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京剧青衣
加入时间:2015-08-24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刘季,中国作协会员。 1983年写诗。参加过第9届“青春诗会” 90年代后开始小说创作。长篇小说《清江浦》刊发于2004年《钟山》A卷新锐女作家专号.2008年出版小说集《戏剧人生》。作品创作多以戏曲为题材。2013年重新进入诗歌创作。

河滩上的芦苇(10首)

 河滩上的芦苇(十首)


河滩上的芦苇(10首)

一河的翠绿
一棵飘向另一棵
一丛扑向另一丛  
亲密有间  哗众

大寒至   
河滩无水
风割  冰裂  碎石无数  
顶着一头闪耀的白
守着虚空和破败

远行的人们
跌跌撞撞的归来
最先推开的不是家门
而是这抱不住
搂不紧的芦花白
如我
满身伤口
没有仇人
没有爱人

                              母 亲

唯一一次抱你
从病床到手术床
护士  医生看着
我有些难为情
以为你很重
深吸一口气
把你抱在怀里
想起那年六一儿童节
从你手里接过的白衬衫
那时的欢喜
此时的失声痛哭
都如此轻薄短暂

                              最快乐的一天

大雪  停电  白光  
一缕水汽在玻璃上横跨蜿蜒
千里万里

一言不发   坐等
黑夜小心翼翼推窗而入

                                    长 调

没有线条 
光    辽阔无边
蓝绸的腰带  山峦起舞
长调起身
草原悲切

砍下一截黄杨 
跨过山河微澜
你的日头正好

                            记录者

偏爱某种白或黑
也偏爱某种慢和快

麻雀在冬天瘦成一只名贵的鸟
成堆喧哗

战火连绵之后
玫瑰绽放于泥潭

                             温 暖

比起你的口舌
文字是有温度的
比起你的刀枪
位置是血腥的
在知识的边缘
高贵被腐蚀
心灵不再哽咽
泪水微笑着流过缺氧的皮肤
在海边
我怀抱沙丘堆砌往日不堪


                                月 光

那压下来的寂静
比伤痛重
比河水轻

四野广阔
随手一摸都是苍凉

这么多年
我从不用歌声走路
那些光辉灿烂的掌声
在最后一刻都成了惊飞的鸟
瞬间飞入黑暗

亲爱的同行者
请继续让我孤立
月光再白  我也无梦

                             冥想曲

我伸出右手的时候
河面沙沙作响
冰雪消融
那只手在冰层上招唤
步履跳跃的鸟

我眼里的鲜花正在冬眠
夜深人静时
琴声拂面
伸出去的右手终于落下
时空微小
看见尘埃 听到叹息

                                 火 焰

冬至的路边
火焰在白雪中破裂

多年来
这习俗的延续
令人心惊
人们在死灰的日子里
寻亲祭祖
苍穹无限
人间多少炽热之泪
终成大雪纷飞

                         湖 水

说起涟漪总想到美和诱惑
谁又能否认
每一朵浪花下不是死亡在欢呼

所有的风过之后
那落下来的花蕊
都能击碎石头
它们收获我
细小的感动和无耻的美好


白 露 记(六首)

1:我们终将溃败

无论高尚,卑贱
无论富有,贫瘠
无论美艳,丑陋
无论健康,疾苦
无论英雄,无赖
无论流氓,君子
一切终将溃败
溃败于高山激流  
溃败于万花盛开的春天
溃败于白雪浩瀚的冬夜
如同璀璨溃败于黑暗
艳阳溃败于乌云
朗朗明月溃败于急风骤雨
所谓爱情一定是溃败给爱情


 2:窃者之窃

有人  如禽兽之猛 行于人世
窃所得之喜

道高一尺   魔高一丈
行者无疆
更多的人哑口无言  站成布景或道具

3:选 择

一位乡村老者疾病缠身度日如年
他的同乡同龄者却在千里之外享受美食美女
他们年轻时面对过革命

选择不同
结局不同

4:一个写作者的习惯

喜欢在餐桌上写作
手下的字词们仿佛沾了烟火的气息
喜欢在做完家务后,房间打扫完
再来打扫存在心里的尘埃
它们气势庞然
每天都跃跃欲试,想疯长
我得按住它们的念头
并告诫它们
慢点慢点再慢点
速度是可怕的极端的
它们是表现主义
所谓慢工出细活
 你还应该尽可能吃得少一些
才能理解饥饿也是一种美 

5:母 女

她年轻时我们几乎是死对头
我看不惯她的马虎潦草无能
她看不惯我的霸道嚣张
我们吵架,她骂我
我恨她揭她短
我到外地求学谋生成家立业
晚年她病了
用孩子一样的眼神求助于我

在医院
护士  医生看着我
我有些难为情  
要把她从病床抱到手术床
以为她很重,搂她在怀  
抱住她的腰,腿和那些病
没想到她那么轻
我突然失声痛哭
想起那年六一儿童节
从她手里接过的白衬衫

6:紫檀玫瑰

空心凝固    花瓣低垂
有笔直的过往
却被刀刻  打磨得声色迤逦 

多少事物敌不过生死
一朵紫檀木的玫瑰
伤口落满芳香  
以生硬抵达温柔
以轻抵达了重
仿若喧嚣的时代
一个隐蔽者的呼声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