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牧野
加入时间:2015-08-2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牧野,本名黄昌印,原籍浙江,现居上海。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创作,1988年发起创办了朦胧诗社,九十年代中期下海创业,曾创办民刊自任主编。2015年回归诗坛,已有几百首诗歌被各大刊物、诗集刊发收编,获得上海诗歌节、全国诗歌联赛、国际诗酒大会、世界华文诗赛等大小奖项几十个,著有个人诗集《夜江南》。曾任某网站站长兼总编,中国诗歌网技术总监、上海频道站长等职。现是“豪诗教育”等机构负责人,中诗协研究会理事,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朦胧诗社社长,中诗在线上海站长。

风,的名义

一阵风,微凉
无伤初冬的筋骨
小道旁的景观树
纷纷摇手,想要挽留
即将逝去的金秋

围栏前的绿篱
整整齐齐地,列阵
仰望着,漫天飞舞
无视风的存在

一片片黄叶,随风飘零
落在河流,草地,
潜入了,我的庭院
终将会,消失于荒芜

遮天蔽日的大树
被往昔的张扬,耗尽
赤裸裸地,站在寒风中
妒忌着一排排,苍翠

海的名字叫寂寞【网友投票NO.1】


银河在张衡之前,早已干涸

鹊桥,只是满天星斗编织的一个谎言

什么样的故事,可以与碧蓝相衬?

海天一色,时常演绎着烟雨蒙蒙


仰望苍穹,把吐出去的苦水又咽了回来

在心中,激起无数个漩涡

千年沉船,默默细数着极光的里程

被定海神针扎痛的,不只是寻路人


一袭月色,在广阔无际的海平面荡漾

永远无法探测到恶魔谷的深渊

掩埋了几万年的人之初,静静地注视着

注视着潮起潮落的,阴晴圆缺




点评: 


苍茫里的生命之痛————牧野《海的名字叫寂寞》赏析 【一】 读一首诗,就如赏一座山。应由远及近,先欣赏山的轮廓与气质,然后再走进它,欣赏它的质地。 特别是牧野的这首由众多意象排列,在时空中经纬穿插的诗,更应该如此去领略它的诗意与内涵。银河,张衡,鹊桥。海天一色里的烟雨蒙蒙,苦水,吐出,咽下,心中的漩涡,千年沉船,极光里的里程,被定海神针扎痛的寻路人,荡漾在海平面的月色,恶魔谷的深渊,被掩埋了几万年的人之初,潮起潮落,阴晴圆缺。就是这些似乎毫无关联的意象,构成了这首诗苍茫的大境界。 张衡在银河干涸之后,用它的天象仪去观测,银河干涸之后那些河底的星星。鹊桥这一人间传说,成了星星们的谎言。张衡是历史人物,鹊桥是民间传说。这是诗人在苍茫的时空,天地之间选择的两个点,两个可以让思想着力的平台。这难道不是诗人诗思拉开的时空之经吗?而它的纬不就是大海的地球上。海天一色的烟雨蒙蒙?历史与时空在交错。 而第二节,诗人的目光,收拢到自我的内心。“仰望苍穹,把吐出的苦水又咽了回来/在心中,激起无数个漩涡”。这是诗人追思千古之后的一种自我的心灵体验。一种生存感觉。痛定思痛。诗人清醒的诗思又开始发散式的外延。“千年沉船,默默细数着极光的里程/被定海神针扎痛的,不只是寻路人”。是啊,沉船在海底,千年万年的黑暗里,在等待极光的拯救,可是极光迟迟没有到来。定海神针在这里不是悟空的充满正义的金箍棒,它是象征永恒邪恶的规则。寻路人是向往光明的先驱,痛了,死了。而芸芸众生在这打不破的规则里,也是苦不堪言。 第三节,诗人的目光,由海底转向海面。“一袭月色,在广阔无垠的海平面荡漾/永远无法探测到恶魔谷的深渊”看似平静的海面,柔和的月色。谁能探测人类前进的前路,有多少凶险的恶魔谷,有多少吃人的百慕大? 最后,诗的微句收笔,将上述一切的意象,一笔收拢。转向人与自然,更大的苍茫。“掩埋了几万年的人之初,静静地注视着/注视着潮起潮落,阴晴圆缺”。被掩埋了几万年的人之初是“善”还是“恶”?究竟人之初是性本善,还是性本恶?这个命题已被学术界争论多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不过从诗人整体的表达,我们可以推导出是“善”被掩埋了。而恶自有人类以来就开始大行其道。“丛林法则”应运而生。而“善”在被掩埋的黑暗里,只好静静地注视着沧桑变换,阴晴圆缺,潮起潮落。许多诗歌,都在有意或无意间,运用了电影蒙太奇的手法,这首亦然。诗人用蒙太奇的手法,造出天地与人类历史长河交错的苍茫的大境界,却又不乏个体生命的探幽之痛!(点评网友:只蝶痴梦)

点击进入点评网友个人主页



每日好诗栏目主持:孤城


相册
  • 诗人
  • 诗人
  • 诗人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