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叶飙
加入时间:2016-06-08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叶飙,青年诗人,1994年生于安庆,本科毕业于安徽大学数学系,现在北京师范大学读研。

一群异乡人来了——

一群异乡人来了——

明朝,一群异乡人来了。
空空的山头,白白流淌的河流。
一群异乡人:眼神空洞、恐惧,
饥饿像是本地天空盘旋的老鹰。

皇帝的国家太大,像水中葫芦,
摁下去这头浮起另外一头。
现在异乡人松了绑。路泥泞且危险,
但勉强可以走一走。

走一走,不是徒劳无功的逡巡。
一些路和路的节点,
瓦屋分出去一个瓦屋,稻田
蜿蜒出一片稻田。这些农民会魔术。

而有时候夏夜,井水中泉眼汩汩流淌。
异乡人摇起蒲扇——
多么凉爽——月亮是押送途中的月亮,
也是快已遗忘的故乡的月亮。

后来,旧址上有了新的镇子。
前朝做生意的掮客又逆流而来。
他们一边扶了扶秤砣,一边
掂量着如何对付精明的本地人。

2016.12.29

赞美 

九十年代的山包, 
贫穷而且低矮。 
它由两个坡面构成, 
分属不同时段的阳光。 

上午的辛劳和营养, 
恩赐的是几块菜田。 
下午倾斜的斜坡, 
则是光柱写满知识的黑板。 

我们可以这样说, 
山包满足了成长的所有条件。 
它每夜做梦感到幸福, 
它长个子抽筋感到幸福。 

而现在,我们趁着夜色, 
把一间瓦房子放置在顶端。 
如此,好让这首诗有个—— 
尽善尽美的理由。 

2016.12.18

一些水……

1937年的容器之内,
水滴与水滴互为邻里,
它们保持距离,
它们又充分滑动。

这保证左倾或者右倾,
杯子总不太会倒。
水洒一些只意味着
太长的生命走过部分。

可以说,最高风险厌恶
等于水面波澜不惊。
不信?1958年的保管员
看到这杯水倒映蓝天。

同样的蓝天今天仍在。
大别山柳青村的早晨,
一些水透明无味,
但它就是好喝。

(为外公而作)

 2016.3.12

参赛者学校:北京师范大学

赞赏记录: