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王家新
加入时间:2015-07-3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王家新,中国当代诗人、批评家、翻译家,1957年生于湖北丹江口,高中毕业后下放劳动,文革结束后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诗集《纪念》、《游动悬崖》、《王家新的诗》、《未完成的诗》、《塔可夫斯基的树》,诗论随笔集《人与世界的相遇》、《夜莺在它自己的时代》、《没有英雄的诗》、《为凤凰找寻栖所》、《雪的款待》、《在你的晚脸前》、《黄昏或黎明的诗人》,翻译集《保罗·策兰诗文选》、《带着来自塔露萨的书:王家新译诗集》、《新年问候:茨维塔耶娃诗选》、《我的世纪,我的野兽:曼德尔施塔姆诗选》、《死于黎明:洛尔迦诗选》;编选有中外现当代诗选及诗论集多种。王家新被视为近二三十年以来中国当代最重要的诗人之一。在创作的同时,他的诗歌批评、诗学随笔和诗歌翻译也产生了广泛影响,其以诗歌为核心的全部写作被人称为“中国当代诗坛的启示录”。作品被译成多种文字,由罗伯特·哈斯作序的英译诗选《变暗的镜子》2016年在美国出版,第二本德译诗选《晚来的献诗》2017年将在奥地利出版。多次应邀参加一些国际诗歌节和国际文学交流活动,并在国外一些大学讲学、做驻校诗人。曾获多种国内外文学奖。

写在城山日出峰下

从北京到首尔,再转机

飞往济州岛

再坐一个半小时的大巴

我们终于在城山日出峰的一处民宿住下

我们,终于和火山和大海

为伴了。


在这里,我们边吃着生鱼片拌饭

边望着窗外“城山”的剪影

我想起“观看乌鸫的十三种方式”

但这座死火山不是乌鸫

它在夜里更黑

(生鱼片的嫩白与鲜红!)

我所需要的也不是隐喻

而是某种讲述

  

我们前往牛岛

成群的海鸥鼓翼而来,在船尾

在轮渡一侧,在我们头顶的上空……

(我们没有白来了!)

而牛岛看上去也不像一头卧牛

它与城山日出峰遥遥相望

像是有着某种句法关系

它慷慨地让我们骑车绕岛一周

但见山头上,白色灯塔

防波堤上,红色灯塔


哦灯塔,去灯塔——

我们一生中错过的灯塔

也只有一个惊涛骇浪中的水手

能赋予它们意义


我们回来,城山日出峰——

在夜里你安静得近乎庄严

我们的疼痛算什么

我们的缄口又算什么

你已沉默了三十万年


你的沉默

像一座攻不破的高高卫城


(是在那一夜吗?

我竟又梦见那群轮渡上空的鸥鸟

像是些死魂灵!

我听着它们无声的唳叫……

它们是为啄食而来吗?

它们伴着我们,从一个岛

到另一个岛……)


我们来到涉地可支,一道

突向大海的长长岬角

在这里他们拍摄了“all in”

在这里绝望的情人押上了他们的赌注

多浪漫的“偶来小路”!

从荒坡通向悬崖,通向无地

通向那一望无际、银光粼粼的海……

也许,在那里迎风站上五分钟

一切都不一样了


偶来?偶来!


我听到了这遥远而亲昵的声音

然而我的眼中已没有了

一个孩子的企盼

或青春时代的热泪,

行走在这座岛上,到处但见

火山石围墙,火山石烟囱

火山石搓澡石,火山石守护神……

我也拣起一块布满马蜂窝的火山石

垒在海边的乱石堆上

代替我们眺望


这是哀悼的大海

这也是不可能的哀悼


然后我们去大浦海岸看柱状节理带——

那喷涌的炽热岩浆

转瞬间冷凝成的角形黒色岩柱,

仍在滔天巨浪中成排屹立,

好像是整个大海扑来

在我们下方,在我们的上空

涛声如雷滚动……

我从未见过如此疯狂的爱

绝望的爱!


all in,all in!


我们离去,胸腔似带着

一阵阵被拍击的苦痛……

我们离去,松针也在沸腾……

 

而这是在城山日出峰的最后一天

我们黎明即起

迎着粉红色的彤云爬山

一座死火山,一座

让我们再次去爱去死的山

你也终于等到了我吗

黑压压的人群,或坐或伫立在

锯齿状的火山口边缘上

没有人往下面看

那深深的火山坑已被茂密的植被覆盖

也无人敢于往下面看

毎个人都披着他们一生的夜色

等待着日出

 

世界,从未如此静穆


火山,你以沉默和死亡托起我们

你从未死去

 

太阳,也升起来了。



2018.8.11-14


注:

1.“all in”,韩国热播电视剧,又译为“洛城生死恋”“爱情赌注”。“all in”作为赌场上的术语,意思是押上全部筹码。


2.“Olle”在济州话中指的是连接家门与村口的小径。现在的济州岛相连接的海边小路通称为“偶来小路”。


相册
  • 诗人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