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西浔
加入时间:2015-12-1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杨泽西,男,1992年生于河南漯河。获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现代诗铜奖、第二届九月诗歌奖、第二届红棉文学奖、首届慈溪乡贤文化诗歌奖、第五届马鞍山李白诗歌奖、第五届全国大学生“野草文学奖”一等奖、2016、2017邯郸大学生诗歌节一等奖等奖项。诗歌见于《诗刊》《中国诗歌》《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草堂》《大观》《辽西风》《九月诗刊》《中华文学》等。著有诗集《第三面》。

父亲的蛇皮袋(外二首)

◎父亲的蛇皮袋

蜷缩在角落里
咬住我敏感的神经
这条生活的响尾蛇
已趴在父亲的后背多年
毒液殃及颈椎、腰部、腿部
直至注满全身
蛇皮袋陷入脖颈越深
父亲就越用力抓紧

◎胸口碎大石

必定是胸口淤积了很大一块石头
无奈,才肯叫一把重锤狠狠地砸去
没事的时候,他就用一根一根的烟把肺染黑
染黑后就可以变成一块巨大的黑磁铁
就可以把女人冠心病铸成的铁
母亲脑中风铸成的铁
自己高血压铸成的铁
儿子结不起婚买不起房铸成的铁
全都吸到自己的胸口里去
这几块致命的金属
现在都沉积在了他的胸部
他面不改色,继续叫卖
继续把生活的黑与重往胸口里装
还能再加一块——
当他终于承受不住最后一块重量时
这位民间艺术高手,大喊一声
“砸!”——
父亲的胸口,一下子碎裂

◎父亲走了

两个大男人,为离别这一点小事伤感
实在说不过去,走就走吧
每年不都这样,春天把消息一散
我们都各自奔向自己冬天的命途了
谁也帮不了谁,无非是用我的痛
去称量他的痛,又无非是用他的病
瞬间崩塌我又重建我

他们劝我临行时和他唠唠嗑儿
毕竟这一别又是一年
天气预报都说了,明天大风四到五级
一个要被吹到霸州,一个要被吹到郑州
两个大男人,真没有什么好说的
煽情、流泪什么的真不是我们的权利

夜晚十点多,我回到了他的屋里
整个房间空荡荡的,和我的心一样
真的,两个大男人为离别这点小事伤感
实在说不过去,只是想到明天
五十多岁的他又要一个人在建筑工地上受苦受难
我的心就猛得揪了起来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