一直很醒目地挂在中国胸前,串着这颗钻石的细线
你必须知道,就是那一根长达两千三百年的
丝绸之路
 
 
 
                             访《读者》杂志社
             
有一盏温暖的火苗
是兰州人点燃的,我是说,在那些
没有月亮和电流的夜晚
 
有一柱微弱的手电
是兰州人打开的,我是说
隧道很长,我们一直在摸索粗糙的石头
 
有一扇心灵的小窗
是兰州人开启的,我是说
我们竟会在春天里走失,被花粉灼伤
 
有一份邮局的订单
兰州人并没有教我们填写,我是说
我们都是自愿叩开邮局,在目录上寻找灯塔
 
 
 
                             兰州新区,玫瑰园的采摘
 
采摘吧,直接采摘玫瑰的花蕾
不要因为她们的年幼而不忍心,不要怕
双手沾满爱情
 
不要怕枝茎上的刺,采摘吧
蜜蜂是浅尝辄止
我是想连根拔走,而且都是未成年的
 
晒干也好,直接冲泡也好
我要回到城市,小院里,黄昏后
一辈子啜饮爱情
算不得疯狂,这是人之常情
 
我要在血液里,融化她们的颜色
让我的血小板,群蜂乱舞
我要让这里的一万三千亩春天,令自己
毕生花心
 
面对美好的东西,我总是这么贪婪
谁叫这世界多事
刺棘中间,偏有玫瑰两字
是这世界,毕生花心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