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赵琼
加入时间:2015-10-05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赵琼,男,1966年生于晋南,现居北京,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著有诗集5部,获奖若干。诗作散见于《诗刊》《星星》《绿风》《诗歌月刊》《解放军文艺》《文艺报》《解放军报》等,被收入多种诗歌选本。1995年6月,参加“辽宁省中青年作家研讨班”。2015年12月,进入“首届中国网络诗人高级研修班”学习。

酒镜子(组诗)

《空酒瓶》


秋天来了,一阵风
从山顶
将四野,一洗而空

老了的父亲,蹲在墙根
仿佛那只,也蹲在墙根
空着的酒瓶

父亲患有老年性气管病
时不时,就有莫名的嘶鸣
蹿出他的喉咙

儿子尚幼,学着风
用嘴,对着瓶口
让它发出响声

远远地,我看见父亲的喉结
像他年轻时饮酒的模样
上上下下,不规则地涌动

《花间醉》


我想绽放。去拥抱你的手。
因为,我是花蕾,也是
花蕾的子孙

即使,在一条自以为是的途中
夭折于一场风,或是
一滴雨
我不想返回

至于,能不能修成一枚
口味不定的正果
这些心思,与所有的心思一样
都有一些漫不经心。
我含苞,只是想告诉你
我还活着,虽然
没有像你所期望的
那样幸福。但绝对没有
你想象的——
那么苦痛

我只想绽放,不想去做什么叶子
——春风夏雨地风光了一生
最后还是做了秋日
一块惶恐的补丁

趁此刻,夏风正热
请伸出你的手,收藏我的眼泪入瓮
在白雪麇聚的地头上
我是唯一能让你,心底发热的
那一杯
度数随意的精灵……

《邀月饮》


如果可以
把月亮,请进
一泓流水
来安抚,渴望飞翔的
沙砾
便有好风,如媒妁
在一段相亲的途中
一一劝离
拦路的乌云

如果凑巧
有一条鱼儿,跃出水面
江面便会端出
一轮又一轮,曾经的酒盏

醉酒的月亮啊,随江而去
恰如前世,那位
一起失足的故人

《七夕酒》


太阳落山后,我俩
点起了灯,就着灯焰
一起,喝酒
酒很烈,像我们吃过的
所有的苦

更多时候,我俩双手捧碗
仰面长天
一口接着一口,将
灌进屋里的那些风
当作酒一样
来进行吞咽

有时,我俩
也都会看一看窗外
看一看夜。看一看
被虫鸣
安抚着的秋风

夜很深了
但距离天亮,还很遥远

酒,已被我俩喝干。

没有烈酒作陪的灯盏
顿时,黯淡

《重逢对》


就着白雪,我俩
喝干了家中
仅存的酒
也喝下
不少西北风
当你盯着火炉
对我谈起了爱情
我攥着空酒杯的手
不由地一松

尽管,风还在刮
雪,也没有停
因为我比谁都清楚
时至今日,我能记起
许多面孔
却再也想不起
那些姓名

《雨夜酌》


平地大风,天空阴沉
小酒馆的灯光,并不昏暗
一双洁净的筷子,和一只
同样洁净的空碗
就摆在我的对面
邻桌的一对情侣,时不时
借着用餐的间隙,不住地接吻

当天空响起一阵雷声
一杯红茶,被我捧在手心
没有了灼烫,只剩下了温润
像昨夜,陪我一起失眠的
那一对起伏不定的小乳
以及黎明时分
那些鲜红而晶莹的菜蔬

屋外的雨,倾盆而下
那些翻滚在天地之间
白花花的雨
让我想起了更多的女人
以及,被我遗忘了很久的
那些乳汁……

《光阴局》


吸烟,喝水,踱步,愣神
我的日子,总被光阴
无端地忽略或浪费

当我黯然醒于,一场
繁华的酒局
我的来路,已被一场大雪
彻底封死

我知道,即使没有雪来
我也不能原路返回
那一丛又一丛蜡梅
也会守在残墙的一隅
与光阴一起,吞噬枝杈
昨夜的嶙峋

在冬春交替的一阵风里
我与光阴,相对无语
我们凝望着地面上,那么多的
落英和雨水
像在梦里,面对那些久无音讯的亲人
无从索取
也无从赠予

《酒镜子》


天,是地的镜子
每一片晴空和云彩
都是人间的
一座城池

地,是天的镜子
每一盏灯和每一个身影
都是一颗天上的星辰

当每一棵树,都想倾其一生
抱定群山,并与苍鹰一起
将自己磨成一面影子的镜子
夜色,对着溪水
也将自己,一层一层
从清晰中剥离

多像年年的清明啊
我走进原野,去看父亲
三杯泸州老窖
与一座墓碑,靠着凝眸
来映照酒水的轮回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