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丁香墨客
加入时间:2016-05-1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韩东林 笔名:丁香墨客 沈阳市作家协会会员。迄今已在《满族文学》《黄河文学》《诗潮》《华夏诗报》《绿风》《散文诗》《散文诗世界》《辽河》《唐山文学》《中国诗人》《关东诗人》《中国现代诗人》《诗歌月刊》等近百家报刊发表作品近八百篇(首),作品入选《2009年中国散文诗精选》《中国实力诗人作品选读》《中国诗人诗典》等多部文集。曾荣获第二届杨大群三农文学奖、第二届白天鹅诗歌奖等,现为《中国现代诗人》杂志执行主编。沈阳市于洪区作家协会理事。出版有诗集《记忆之城》。

旗袍上的女人香


 
曾经 是满清格格们的莲花碎步
踩软了 数百年的剽悍与骁勇
闻一闻 从满清深锁的宫殿里
总会有穿旗袍的婀娜女子
散发一种满绣旗袍的暗香
酥软了 无数八旗子弟的筋骨和罡气
 
摆臂、转身、轻挑一种阴柔之媚
就有火焰 从众多的眼睛里喷出
那摇曳多姿的牡丹、芙蓉、小茉莉
让倾泻的春光 撩起一阵香风
一面是:穿旗袍的女人在宫乐中款款移步
一面是:渐渐倾斜的大清江山被尘埃淹没
 
而瓦砾之上 只剩残存的记忆
和血肉无关 和柔弱的格格们无关
和风花雪月的传奇无关
倒塌的朝野 埋葬的
只是短暂的一场春秋霸业
和一个帝王 风雨飘摇的堕落
 
其实 女人们 只是一副性感的骨架
挑起盘金绣的动感之美 青花瓷的宁静之美
同时绣上满清的缩影和八旗的符号
但终归撑不起 失去魂魄的帝国
面对一面写满沧桑的摩挲古镜 血色江山
唱出 最后一支清婉的离曲 渐行渐远
 
我无法留住 旗袍上殷红的血色
还有摩挲古镜中 妩媚的身影
更无法记住 飘散在
琴声鼓乐中的几缕幽幽的暗香
但在时光远去的背影里
我却能听到徜徉在满清旗袍下的柔软足音
 


从传说中走来的穿旗袍女子
最接近满清的服饰 温文尔雅
长短袖、高低领、旁开襟
举手投足 飘逸着中华女性的万种风情
打籽绣、盘金绣、青花绣
风流着 民国女子的妩媚妖娆
 
从传说中走来的穿旗袍女子
宛若静水中的清纯莲花 一尘不染
如意襟、琵琶襟、莲花绊
诱惑着 苏州河畔十里春风的江南软语
施针绣、丝带绣、芙蓉绣
传承着 风月桥边一江春水的袅袅婷婷
 
从传说中走来的穿旗袍女子
漫步小桥 看河水流去青春里的叮咚岁月
一把天堂伞 撑起依恋的长空
丝竹声声 从画舫间隐隐传来民间小调
然后 转身移步 穿旗袍的民间女子
拈一朵半开的莲花 走进江南的彩墨里
 
从传说中走来的穿旗袍女子
我将她唤做伊人 临水而居
在一首诗经里 或轻摇半醒的梦境
或将爱的火焰 绣进莲的骨骼之上
让思念 在丝绸上舞蹈或飞翔
并在月光之上 构建真爱的幸福巢穴
 

 
走出宫廷的旗袍 仍然楚楚动人
旗袍上挂满了三月的春风 四月的花朵
她走入民间 仍然是莲花碎步 柔媚多姿
如蓝蝴蝶在自由的风中追逐花朵的芳香
如火凤凰在涅槃的再生中演绎爱的传奇
朦胧中 早已忘记远去的王朝灰飞烟灭
 
走入民间的旗袍 又一次焕发艺术之美
秦淮河畔 袅娜摇曳的雾雨烟纱
都在诉说着江南丽人的三世情缘
悠悠雨巷 美如夏花的油纸伞下
行走着 结着愁怨的丁香姑娘
多好 民间的旗袍上 永远的女人香
 
走入民间 是旗袍艺术的魅力延续
渲染着盛京满绣和中华服饰的精髓
故宫城外 异彩纷呈的旗袍店坊
幻如中街古城 雕塑的靓丽风景
云飏阁上 乐音华丽的梯台走秀
灵动着 沈水家乡的高贵与吉祥
 
一个转身 一次含情的深情回眸
民间 就醉成了不朽的诗意画卷
当唐之语 读懂了你的中国之美
当青花瓷 富贵了你的思古情怀
那些 绽放在旗袍上的午夜桃花
仍然拥有 让爱情沉醉的缕缕暗香
 
走入民间的盛京旗袍 或已涤尽凡尘
从清新的骨骼里 撑起新时代的气质和魂魄
多好 这艺术的花朵总会在春天展开亮色
点燃丝绸之上 色彩纷呈的民族火焰
点燃满绣的芳华 诵读唐宋的经典
中国旗袍 伴一曲京腔唱成中华民族不朽的国粹

卑微的草木

那些原始的情节 
渐渐柔软
成长不再是雨水之后的欲望
逃离的动词 让喧嚣
失去过往的掌声

而我静止成卑微的草木
只是静止 
像最初沉睡的婴儿
对眼睑之外的所有事物
以幸福的回避 据而远之

身世永远是猜不透的谜语
但绝不会是高贵 
因为家族的庞大 广袤而卑微
那些野性的飞鸟
只从草尖上匆匆飞过

偶尔落下的羽毛或鸣叫
也会被风声掠走
只有一秋啊 
当花朵和落叶彼此相惜
一生 已被泪水和音乐淹没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