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江西林珊
加入时间:2015-09-0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林珊,80后,江西赣州籍。作品散见《人民文学》《诗刊》《中国诗歌》等刊物及入选各类诗歌选本;出版散文集《那年杏花微雨凉》;曾参加第四届《人民文学》“新浪潮”诗会;获2016江西年度诗人奖。

赞美诗(组诗)

◎稻草人

我看见一个稻草人,站在金黄的稻田里
夕阳陨落得太快了,我来不及看清它的面容

三年前的秋天,我最后一次去探望病中的外祖父
也曾路过一片稻田,稻田里也站着一个稻草人

三年后的今天,外祖父已经不在了
我看见一个稻草人,站在金黄的稻田里……

◎赞美诗

走很远的路,去莲花村看莲
你猜我遇见了什么
一行白鹭,亮出一贯的嗓音
几只蜻蜓,在田野上低飞
一个女人,坐在凉亭里卖凉粉
她起得这么早
雾水打湿了她的眼睛
她起得这么早
让我想起了勤劳的母亲

◎礼物

他怀抱着一束郁金香,站在八月的人行道上
等我
潮水般的车辆,将我们阻挡
无声的喜悦,使我愈发眷恋这座城市的喧嚣
以及城市上空,白云浮动时的空旷
那么多的曾经,我读书。写信。浇灌花园
我也曾在一首诗里如此写道:我深深爱上
一个虚构般的男人。他无名,衣袖尽空
他有猎豹一样温润薄凉的嘴唇

我尚来不及写下的是——
他隐忍,却会在每个梦里
亲吻我惺忪的眼睛……

◎立秋

枫叶未红,白霜未降
她站在阳光倾斜的人行道上
有巨大而空旷的孤独
这不是旧年的秋天
但场景却如此真实
秋风循声而来
路边的紫薇已经开了很久
她眯着眼睛
她想起旧年的秋天
她站在阳光倾斜的人行道上
那时的她,还很年轻
那时的她,还拥有新鲜的爱情

◎旷野

每天都有落日从大地上走失
每天都有草木在废墟里荒芜

他们看见小路在黄昏越陷越深
他们看见牵牛花攀满篱笆

我已疲惫。当秋风在旋转
当枯叶在分离,当我的亲人们
又一次,在旷野里安息

◎九月

你想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消息
加紧的风声,缤纷的落叶
田园里的牧歌

你想给我带来什么样的祝福
欲言又止的黄昏,滴水的石壁
空寂的回音

我们也曾谈论过秋天
谈论过迷雾般的命运
谈论过爱而不得的爱
肝肠寸断的恨……

无论如何,我还是想念你
站在人群中,等待我的样子
那时——
街灯明亮,树篱拥挤

所有的蔷薇都凋零于四月
所有的屋顶都缄默于无踪的星月
你的嘘寒,止于问暖
你的脚步,惊动了夜半的钟声

◎秋天不回来

我想要忘记一些事情
忘记一个秋天,一张面孔
我想要穿过幽暗的小巷
积聚月色,靠近花园

我知道,果实早已挂满枝头
秋风随之剥开往事
你偶尔也会
在一堵石墙的阴影中
倾听徐来的虫声,归巢的鸟啼

你还会在空旷的街头
在少年单薄的琴音里
停下脚步,去寻找一个相似的人
然而更多的时候
你沉默并忙碌

我知道,我们都曾置身于
一场虚幻的风暴中

◎祈祷词

她们在祈祷
其中有一位是我的母亲
五十岁以后
她越来越虔诚
“逢庙必进,见菩萨必拜”
这是她越来越信奉的真理
三十岁以后
我不再反驳她
凡事都遵从她的意愿
——我越来越明了
她是我的母亲

◎教堂

那个新修的教堂
我们后来又去过一次
那个身穿长袍的神父
说他来自异地
那个傍晚下了一场大雨
那个身穿长袍的神父
打量我们许久
像是打量他失散多年的孩子


◎馈赠

这是我所遇见的,最为声势浩大的一场绽放
在那辽阔的,无数副棺木日渐腐朽的山坡上
白茅在开,故乡的云朵还在流浪
送葬的队伍已经走出很远
一个陌生的灵魂被安置在——
一个陌生的地方



在赛里木湖,有致(组诗)



1.

在赛里木湖
羊群比落日更远
野花比马蹄更碎
篝火让多少异乡人坐拥天明
在赛里木湖
天鹅有天鹅的秩序
湖水有湖水的空寂
我看见迎面走来的哈萨克少女
她的发髻上插着一朵雪莲

我陶醉其中——
直到青草漫过我的脚踝
直到山谷传来隐约的琴音


2.

我曾赶往皓月当空的邮局
给自己寄过一封信
信中讲述在赛里木湖的那个夜晚
微风如何吹拂草原上的补丁
繁星如何在寂静无声中互相辨认
千百年来,在湖水与湖水之间
鸟鸣一直都在婉转
羊群是否已成为隐喻
历经风霜的赛里木湖啊
又是怎样让一场瓢泼的大雨
加深光阴的印记

我还在信中如此讲述:                          
在那马头琴悠扬的毡房里
我曾深深爱上,一个美丽的哈萨克少女


3.

那么,把这支歌献给她吧
在赛里木湖
百鸟啾鸣,天鹅掠水
湖光山色都充满了回忆
我们在秋天的夜晚
与星辰保持着默契的距离
我们在草木葱茏的赛里木湖
于茫茫人世中彼此相认——

我有无法抑制的泪水
我深深眷恋马鞍上的项背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